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93章 一阵后怕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

武修觉得郝运来和冯飞肯定对这句话有误解,这两个人完全是同归于尽。于是他决定不惜背负让人误解的罪名,教这两个人正确做法。

杨汕眯着眼看了看朝自己打开的烟盒口,笑道:“嗯!虽然你说的听起来很勉强,却也有那么一点点道理。

我这个人吧,最大的缺点就是太正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违纪的学生,但也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学生。

既然现在对你们的指控证据不足,那你们三个先回教室上课,这件事情我会再调查。记住,你最好别骗我,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谢谢老师!”武修转身刚要走,突然他顿了下,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对了老师,我刚才听郝运来和冯飞说,他们因为父母最近都外出打工,心里很难受,再加上学习压力过大,才想用抽烟这种错误的方式缓和心情。我想您大人有大量,一定会好好教育他们两个。”

杨汕眉头一皱,有些不悦道:“你教我做事?”

“不敢不敢。”武修赶紧摇摇头,说道:“那您忙,我们三个先走了。”

武修和江天、郑鹏三个人走到政教处门口,回头看到身后冯飞和郝运来时,两个人的眼里有羡慕,有崇拜,有难过,还有——气愤。

武修有些郁闷,他很想问问这两个人:你们羡慕、崇拜,我也就勉强接受了。难过,我可以理解为你们因为抽烟被抓很伤心。可是气愤——你们气愤什么?谁让你们之前对人家政教处主任坦白那么多。

有人说,做人的原则是:人不与天斗,民不与官斗,个人不与领导斗。当然,这只是一些人对他们生活的一种调侃。他们或满足现状,随遇而安。或迫于世俗,顺其自然。

可这也从侧面说明,一般领导不会喜欢下面的人太跳。你让我开心,我就让你升职。你让我难过,我就让你滚蛋。

武修看得出来,杨汕的自我感觉非常好。他觉得自己不仅仅只是个老师,更是个领导。而他现在面对的不仅仅是学生,还是违反校规的“差生”。

于是武修认为郝运来和冯飞并没有什么好气愤的:你们刚才“坦白”之前,难道没考虑过这个后果吗?

当三个人走出政教处后,外面依旧阳光温暖,不远处还能偶尔听到几声高一军训时掷地有声的叫喊。

嗡——

武修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下,他掏出来看了眼,是洛诗雨发来的一条短信:“怎么没来上课?是又旷课,还是又打架了?”

武修一下就郁闷了:什么叫“又”?大家都是文明好学生,我是那种喜欢旷课、打架的人吗?看来以后得好好跟洛诗雨聊聊这个话题。

想了想, 武修顺手编辑道:“没有,怎么可能?刚才回教室时,碰到一位老师让我帮他做点事。你也知道,我乐于助人,况且老师的事不好拒绝。刚忙完,很快回来。”

又看了眼短信,确定没问题后,武修才按了发送键。

“唉!修哥,至于吗?你抽烟被抓到政教处,如实回答就好。还老师让你帮他做事,那老师瞎吗?”

武修原本盯着屏幕的眼睛抬头看去,只见江天正一脸嘲讽地看着他的手机屏幕。

武修没好气道:“你什么意思?老师怎么就不能找我帮做事?还有,你怎么能随便看别人手机?你不知道这样做是违法的,会侵犯别人隐私吗?”

江天瞥了武修一眼,指了指武修身后,说道:“那,是你自己光明正大拿手机站在政教处门口显摆,我就是想提醒你,学校不让带手机。既然你不识好人心,那欢迎你继续。”

武修回头看到政教处那间办公室,心里一阵后怕。

一中对学生偷带手机处理很严格,若被自己任课老师抓到还好,老师一般都是放在自己那里保管一周。当事人再跟老师好好表态,老师就会归还。

当然,也有老师会直接交给班主任。他们不想管这些事,也懒得管。

若班主任好说话,会扣留手机一段时间,然后当事人写封检讨和保证书,便会归还。不好说话的班主任,是让家长来领。

可手机要是被政教处老师发现,便会按照他们的官方规矩,手机交由他们保管,直到高考后归还。

武修不由回想起小学四年级,那时流行黑白掌机。它是一种印刷屏幕游戏机,里面是黑白屏幕的坦克大战、俄罗斯方块、乒乓球等小游戏。

这种掌机十块钱一个,而那时十块钱是一笔“巨款”。武修攒了将近一年零花钱,才偷偷和同村朋友跑去镇上买了。他兴奋地每天都玩,甚至带到学校,在课间或自习课玩。

某天自习课,武修正玩的起劲,突然窗外出现一个路过的老师。

没错,那个老师只是单纯过路的别班老师。他发现后,便收走了武修心爱的掌机,并告诉武修:要么,等你小学毕业再还你。要么,让你父母亲自来领。

武修自然不敢告诉父母,只能期望那老师只是说说而已。

可让武修没想到的是,那个老师不仅没有归还,反而自己每天玩的不亦乐乎。

之后那个老师教的班级课代表有次遇到武修,告诉他:“你知道吗?我今天下午去领作业本时,他又在拿你的游戏机玩。而且不光自己玩,他还教我们音乐老师玩,俩人可开心了。”

当时武家村小学由于缺乏教师,全校只有一个音乐老师,据说还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由于长得年轻漂亮,是武修他们众多小学生心中的女神。

想到那个老师四五十岁,一副面黄肌瘦的秃顶样子,还“泡”自己心中的女神,而“辅助”还是自己提供,武修悔得肠子都青了。

不过那个老师也没食言,在武修小学毕业那天,甚至武修自己都忘了这件事时,他给武修归还了掌机。

武修清晰地记得,再次看到当年心爱的掌机:外壳划伤,按键下陷,装电池的后槽也坏了。

最终武修刚出校门,便气愤地扔了掌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