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98章 在一起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原本冯飞正在琢磨应该如何形容该女生,他想狠狠地反驳她:凭什么这么多人看你,你却冲我大吼大叫?而且刚才站在这里“调戏”你的人是郝运来,我是后来者,还什么都没干好吗?

冯飞觉得自己很委屈,可他对语言的表达力度向来没有郝运来犀利,这也是他为什么每次都更喜欢用武力和郝运来商量问题。

可眼前是一个女生,冯飞自然不会对女生使用武力。这一点倒和武修很像:从不打女人。可是他忘了,武修还有一点:从不和女生讲道理。

此刻听到武修的话,冯飞似乎来了灵感。他挺直腰杆,对近在咫尺的女生说道:“姑娘你有意思吗?

你是不是仗着自己长着本山叔的脸,就真以为自己是明星?是从画中走出来的?我承认你像他,可我能预见你这辈子的成就,无法赶得上他的万分之一。”

冯飞话音刚落,就听到边上响起了不少赞同声,都是一些小声的“嗯”或者“是啊”、“说的对”。

而武修赶紧往阳台那边退了退,他一直觉得:一个男人,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得罪女人。

那首诗是怎么说来的?

青青蛇儿口,黄蜂尾上针。

两般俱不毒,最毒妇人心。

江天和郑鹏看到武修往阳台那边退,他们也跟着后退了几步。而郝运来却是一副看热闹的架势,刚才因为被冯飞一把甩开的气也全消了。甚至他还有一些感谢冯飞,觉得这是冯飞第一次做了件让他满意的事。

当然,此时周围还有不少人也都等着看热闹。

只见教室里的女生先是愣了下,接着她突然转身一把抱起自己桌子上的书本朝外面扔去。

“我靠!”

外面不少人虽然看到女生的动作,可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这突然飞出来的书本砸了个正着。而由于冯飞体积庞大,又站在最前面,很大一部分书本便被他挡下了。

可能是觉得还不够解气,女生又弯腰一把将自己座位上的长凳举了起来,她毫不犹豫直接朝外面拍了下来。

这一下,周围的人赶紧散开了。

其实按道理,冯飞在哥几个中最不擅长速度,这也导致他每次跟郝运来要用武力解决问题时吃亏最多,因为他大多时候抓不到郝运来。

在平常周围没有什么阻碍的情况下,冯飞的速度都提不起来,此刻阳台本来就不宽敞,更何况无论是“慕名”还是凑热闹而来的人都挤在一起,导致这里举步维艰。

冯飞看到对面女生手中的长凳离自己脑袋越来越近,他一下就急了。

他往左边——有人挡着,右边——还有人挡,后面直接动不了,前面是教室的墙,当然还有一扇打开的窗户和双手正举起凳子往下拍的女生。

冯飞发现无处可躲,情急之下,他双手一扶窗台,直接扑进了教室。

啪——

凳子砸到几个离得近的人后落到了地上,而他们似乎都忘记了疼痛,因为他们的眼神都看向了教室靠窗的位置,而且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只见教室女生的座位那里,冯飞正趴在地上,而女生居然被冯飞压倒了。

“啊!”

“啊——”

很快,从教室里发出两声尖叫,前者是冯飞的声音,后者才是女生的声音。

武修他们都郁闷了:你一个大男人叫什么?

“这眯眼飞的身手不错啊!”郝运来话锋一转,戏谑道:“可第一次见面,就扑倒人家姑娘,然后比人家姑娘都尖叫的早,这显然是要搞事啊!”

听到郝运来的话,武修突然想起之前和郝运来、冯飞在家喝酒时的场景。

当时气氛很压抑,武修看到郝运来和冯飞一脸落寞的表情,这也是他后来要去找洛诗雨时只是告诉他们,自己喝醉了,要去外面吹吹风,他实在不想让这哥俩更伤心。

尤其是冯飞,自从他和雒玲分手后,常会莫名一副伤感的表情,想来被雒玲伤的不轻。毕竟是自己的好兄弟,武修觉得自己该为冯飞做点什么。

武修想了想,朝边上的人轻声喊道:“在一起!在一起……”

学生中爱看热闹和爱起哄的人到底是多,有人听到武修的话,便开始大声喊叫。接着是更多的喊声,甚至有人还拍手加上了节奏。

随着更多人的加入,高一7班教室里的学生也凑起了热闹。他们一边亢奋大喊,一边配合着掌声,教室内外响起了统一的声音:“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

声如洪钟,掌声雷动。

而在人群角落处,孙好学正一脸愤怒地瞪着冯飞,忿忿不平道:“不,我不能让好白菜被猪拱了。”

————

————

一中男生厕所。

尽管快上课了,却还是有不少人在厕所抽烟瞎侃。

在厕所最里面,四五个男子单手插兜,仰着脑袋,一副牛气哄哄二世祖的样子,看起来很显眼。

上课铃声响起,厕所其他人已经开始朝外面走去,而他们依旧聊的很投入,似乎并没有被铃声打扰。

“哈哈!浩哥,听说现在高二很多人都跑去你们班看那个彭佳。你也太狠了,毕竟也是一个女孩子,你给人家宣传是从画中走出来的。”最边上一个个子不高的黄头发男子笑侃道。

杨浩笑道:“没办法啊!我当初就是看到她张脸很喜剧,便调侃了她两句。结果这姑娘不识抬举,居然急眼了,还把她桌上的书本朝我扔来。妈的,教室的人都看着呢,也太让老子没面子了。

算了,不说她了。高二那个傻逼王成现在已经提出要和咱们休战,你们怎么想的?”

黄发男子思索了下,说道:“其实我感觉他很一般,一点也没想象中那么厉害。听说他之所以去年能混出些名声,好像只是由于一个高三的叫什么居书来的表哥罩着而已。

现在既然咱们跟他开干了,应该一直打到他服,让他跟咱们,否则那傻逼还会来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