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五百六十八章 豆包手莫空
作者:石放  |  字数:1771785   |  更新时间:2020-12-29

杨羽转脸一看,迎面而来的,却是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关晓珊换了身淡蓝色的无袖短裙,手上拎着一个白色小包,两条雪白的胳膊挽在身前。

见杨羽看得有些发愣,路通微微一笑,关晓珊伸开双手,在杨羽面前转了一圈,“怎么样?”

“我形容不了你的美。”杨羽看着关晓珊脖子上一串项链说道。

“美有什么不好形容的,”关晓珊把头微微一歪,一手叉着腰说道。

“也好形容,不过我不方便说出来。”杨羽咽了口唾沫。

“你说出来听听,”关晓珊说道。

“美的想把你扛回去。”杨羽眉毛一挑。

“哦,”关晓珊朝杨羽迈了一步,小嘴一噘仰面一笑,“扛回去干什么?”

“扛回去练俯卧撑。”杨羽笑道。

“去你的。”关晓珊鼻子一耸,拿小包拍了下杨羽的肩膀,又看了眼身旁的路通。

“她呢。”路通笑着问道。

“路先生,女人,你懂的,”关晓珊拿手在身上比划了一下。

“女人化妆,就像男人擦枪。”路通笑道。

“这是钱海燕的话,您可不能剽窃。她的原话是:女人擦口红,就像男人擦枪。”关晓珊笑道。

“是的,男人健身,就像女人收腰,横竖都是闷骚。”杨羽在一旁笑道。

“风度,你懂么?”关晓珊眯着眼睛笑道。

“我小腿很粗,胳膊很壮,”杨羽弯起手臂股了股肌肉。

“杨哥,猩猩的肌肉也很壮,我没看出来它有什么风度?”伍要发说道。

“咕噜噜噜里,里里咕噜咕,”伍要发口袋里的鹦鹉也探了个头出来凑热闹。

“它什么意思?”杨羽瞪了眼鹦鹉问道。

“它说野蛮和文明,只差了一件衣服。”路通笑道。

杨羽笑道:“如果去除了羞涩,有没有衣服都一样,我还是相信一句经典的爱情名言。”

“什么名言?”关晓珊颇为期待的看着杨羽。

“没有肚皮的摩擦,哪里来的爱情的火花。”杨羽说道。

“哈哈哈哈哈,”路通大笑道。

“简直至理名言,”伍要发冲杨羽竖起来大拇指。

“恶心,”关晓珊白了杨羽一眼,把脸一转,正好看见李萌萌穿着一件黑裙走了过来,路通见了正想夸奖她一番,发现她的眼神似乎很紧张。

“怎么了?”路通问道。

“猜我看见了谁?”李萌萌一脸煞白的说道。

“谁?”路通问道。

“贾仁。”李萌萌说道。

“谁……?”路通惊道。

“是他,化成灰我都认识。”李萌萌说道。

路通瞪大了眼睛问道:“这怎么可能?我明明……”

“是他,一定是他。”李萌萌打断了路通,上前一步抓紧了他的胳膊,路通这才发现,李萌萌的她的手非常的冷。

路通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

“你确定么?”路通低头问道。

李萌萌点了点头,把身体向路通靠的更近了些,“我在洗手间补妆,出来正好看见他跟一个服务生说话,他没有发现我。”

“他说什么?”路通问道。

“隔得远,听不清。”李萌萌说道。

“怎么了?”杨羽问道。

“被我杀了的人又活过来了。”路通眼睛一眯说道。

“那就再杀他一次。”杨羽说完眼睛一亮。

“他来了,在那。”李萌萌拽了下路通的衣服,冲前面不远处努了努嘴。

路通转脸一看,七八米外的自助餐台前,一个四十多岁的眼睛男正拿着一个盘子往里夹着吃的。

此人的样子,和贾仁一模一样,甚至动作和姿势完全一样,路通颧脸上的肌肉微微一颤。

谁要是看见一个被自己亲手杀了的人突然站在面前,都不免有些紧张和心慌。

未知的恐惧,胜过一切可以预料的恶果。

难怪唐平说,上海方面,只有贾仁失踪的信息,其他的就没有了。

“哪一个?”关晓珊问道。

“白衬衫黑长裤,餐桌旁戴眼镜的,”李萌萌说道。

伍要发也跟着看了过去,却发现一个黄皮肤的女招待正看着自己,这女招待看他眼神奇怪。

“在这里等我。”路通盯着那个贾仁说道。

“你要干什么?”李萌萌紧张的问道。

“他不可能是贾仁,我去跟他打个招呼。”路通说道。

“不用吧,”李萌萌说道。

“去看看也好,不摸个明白,总是个事儿,我们到这,就是捣乱的,伍要发在这,我跟你去看看,”杨羽说道。

“不用,我去就行,你们在这。”路通说完就要过去。

突然,大厅里的大灯一灭,四周亮起了一盏盏昏暗的红灯,整个地板开始旋转了起来。

五个人觉得脚下的地板在向右转动,面前的小圆桌和水果台却纹丝不动。

伍要发抬头一看,大厅的正上方,一个红色的六边形的正一边发着光一边旋转着。

周围的人们先是一惊,转而发出阵阵轻呼。

“喔,终于开始了么。”

“太完美了。”

“一年一次,我都等得太久了。”

昏暗的灯光下,地板仍然在旋转,这种旋转的方式,像是整个大厅的地板变成了一个个的齿轮。

五个人所站的位置突然被换到了刚才的对面,但是与他们对接的,却不是他们刚才看到的餐台。

那一张张餐台也分成了六段,朝着六个方向移动了过去,他们的身后已经被换成了一面巨大的镜子。

灯光并没有亮起,依然只有周围的红光,伍要发觉得身旁有人拉了自己一下,转脸一看,正是那个刚才盯着自己看的女招待。

左右看了看,路通、李萌萌、杨羽、关晓珊四个人不知去了哪里,身旁是一哥雕像,雕像是一尊三头狮子。

口袋里的鹦鹉“咕噜”了一声。

“你好。”那个女招待怯生生的问道。

“你,你好。”伍要发有些腼腆的说道。

“你是阿发么?”女招待说道。

“你说什么,”伍要发听了心中一震。

“你是不是阿发?”女招待继续问道。

“阿……,阿发,你……,你是谁?”伍要发惊恐的看女招待问道。

整个地板仍然在慢慢转动,昏暗的灯光下,女招待靠近了伍要发小声念道:

“小豆包,

上下抛。

摸石头,

用眼瞧。

不能多,

不能少。

拿五个,

刚刚好……”

伍要发一听禁不住跟着她念道:“石莫空,包莫掉,掉了脑门敲一敲,边敲边学青蛙叫……,你……你到底是谁?”

“发哥,是我,我是豆包啊,”女招待哽咽的说道。

“豆包…,这…,你…,你不是…,你…你怎么在这儿?”伍要发一脸惊讶的打量着女招待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