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85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我去,这些学生得多狠,跟没上过网似的。”郝运来下意识说道。

“哥们,外面等着你?”刚才和郝运来发生矛盾的男子冲郝运来喊道。

“外面是吧?”郝运来依旧无所谓道:“走!”

男子朝身后的人伸手示意了下,让他们先走。而他则来到郝运来面前,准备和郝运来一起下去。

“哥们挺牛逼啊!脾气真大,我打个电话你都不让我安稳。只是不知道你这小身板能不能抗住揍,等会可别让我杨浩的兄弟还没打几下,就躺地上装死。”

“太好了,终于下载成功了。咦?这货是谁啊?你们两个在干嘛呢?”冯飞一脸疑惑地看着郝运来和杨浩问道。

其实冯飞一直都觉得自己有个很大的缺点:看到女的容易走不动路,甚至常常会忘记周围发生过什么。

比如张璇和张兰、洛诗雨她们被郑鹏带到家里的那次,冯飞正准备欣赏自己新下载的电影,看到姑娘,他就忘了关电影。不过这事倒对他的影响还不大,起码对他家里没有影响。

有一次他走在路上,碰巧看到前面一个背影漂亮的女子,他瞬间盯着女子挪不开眼睛了。直到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绊了他一下,他低头才发现一个老太太躺在地上正一脸凶狠地盯着自己。

出于好心,冯飞想弯腰扶起老人,并问问老人的情况。不料老人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大声喊道:“撞人啦!大家快来看啊!小伙子,你怎么这么冲,看把我都撞的起不来了。哎呀,我腰腿疼痛,站不起来了,快送我上医院看看。”

冯飞瞬间懵了,他刚才一直盯着前面的女子,根本就不知道发生过什么。只是感觉到脚下有东西,低头老人便躺倒在他面前。

事已至此,而他还只是个学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给父亲打电话。

冯飞的父亲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不想让冯飞有什么心理阴影,就让冯飞先回家了。

后来怎么样冯飞不知道,他只记得父亲那天晚上回来的很晚,而且喝了很多酒。而父亲只跟冯飞叮嘱了一句话:“孩子,你以后千万要长点心,咱们家真的承受不起啊!”

冯飞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好,可习惯哪是这么容易改的。尽管冯飞现在确实对身边事情的关注度增加了不少,但遇到漂亮女子,哪怕只是屏幕上的女子,他也很难去关心别的事。

从自己的电影世界出来,冯飞正准备向郝运来傲娇一下,就看到了郝运来的身边还站着另一个男子。

而杨浩看着郝运来,正准备再说些什么,这时边上冯飞的声音突然传来。杨浩愣了下,转头看了眼冯飞,又指了指郝运来,眉头一皱,问道:“你们是一起的?”

冯飞的小眼睛努力眨了眨,反问道:“不然呢?”

杨浩将冯飞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觉得冯飞并不能对自己造成威胁后,摇摇头冷笑道:“呵呵!无所谓了。”

然后杨浩指着郝运来,冲冯飞威胁道:“我要打他,你要是想不通也可以跟过来。”

“等等!哥们,你还忘记了两个人。”这时江天笑道。他走到郝运来旁边,抬手指了指自己和边上的郑鹏。

杨浩愣了下,他本以为郝运来是孤身一人,担心郝运来会跑,还特意留下准备带郝运来一起走。

可此刻他才知道原来郝运来也有一伙人,他突然想通了:“难怪这小子看着不怎样,瘦小的身材却脾气很大。”

想到自己已经招呼兄弟们都先去外面了,杨浩瞬间感觉不妙。尽管这个网吧有些背景,可也没人说过不准在里面闹事。况且以前也有小规模打架,只是打坏网吧东西后,照价赔付就行。

现在自己孤身一人,对方人数是自己的四倍。杨浩想了想,盯着郝运来,假装平静道:“正好,不能说我欺负你了。那就按我们的约定,我在外面等你,是爷们别跑。”

杨浩转身要走,他想赶紧去外面找自己的兄弟。一来看到兄弟心里踏实,二来他想赶紧把事情解决。

可江天他们岂能轻易让杨浩走,他们对视一眼。郝运来拍了下冯飞的肩膀,然后点点头,又冲江天和郑鹏小声说道:“这次我惹的事,你们看戏就行。”

说完不等江天和郑鹏的回复,他和冯飞两个人朝杨浩两边包抄上去。

网吧依旧有不少人在抢机器,网管则不停地查电脑、开机器。

江天和郑鹏也稍微加快了步伐,他们对郝运来和冯飞的战斗力很清楚。万一出什么事,他们也能赶得上。而且他们也疑惑,难道这两个人要在网吧直接打杨浩?

就在两个人还在胡思乱想时,眼前的场景让两个人愣住了。

只见郝运来和冯飞一下冲到杨浩后面,冯飞从边上使劲一推,杨浩被突如其来这一下推着撞向墙边。

只听到“咣”的一声,杨浩的身体撞到了网吧的墙上。杨浩“啊”的惨叫了一声,这时郝运来蹲下身子,两手抱着杨浩的腿使劲一拽。

杨浩本来被墙撞的有些晕乎,这下因失去重心摔倒在地上。同时郝运来坐在地上,双脚使劲朝杨浩的脑袋踹去。杨浩的脑袋又一次撞倒墙上,他直接抱着脑袋躺在地上打滚。

而郝运来也抱着自己的脚,一脸痛苦地喊道:“啊!你会不会走路?踩我脚干嘛?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所以故意报复我?这下把你摔倒不说,还把我踩疼了,我去你大爷!”

周围的人发现这边的异样,都好奇地看了过来。虽说现在众人以抢机器为主,可显然他们更喜欢看热闹。

“呦?这是什么情况?”

“碰瓷的?”

“不对,这两个人好像刚才在这里对骂了。听这抱脚的人意思,那个抱着脑袋的人是故意报复。”

“嗯,我看也像。那个抱脚的那么瘦小,哪有那么大的力气,这是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