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上天庇佑
作者:骑卷江山  |  字数:3262621   |  更新时间:2020-12-27

“当当当!”

“当当当!!”

“当当当!!!”

鸣金之声犹如催命一般越来越急,越来越快……

而那些落荒而逃的流民百姓更是把本就如狼似虎的贼寇们激得越发血脉偾张……

“哈哈哈!娘们到底就是娘们!而且还是个刚断奶的小娘们!哈哈哈!他娘的还真就带着一群乌合之众来螳臂当车了?!哈哈哈!擂鼓!冲锋!!!”

杨难敌兴奋地一把扯去了残破的战袍和简陋的皮甲,刻意在众人眼前抖了抖健硕的胸肌,然后豪气干云地擂起了“隆隆”战鼓……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弟兄们!公主殿下被贼人掳掠了!咱们去救出公主!!!”

王建高举着寒光熠熠的战刀,身先士卒地冲在了前方,不停地号召着贼军杀向那些早已吓得溃不成军的“土鸡瓦犬”……(出自《三国演义》第二十五回:“曹操手指着山下颜良的军阵,乃谓关公曰:“河北人马,如此雄壮!”关公曰:‘以吾观之,如土鸡瓦犬耳!”)

“只要救出公主殿下!咱们这些人就可以彻底改头换面,甚至升官发财,飞黄腾达了!给老子冲啊!救出公主殿下!”

杨虎一手舞着冰冷锋利的短戟,一手挥动着“呼呼作响”的火把,口沫横飞地指挥着他的本部贼军,一路紧随在王建人马的身后……

“听见没有?!全速冲击!一定要救出公主殿下!!!”

李运急不可耐地大吼着,似乎恨不得立即插翅扑向前方的丘陵,可他手上的那把短剑却不停地做出一些,只有他本部人马才能心领神会的缓攻信号……

晋邈心神不宁地咽了一口唾液,神色紧张地看着那些张牙舞爪,一路奋勇狂奔的贼军,忍不住踮起了脚尖,伸长了脖子,甚至不停地扇开那些越来越碍眼的“迷雾”……

可迷雾不仅没有任何减少的趋势,反而越来越浓,越来越密,甚至就快要到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了……

“大首领……,这迷雾来得太突然,前方的敌阵的情况已经完全看不见了……,老夫担心……,担心会有埋伏……”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晋邈立刻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背后更是一阵莫名发凉,忍不住心惊胆颤地偷瞄了一眼还在浑然忘我地拼命锤击兽皮战鼓的杨难敌……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晋邈头皮发麻地咂了砸舌头,心头“扑通扑通”一阵乱跳,竟是暗暗庆幸起了杨难敌没有听见他刚才说的那些屁话……

可不知道为什么……

只要一想到前方丘陵上那面高高竖起的大旗,尤其是旗帜上“大晋公主”这四个让人止不住就会热血沸腾的大字……

还有这帮像是中了邪一般陷入疯狂的贼军……

晋邈额头上的皱纹就会不自觉地“拧”在一起,甚至不动声色地开始向他的本部人马所在慢慢挪去……

同一时刻……

丘陵上方

杜曼高高地举起了“橘红色”的火把,不停地在他自己的头顶上快速转圈……

张三立时抱起了早就备好的硕大石块,目不转睛地紧盯着丘陵下方的战况……

李四更是率部慢慢推出了粗制的檑木,时刻准备着给来犯的贼军致命一击……

王二麻子则是紧紧地握着生锈的短戟,指挥着将士们守在了第一道防线上……

“啊!”

“别推!别推!!啊!!!”

“前面有坑啊!”

“不要再推了!”

“往后撤!往后撤啊!”

“完了!全完了!”

“娘啊!救命啊!”

“哈哈哈!那帮贼寇中招了!”

“弟兄们!给老子砸!”

“往下面砸!往死里砸!”

“砸死这帮该死的杂种!”

“撤!”

“往回撤!”

“不要乱跑!”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别敲了!别敲了!!”

“别再敲战鼓了!”

“前方有陷阱啊!”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啊!后面的人不要再冲过来了!”

“娘啊!!!不要过来了!啊!!!”

谢艾目瞪口呆地看着下方已经白茫茫一片的战场,简直不敢相信地听着耳畔不断传来的喊杀声和惨嚎声,脑海中更是不断闪现出贼军摔入陷阱之后,被削尖的木桩刺死,被坚硬的岩石和翻滚的檑木给活活砸死的血腥场面……

“赢了?!咱们打赢了?!”

“废话!公主殿下早就成竹在胸,你以为她是拉着那帮流民百姓去送死?!结果她是利用了他们的贪生怕死,甚至还把她自己也当做了诱饵,这才引得那帮该死的贼寇一个个疯了一样地往陷阱里跳!”

“那她为什么事先不说?!”

“公主殿下要做什么,还要经过你的同意?!”

“……”

“哈哈哈,公主殿下真是上天庇佑,这么关键的时刻,老天爷还真就派来了大雾助阵!哈哈哈!”

“……”

“哼哼!你个孬种!这仗都还没有开打,你他娘就想着逃命了?!哼哼!我看你小子根本就不是个东西,说不定早就背着公主殿下投靠那帮该死的贼寇了!对不对?!你就是来故意扰乱军心的!”

“朱文浩!你他娘血口喷人!啊!!!”

谢艾的脖子上突然一阵剧痛,整个人更是被迫压低了身子……

朱文浩的嘴角恶毒地抬起了一个弧度,故意用短戟的刃尖在谢艾的脖子上刺(la)了长长的一道血痕……

而恰在此时……

梁州,汉中郡,黄金县城的北门外

“不要射箭!”

“不要攻击!”

“咱们是来投降的!”

“对诚心诚意来投降的!”

“我们擒了关中联军的几个豪门将领!”

“对对对,咱们是来献俘的……”

李永康一边声嘶力竭地大声叫唤着,一边借着火把的光芒,瞥了眼身旁贼眉鼠眼的刘文龙……

“继续叫啊!不要停啊!”

“你他娘的怎么不叫?!不会是搞错了吧?!”

“你眼瞎了?!没起雾的时候,你自己也看见了,城墙上挂着一面天师道的大旗……”

“老子就纳闷了,那些贼军呢?!总不见得又被天师道的人给干了?!”

“哼!这汉中郡早就乱套了,这帮贼人就算打着天师道的幌子去为非作歹又有什么好稀奇的?!”

“你是说天师道的人已经和杨难敌那帮人或者其他贼寇联合在一起了?!”

可就在这时!

“嘎吱”一声长响……

黄金县城的城门突然从里面被人打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