当前位置: 首页
第203章 如此霸道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不错,此刻站在武修身后的男子,正是他的班主任——王存孝。

王存孝眯着眼,看着武修,戏谑道:“同学,能让一下吗?这是我的车。”

“——”

武修赶紧看向前方,以便避开王存孝的目光。同时他从自行车上跳下来,然后举起手里的英语书,随便翻开一页。他一边看书,一边朝小巷里面走去。一副“我在学习,只是碰巧路过,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样子。

其实武修本来还想大声读几句书上的内容,以表明自己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当他盯着英语书正准备张嘴读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完全看不懂。

噗哧——

武修身后突然传来洛诗雨的笑声,他偷偷回头看去,自行车已经不在了,王存孝也不知道去哪了。他转身看向洛诗雨的时候,一下就愣住了。

或许是以前没有仔细观察过,又或是洛诗雨之前没有这么笑过,她之前的笑容一直很温和。而此刻洛诗雨却是一脸抑制不住的灿烂笑容,她的嘴角扬起了好看的弧度,清澈明亮的眼睛弯弯的,很迷人。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武修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这首诗,尽管他并没见过作者当时所指的“佳人”,可是眼前的“佳人”,确实深深吸引了自己。

“难怪多年前会有君王为博得美人一笑而烽火戏诸侯,笑起来的女生果然很吸引人。”武修在心里默默想道,只可惜后来那个君王的国家灭亡了。

这时武修似乎想起了什么,他没好气道:“你还好意思笑?你得多狠,笑笑来了你都不知道提醒我一下。”

“我提醒你了啊!”

“什么时候?我怎么没听到?”

“就是我刚才咳嗽的时候啊!”洛诗雨无辜道:“你没理会而已。”

“——”

武修仔细回忆了下,好像洛诗雨刚才确实咳嗽过,只是他没反应过来。他尴尬地笑了笑,然后一脸认真地问道:“你说笑笑刚才有没有认出我?”

“——”

很多时候,洛诗雨都对武修很无语。有时她甚至想,世上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人看到另一个人的思想。

要真有这样的东西,她觉得自己肯定会毫不犹豫把它用到武修身上。她真的很想知道武修的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什么,他到底是怎么想问题的。

“你不说话是不是表示你也不确定?也对,我刚才一直背对着笑笑,他总不可能透视到我帅气的容颜吧?”武修得意说道。

他看着面前发呆的洛诗雨,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裂着嘴巴笑了笑,故意诱导洛诗雨道:“其实笑笑刚才看到的不是我,对不对?我今天早上一直待在教室里看书,倒是江天去外面读书了,你还看到他坐笑笑的车了,到时候你可要记得替我证明啊!”

“——”

洛诗雨并没有替武修证明早上坐在王存孝自行车上的是“江天”,而王存孝在上他的第一节数学课时也没问这个问题。

他只是在课堂上让武修回答了几个有关数学的问题,然后在武修没回答上来时,让武修站着上课。

并且他还以武修为反面教材告诫其他人,千万要好好学习,不然考试时若是像某些同学现在的状态,那倒数第一肯定摆脱不了。

王存孝这话刚一说完,还不忘看着武修,问道:“是吧武修?”

教室里的学生们瞬间将目光投向武修,这让武修一阵郁闷,他觉得王存孝肯定是在为自己的自行车报仇。

他很想问问王存孝:你堂堂一个男性教育工作者,至于这么小心眼吗?埋汰我不说,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只是人家毕竟是自己的班主任,武修只能安慰自己:“算了,谁让我心胸宽广,我就大人不记你小人过了。”

在王存孝的要求下,武修不得已站着上课。不过他也无所谓,毕竟上课睡觉被老师抓到罚站已是家常便饭,只是这节课不能睡觉了。

“熬”完数学课,武修又睡了一天。

下午活动课,武修正要和哥几个一起去厕所抽烟,不过洛诗雨伸手冲他指了指课本后。武修才反应过来,按照洛诗雨的安排,又到补课时间了。

武修拒绝了和哥几个一起去抽烟,自然被哥几个一顿埋汰。不过他早已习惯,拿起书便跟着洛诗雨走了。

看到洛诗雨又来到早上的小巷子,武修试探性建议想换个地方。毕竟王存孝的“座驾”停在这里,他不想再遇到王存孝了。

可洛诗雨不愿意,她觉得其他地方都太吵了。只有这里安静,环境好,补习才能出效果。

两个人来到小巷,武修突然发现王存孝的自行车并不在那里停着。他很高兴,猜测王存孝或许是怕再有像他这样的学生乱动自己的爱车,所以给爱车换地方了。

况且王存孝住的房间要横穿操场,在操场另一边的几排平房那里,离这里有一大段距离,也不方便。

既然王存孝不在这里了,武修觉得自己学习也有心劲了。他特意选择站在王存孝自行车早上放置的地方,然后看着洛诗雨,义愤填膺道:“你说这个笑笑是不是很过分?用自己的私家车任意占领学校的公共场所。亏他还是个教师,教书育人。这种事都能做出来,你说他能教好学生吗……”

武修面向站在小巷子里面的洛诗雨,正滔滔不绝讲述着王存孝的不对,这时他看到洛诗雨冲自己轻轻地摇头。

“你摇头干嘛?难道你觉得我说的不对?拜托,私车占公地,这应该吗?”

“嗯!确实不应该。不过还是要麻烦你让让,让我把车停放好。因为我这车就是如此霸道,它就是要占公地,你能有什么办法呢?”

又一次一个男子熟悉的声音响起,而且还伴随着自行车铃的响声。

听到这声音,武修的脸都绿了。他郁闷道:为什么王存孝又出现在了自己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