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87章 余生,只想你陪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很快,武修就释然了。

这应该是孙好学的眼神,因为武修隐约还听到孙好学在后面忍不住的笑声。

武修又想到了“假如”,他很想问一问,有你这么跟我玩的吗?太过份了——要不你帮我找一个这种按钮,我就原谅你。

可惜没有“假如”,教室里只有武修郁闷的表情。他问洛诗雨:“我看起来像白痴吗?”

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武修还特意让洛诗雨:“再看看,再仔细看看。”

结果洛诗雨并没有搭理武修,她从座位上站起来就要走。

武修有些无奈,而为了不在孙好学面前太丢人,他准备跟洛诗雨一起走。

“武修!”孙好学突然跑了过来,他从后面拍了拍武修的肩膀,然后在武修耳边小声说道:“哈哈!你也失败了,那算打平了,赌注没有了。”

什么是烟民?

旧时是指吸食鸦片成瘾的老百姓,而现在泛称吸烟者。

尽管人们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可现在吸烟者的队伍依旧很庞大。

有人说,身为一个烟民,最重要的三点是:有烟,有火,还有抽烟时所露出的那种无耻神韵。

可无论从哪一方面讲,不管你是不是烟民,若想抽烟,不管什么烟,即使是想戒烟,选择去抽所谓的电子烟,可前提是——你要拥有它。

在听到孙好学说到“赌注”这两个字时,武修下意识想到了他那条中华。

不错,在武修的潜意识里,孙好学已经欠他一条中华了。现在孙好学说不想还,那武修自然不能答应。

武修转身看着孙好学,他咧着嘴笑了笑,说道:“你怎么能说赌注没有呢?大老爷们说话,一口吐沫一个钉,何况还是打赌。你不能因为你输了,就想赖账吧?”

“什么?我输了?”孙好学瞪大眼睛盯着武修,没好气道:“我是请人家吃饭失败了,可你也没有成功啊!”

“我没成功吗?”武修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

孙好学点点头,说道:“是啊!她没答应跟你去。”

“可她也没说不去啊?”武修很认真地辩解道:“女孩子嘛,都比较内向。她既然没拒绝,那就说明她答应了。”

“——”

孙好学顿了下,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那牵手呢?”

武修摇摇头,一脸鄙夷地说道:“难怪人家刚才说你白痴,别说这姑娘的眼力还真准。你说你是不是傻?我们刚约会就牵手?”

刚才洛诗雨说“白痴”,武修肯定不会承认那是在说自己,而离他和洛诗雨比较近的人——武修四处看了看,只有孙好学离得最近。

“你……”

“你什么?赶紧先买好烟准备着,等我们牵手后,乖乖把烟交给我。”说着武修抬头瞥了眼,发现洛诗雨的身影已经从外面的窗户闪过,他边追边说道:“我去,只顾着和你说话,我的约会对象都走了。你赶紧去买烟,我们去吃饭了。”

“——”

孙好学看着武修跑出教室的背影,嘴巴张了张,却没想到反驳武修的话。

“这样也行?”孙好学嘀咕道。他想了想,似乎反应过来了,一脸愤怒地喊道:“妈的!人家说的白痴是你”……

当武修即将跑到洛诗雨身边时,故意放慢了脚步。他觉得不能太毛躁,应该给洛诗雨一种稳重踏实感。

武修来到洛诗雨旁边,又超过她一点距离,然后边慢慢走,边叹息道:“唉!有些人啊,太狠了。如此伤害一个纯真善良少年那颗单纯的心灵,而且伤过后居然都不知道安慰一下。”

没得到回复后,武修用眼角偷偷瞄了一下洛诗雨,发现洛诗雨并没有看自己,依旧自顾自走着,他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

武修一个跨步挡在洛诗雨前面,双臂张开,说道:“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海绵宝宝?我现在很郑重地想要问你一句话。”

看到洛诗雨停下脚步盯着自己,武修疑惑道:“你不想问问我要问什么话吗?”

“——”

洛诗雨突然感觉自己有种想打人的冲动,她使劲调整了下呼吸,说道:“让开!”

“不是这句。”武修摇摇头,急忙说道:“你怎么不问问我想说什么?”

“没兴趣。”洛诗雨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不过这次她却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包括她刚才让武修让开,也只是假装动了下。当然,武修也很配合地挡了下。

武修看到洛诗雨终于肯说话,这就表明她有可能要原谅自己了。不过毕竟女孩的心思很复杂,武修还是没有丝毫怠慢。

尽管到现在武修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不过他知道,洛诗雨不开心,那他就得把她哄开心,这是他的责任。

武修一直觉得,身为一个优秀年轻人,就应该让每一位样貌美、气质佳的女孩开心、幸福。

就像他每次过马路时都会四处看看,万一周围有想过马路,或者心情不好需要人安慰的年轻单身女性,他都很乐意去帮助这些人,即使不要回报都可以。

“喂!”

“啊?”武修愣了下,尴尬地笑道:“不好意思,你长得太迷人,我都看得走神了。”

“说完了?”洛诗雨面无表情,眼里却带有一丝笑意。她摆摆手,说道:“那让一让,我要去吃饭了。”

“那好啊!一起?”

洛诗雨没说话,绕过武修便走了。

武修有些无奈,咬牙说道:“好吧,我错了。”

洛诗雨顿了下,停下脚步问道:“哦?你哪错了?”

武修想了想,他好像并没有哪里做错。可既然洛诗雨这么问,那说明自己肯定有让她不满意的地方。

“我错了,我不应该假期偶遇女同学不跟你报告。”这是武修能想到的唯一理由。

“呵呵,这跟我又没关系。”

“当然有了,你知道的,我的余生,只想你陪左右。”

“切!油嘴滑舌。”洛诗雨笑了笑,解释道:“其实你跟谁一起打工真跟我没关系,我只是觉得你整天打架没意思,还把自己打进医院。当然这都是你的事,只是你不应该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