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二十四章 罗曼蒂克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降临了,夜风掠进校园,穿过昏黄的灯光,嗖嗖地拂在场边的小石凳上,一阵清凉的感觉从心头传来。

黎少钦轻轻地揉着自己胸口处,慢慢地做着深呼吸,把刚才病症发作留下的不适驱去。

白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他,忽然,她伸出手来,轻轻帮他拍打背脊,边拍边问道:“这样好点了吗?”

黎少钦转头看了她一眼,感激地点了点头,说道:“恩,好很多了,谢谢啦!”

白静佯装不悦:“谢什么,你知不知道,刚才你的样子吓坏我了。”

黎少钦停下手中的动作,他感觉得到白静对自己浓浓的关心,那是是发自内心的。

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心中有些感动,却又有些犹豫,沉吟片刻,他说道:“这是我儿时便带来的旧疾,已经很久没有发作过了,没想到今晚却……唉,我以后会注意的。”

白静面露忧色:“这么严重,你以后还是少做剧烈运动才是。”

黎少钦抬头望向天边,笑道:“放心吧,这是存在着一定的偶然性的,小时候我身体不好,那时候才会经常发作,现在我的身体也比那时候好多了,已经几乎不发作了,我相信再过一两年,这个病症就会彻底消失的。”

白静听他这么一说,脸色这才好转,又说道:“我有个朋友是学医的,她曾经跟我说过,任何症状的发生,都有其理可溯,你这个症状,应该也是触碰了某一个点才会触发的,你仔细想一想,以后尽量避免才是。”

黎少钦心中暗赞一声,白静可真是个细心的女生,实际上,他刚才就是因为想起了以往的伤心事,才突然激发了病症,本来想随便搪塞过去的,没想到她居然猜到了缘由。

“你猜得没错,我刚才上篮的时候,的确是受到了不同寻常的刺激,才会导致心跳波动异常,以致触发了自己的病症。”

白静听得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轻声喃喃道:“心跳异常波动?”

黎少钦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看着她纯洁无暇的面容,他忽然心中一动,轻轻凑到她的耳边,小声道:“比如现在跟你坐在这里的时候,我的心跳就会产生异常的波动。”

白静听得秀脸一红,连忙把他推开,转过身去,没好气道:“你……你正经点儿好么?”

黎少钦生平第一次对女生耍流氓,不由大感刺激过瘾,正想乘势再调戏一下她,忽然不知怎地,又想起了高中的时候,在球场边默默等待自己的那个身影,心中不由得心中一阵索然,动作也呆住了。

生怕白静觉察到异样,他连忙换了个话题:“对了,学姐,你为什么会用“镜里芳华”做网名?”

白静渐渐回过了神来,只见她把目光投向天边的夜空,那美丽动人的眼睛,仿佛天边的星星,闪烁着迷人的光彩。

“黎少钦,你还记得当初我们在辛追遗容前面认识的时候,我说了一句什么话吗?”

黎少钦被她的问话勾起回忆,不由得学着她遥望星空,说道:“我记得,你说 ‘纵使绝色倾城,沉落千年谁还知?’。”

白静嘴角微微翘起,回忆起两人初识时的场景,心中也是一阵感慨,她柔声道:“是啊,然后你回答‘但愿红颜不改,只为来生不相忘’。

本来,我只是随口感叹,哪知被你接了一句之后,意境全变了,你知道吗?我当时感觉自己整颗心儿都要融化了。”

黎少钦尴尬一笑,搪塞道:“我当时也是糊里糊涂接上的。”

白静却不答他,依旧望着星空,幽幽问道:“黎少钦,你相信人有来生吗?”

黎少钦一呆,指着自己道:“我?”接着摇了摇头,“不信,起码我现在还没想起任何关于上辈子的事情。”

白静听得不禁莞尔,说道:“既然不信,那你为什么还说‘来生不相忘’?”顿了一会,又问道“那你信佛吗?”

黎少钦摇摇头:“我信佛干什么,我信我自己不好吗?”

白静眼中闪烁着光芒,说道:“我信佛,佛家有三世因果的说法,人与人之间讲求缘分,百年修得共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缘分来之不易,每个人都应当好好珍惜才是。”

黎少钦想了一会,点头答道:“也许是吧。”

不过他对这些殊无兴趣,很快便转开话题问道:“对了,我听说内蒙古的大草原很美,你家在内蒙古哪个地方?”

“呼伦贝尔,你听说过吗?”白静凑近黎少钦的脸,眨巴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像个调皮的小女孩,她心知眼前这人喜欢故意岔开话题,索性便由着他去了。

黎少钦对她突如其来的热情大感吃不消,急忙转过脸去,局促道:“呼伦贝尔?我当然知道。”

“是吗?”白静又凑过来少许,用俏皮的声音道:“那你觉得呼伦贝尔的草原应该是怎样的呢?”

黎少钦压根儿不知道,却不想继续被她这么调戏下去,于是便开始胡编乱造:“我很早以前就听过呼伦贝尔草原的大名了,听说那里的草是全世界最好的,整个草原看起来就像一幅画一样。”说完闭上双眼,轻声道:“我现在可以想象你站在草原边上,我在你对面给你拍照的情景,连照片的名字我都想好了。”

“什么名字?”白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黎少钦睁开双眼,轻轻一笑,说道: “画里画外!”

“画里画外?”白静对他起这个名字有些不解:“为什么起这个名字呢?”

黎少钦抬头,望着天上的星星,侃侃而谈:“因为大草原本身是一幅画,而你也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仙女一样好看,你站在草原边上,在外人看上去,自然就是‘画里画外’了。”

白静听他说自己是仙女,开心得咯咯直笑,说道:“好!我决定了,有机会一定要把这张照片拍出来。”

黎少钦呵呵笑道:“那这个拍照的人非我莫属了。”

白静望着苍穹,开心道:“那好呀,我们呼伦贝尔草原随时欢迎你,那可是内蒙古草原风光最为绚丽的地方呢,无论从何处看,它都像一块天然的绿地毯那般,很美很美。”

夜风轻轻佛过,忽然,白静站了起来,她张开双臂对着迎面吹来的凉风,向不远处的足球场走去,边走边说道:“还有啊,我跟你说哦,我以前最喜欢的就是光着脚在草地上面走了,因为我们草原上面的草非常的柔,非常的软,而且草原上不单单是草,还有森林,湖泊和河流,到处都是呢。”说完,她忽然变得像个小鹿一样,在操场的草地上轻快地跳动了起来。

黎少钦微笑地看着她,揶揄道:“依我看,大草原也是一个盛产美女的好地方吧,对不对?”

白静一听秀脸更红了,却一点也不尴尬,她大声说道:“是呀,大草原的姑娘美丽如水,娇艳如花,就像本姑娘一样,你喜欢吗?”

黎少钦听得不禁开怀大笑,也大声对她说道:“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去呼伦贝尔,到时候你可要做我的导游哦!”

白静此时早已在草地上飞奔起来,忘乎所以道:“好呀,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黎少钦不可置否地一笑,他终于看到了白静豪放的一面,心中不由得对这个似水一样温柔,又如火一般火热的女生好感倍增。

“对了,黎少钦,你也跟我说说你的家乡好吗?你的家乡是怎么样的呢?”白静似乎跑累了,在黎少钦身边停下来,轻轻喘着娇气。

黎少钦感受到她的真性情,也情不自禁地敞开心怀,答道:“我的家乡么?呵呵,说来惭愧啊,我还没仔细总结过我家乡的情况呢,总之那应该算一个很不错的地方吧,一个宁静的小村庄,山清水秀,到处都是鸟语花香,没有工业的污染,一切都是原始的,到处都是我喜欢的绿色。”

“哇,听起来真不错的哦,出去游玩最适合不过的嘛,有机会你会带我去玩玩吗?”白静满脸期待问道。

“呃,这个……”黎少钦一时无言以对,暗暗推磨起她这句话的意思。

不过他似乎是想多了,白静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逗留,只听她忽然又道:“嘻嘻,反正现在没事做,不如你给我讲讲你小时候的事好吗?”

黎少钦感觉有些招架不住她的热情,白静嘴巴就像一支走了火的机关枪似的,似乎不把口水弹打完,是绝对没法停下来的了。

不过既然决定舍命相陪,他也只好答道:“这个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啊,我小时候也就是成天打打架,逃逃学,偷偷东西而已,都过去了,就不要再说了吧。”

他实在不愿对这个美女多说小时候的事情,因为每想到那些事情,他脸上总是火辣辣的。

不想白静这时却静了下来,她恬静的脸上满是笑意,只听她低声喃喃道:“呵呵,想不到黎少钦小时候竟然是一个坏孩子呢。”

忽然,她看着他问道:“对了,你现在觉得好些了吗?”

黎少钦闻言,顿时浑身一颤,他低下头去,怔怔地看着她。

此时他终于醒悟了过来了,原来她刚才一直唠叨个不停,就是为了让自己放松心情,让自己感觉好一些,不再难受,想到此处,他心中满是感动。

“坏孩子吗?其实我一直都很坏,只是你觉察不到而已……”说到一半,他忽然感到喉中一阵哽咽,连忙别过脸去,不让她看到自己此刻的狼狈模样。

“呵呵,不能否定自己哦,其实你是一个才子,也是一个篮球高手,你要去发觉自己这些优点,我相信总有一天,你的光芒会让所有人都看到。”白静看着天边,声音很细,却有种不庸置疑的感觉。

“是吗?”黎少钦看着她美丽的脸,渐渐地他的脸笑开了,他忽然鼓起勇气道:“白静学姐。”

“恩?”白静星眸闪烁,看着黎少钦:“怎么啦?”

黎少钦对她咧嘴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忽然他转过头去,望向星空,举起双手放在嘴边,对着远方大声喊道:“跟你在一起,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