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88章 是好是坏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得令!以后不会了。”武修保证道。

洛诗雨点点头,又问道:“还有呢?”

“还有?”武修愣了下,除了赵茜,他实在想不到其他原因。可洛诗雨这样问了,他只能一脸真挚地说道:“可能是当局者迷的原因,我还有别的错误,但我还没有发现。你给我提醒一下,我立刻就改。真的,不骗你。”

“是吧?”洛诗雨问道:“你为什么要拿我打赌?”

“——”

武修这下释然了,他终于明白洛诗雨生气的原因了。可就为了这点事,至于这么生气?

当然武修这么想,肯定不能这么说。他赶紧赔着笑脸,解释道:“还不是怪你不理我?我这个人嘴又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然后碰到孙富贵,他故意激我,嘲笑我。我实在没忍住,才和他打赌,看谁能请到你吃饭。”

武修觉得洛诗雨会知道自己拿她打赌,肯定是孙好学偷偷告密,毕竟这件事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而武修也不是个喜欢吃亏的主。他一脸愤怒地嘀咕道:“孙富贵这个混蛋,不讲信用。跟我打了赌,又跑去给你打小报告。”

看到武修咬牙切齿的表情,洛诗雨鄙夷道:“得了吧!你们在教室里那么大声的讨论,你以为我聋?”

“没有没有。”武修赶紧否认道。

他这才知道,原来是自己和孙好学在教室里讨论时被洛诗雨听到了。于是他又觉得孙好学太没有眼力价了,为什么要和自己在教室讨论这个问题?大家完全可以在洛诗雨听不到的地方讨论嘛。

什么?是武修先去找孙好学的。

那他就不会跟武修小声说话吗?

不过听到洛诗雨这么说,武修总算放心了。既然洛诗雨是从教室里听到的,那她应该只是知道自己被当成赌注的对象,但具体内容,她肯定不了解。即使知道,也不全面,因为他记得自己当时说话的声音很小。

“对了,你刚说孙富贵?”洛诗雨疑惑道:“谁啊?和你打赌的不是孙好学吗?”

“孙富贵——”武修顿了下,对洛诗雨说道:“咱先说正事。”

“正事?”

“我刚才不是说想问你一句话吗?”武修稍微停顿了下,弯腰伸手,做出邀请状,又是一副绅士的样子,微笑道:“美女,我能牵你的手吗?”

说着武修不等洛诗雨回答,牵起洛诗雨的手朝教学楼下走去,而他的另一只手在身后比划了一个抽烟的手势。因为他看到孙好学刚好从教室里出来,他也可以确定,孙好学一定看到了他牵洛诗雨的手。

“哈哈!我的中华。”武修开心地想道。

“我给你说,孙富贵就是孙好学……”

武修牵着洛诗雨的手,边朝食堂走,边开始讲述自己以前和孙好学的故事。

凭借这个话题,两个人又像往常一样聊了起来。也是在这一刻,武修突然很感谢孙好学。不仅给自己买好烟,还充当自己的话题,他觉得以后应该对孙好学好点。

孙好学在上晚自习时,极不情愿地给武修买了一条中华。

愿赌服输!

孙好学中午在教室外面看到武修拉着洛诗雨的手,后来又在食堂看到两个人一起吃饭。下午在武修不断地冷嘲热讽下,孙好学终于眼一闭,心一狠把烟买了。

不过孙好学离开前,依旧留下一句狠话:“走着瞧!”

江天他们是在下午上课前来学校的,他们告诉了武修在网吧发生的事。

武修当时就郁闷了,他确实告诉过郝运来:你不擅长单挑,可你聪明,那就灵活运用脑子,学会拉仇恨。他还告诉冯飞,要机灵些,万一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多留个心眼。

可你也不能告诉别人,拉仇恨这种事是我教你的啊!万一让那些“仇人”知道后顺带记恨上我,那我得多怨。

尽管武修得到了一条中华,可孙好学那小子也太没眼力价了,不过也不排除他是故意的。

孙好学给武修烟的时候,江天他们正在阳台上和武修聊天。武修收到烟后,感觉嘴角抽啊抽。

看到哥几个贪婪的目光,武修跟哥几个解释了和孙好学打赌的事,而哥几个显然对烟更感兴趣。

武修只好摸着心口,把这条好不容易得到的烟给哥几个平分了。刚好一人两盒,而武修也顺便提出让哥几个合起来管自己一周饭的要求。

哥几个平白无故每人拿到了两包中华,自然满口答应。

通过这几天的恢复,武修觉得身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他拗不过哥几个,周末被他们拽着去京都大酒店找关晓他们报仇。

不过他们连着去了好几次,却都没找到关晓等人。后来武修找以前的同事打听了下,才知道关晓等人那次从医院回去后就离职了,哥几个这才就此作罢。

新的一周。

升旗仪式结束后,校领导对上周工作进行总结,同时宣布本周重点工作。而让学生骚动最大的一件事是:本周起,高一要进行为期两周的军训。

很多高一学生都很郁闷,他们抱怨:“为什么以前都不军训,从我们这届要开始军训?”

“太无人道了。”

“能不能不参加”……

高二学生则更多的是“伤感”,他们叹息:“为什么我们就没这么好的运气参加军训?”

“今年的高一新生太幸福了,可以两周不用上课。”

“连续两周体育课,想想都兴奋”……

不过武修并没有多大感想,回想自己小时候:学前班原本分为小班和大班,学校要求各上一年。而自己这届后,大小班合并,只上一年,这让他觉得自己白白浪费了一年上学时光。

小学时村里要盖新学校,结果直到他小学毕业,新学校才盖好。而由于每户人家都要为建新学校出钱,他觉得自己没在新学校上过学,家里却还交了钱。

初中时,国家计划取消九年义务教育内的学杂费。可直到他初中毕业,学杂费才取消。

高中时,看到新闻说某地居民买彩票中了百万大奖。于是他路过彩票店,会偶尔买一注双色球。可别说五百万,五块钱他都从没中过。

于是武修一直觉得,好事很难落到自己身上。至于军训——他倒并不确定是好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