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86章 太假了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听到“舆论”偏向自己这边,冯飞想起刚才和郝运来确认过的眼神,他急忙跑到郝运来边上,关切道:“怎么样了弟弟?你没事吧?”

说着冯飞又看向边上的杨浩,埋怨道:“你小子太过分了吧?大家来上网只是寻个乐趣,他和你又没有什么怨没有什么仇。不过一点点小矛盾,你还非要报复,至于吗?”

事情发生的很快,周围的人基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偶尔有看到真相的人想发表自己的见解,可听到边上大多数人的说法后,又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看花眼了。不然为什么别人说的和自己看到的不是一个版本呢?甚至有个别人还揉了揉眼睛。

“哥,算了,咱们不和他一般见识。走吧,陪我去医院检查一下,但愿脚没有骨折。”郝运来一脸无奈地拍了拍冯飞的肩膀,说道:“来,扶我一把。”

郝运来的胳膊搭在冯飞的肩膀上,一脸痛苦地站起来准备离开。

“等一下!”郝运来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一瘸一拐”地走到杨浩边上,躬身伸手使劲捏着杨浩的脸,关切道:“你没事吧?唉!你也太不小心了,还把自己头弄破了。”

杨浩的脑袋还有些晕乎,脑袋上的鲜血也流了出来。他嘴里呢喃着,似乎还没缓过劲来。

郝运来故意将耳朵靠近杨浩,小声嘀咕了两句,然后又一脸不确定地大声说道:“什么?让我先去医院检查,不用管你?那好吧,你也注意点啊!”

“咱们走吧!”郝运来对冯飞说道。两个人相视一笑,得意地朝外面走去。

两个人这一套就跟事先排演好似的,配合的十分默契。除了郝运来倒地的动作太假,当然,也没有几个人注意到这个,其他一切都很完美。

“你们……”

杨浩挣扎着想去阻止郝运来和冯飞离开,周围的人却上前围住杨浩,奉劝他:“大老爷们,别那么小心眼。”

等郝运来和冯飞安全离开后,周围的人才边议论着,边回自己电脑面前玩了。

看着眼前的场景,江天和郑鹏均是一脸郁闷的表情。两个人无奈地笑了笑,又很同情地看了眼脑袋不知道哪里破了,一脸痛苦又愤怒的杨浩。他们摇摇头,跟在郝运来和冯飞后面走了。

哥几个刚出网吧,就看到网吧外面不远处,四五个男子抽着烟盯着网吧门口。

看到郝运来走出网吧,他们一下子都打起了精神。

“哥几个放心,几个小喽啰,我都不用动手就能解决。”郝运来这时小声对身边的江天他们说道。而他脸上痛苦的表情早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紧张和忧虑,并且他还主动朝对面几个人走去。

“小子,我浩哥呢?”一个看起来比较健壮的男子挡住郝运来,皱着眉头问道。

郝运来摇摇头,焦急道:“快去救人,你们浩哥的脾气太大了。刚才我们正准备离开网吧,他不小心踩了一个男子的脚,然后两个人发生冲突,已经在里面开打了。

还愣着干嘛?虽然我和他刚才不和,可我这人大度,分事情。放心,我已经把我的地址和名字都告诉他了,我们也约定好,我们的帐过两天再算……”

郝运来话还没说完,男子和他朋友们便气势汹汹地朝网吧冲去……

走在回一中的路上,江天看着郝运来,打趣道:“小来哥,你可以啊!不过话说回来,你真把自己的地址和名字都告诉他了?”

“对啊!刚才我偷偷告诉他的。”

“费这事干嘛?咱们直接干他们一顿不就行了?说真的,那几个喽啰,我还真没放在眼里。”

“我知道,不过不至于。”郝运来很神秘地笑了笑,说道:“而且我刚才告诉他的是,我是一中高二的王成,要是他不服气,可以去找。”

“额——”江天顿了下,问道:“你想干什么?”

“不懂了吧?”郝运来笑道:“其实我本来想说我是吕书泉,可他已经不上学了,也不知道在哪。而跟咱们有直接矛盾,又能找到人的,我就记得王成,所以就顺口说出来了。

那小子如果真想报复,就去找一中的王成吧!让他们狠狠地打,反正跟咱们又都不是朋友。”

江天看着郝运来,摸了摸郝运来的额头,嘀咕道:“没发烧啊?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聪明。”

“你以为!”郝运来一脸得意地说道:“修哥教的,怎么样?”

“他教你这样?”江天有些诧异。

郝运来回忆道:“他上次从医院出来就告诉我,我们经常打架,所以实战要灵活。我的战斗力不是特别强,可我擅长用脑子解决问题。那我就要学会扬长避短,最好是让自己的敌人帮自己打另外的敌人。没想到还挺实用,哈哈!

等等,天哥,你刚说什么,突然变聪明?我小来哥从来都很聪明好不?”

江天看着远方笑了笑,不过他的眼神却似乎有些复杂……

————

————

假如有一个按钮在你身上,一按就会消除记忆,忘却所有的事,你会不会按?

武修觉得他肯定先问清楚“假如”,你确定你真的有这个按钮?

等“假如”确定说真的有后,武修就把这个按钮给此刻在教室里的所有人都安装一次,然后依次告诉他们:“咦,你这有一个按钮。”

那这些人肯定都会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伸手去按,当然,要是有些人不知所措,武修也不介意去帮他按一下。

可“假如”的回复却是:“哈哈,我没有,我跟你开玩笑的。”

于是武修便觉得浑身不自在,他又一次觉察到好几双眼睛朝自己看来,他知道这是他们班同学同情的眼神。他们同情武修才刚狠狠地摔了一跤,紧接着便被人干脆利落的拒绝。

这小子怎么这么不长心思?邀请人家吃饭,就这么寒酸?又没有礼物,语言还这么——没感情。

不错,他们觉得武修的邀请词说的太失败了。都什么年代了,可以与众不同,可你又不是演戏,显然这邀请太假了吧?

咦?这其中怎么还有一双得且意伴着不轨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