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五章 萍水相逢
作者:铁怎练  |  字数:832894   |  更新时间:2020-11-26

从云麓宫下来之后,四人一路有说有笑,又用了两个多小时,从观光长廊,一路走到麓山寺,最后来到了颇富传奇色彩的爱晚亭,算是把岳麓山逛了个遍。

爱晚亭,是中国的四大名亭之一,这座古亭被文人们赋予了太多的理想与抱负,历来也是文人诗客争相摆弄才情的地方,据说爱晚亭这个名字,是取自杜牧“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的诗意。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不得不说的典故,话说当年,江南有一位著名才子——袁枚,此人思想大胆前卫,敢于打破陈规,在当时极负盛名,追随者众多。

一日,袁枚先生到长沙讲学,期间特去拜访当时岳麓书院的山长罗典。

罗典乃其时的名家大儒,学识渊博,治学严谨。

与袁枚不同的是,此人极守礼法,很看重先人流传下来的思想,正因为如此,他对袁枚其时新潮的思想误解颇深,认为这晚辈不守陈规,这是对先人大大的不敬。

袁枚不知,是以初去拜访,便碰了一鼻子灰。

不过他生性豁达,对此毫不介意,依旧与罗典的学生交流学问,并积极了解罗典其人其事,多次表露出自己对他的钦佩之情。

罗典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也开始意识到了自己先前的做法多有不妥,经过接触之后,他于是终于向袁枚敞开了心怀,二人终于相见,相谈甚欢,遂成为好友。

后袁枚提议把岳麓书院旁侧的“红叶亭”改名为“爱晚亭”,罗典也欣然接受,这才成就了爱晚亭的美名。

在这里,“爱晚”便是指爱护晚辈的意思,虽不过是文人骚客间的一段往事,却也注定了爱晚亭与年轻轩昂的莘莘学子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伟大领袖毛**也是其中一位。

相传当时年轻的毛**恰逢同学少年,常坐于爱晚亭中,与学友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陶冶高尚情操,终成一代伟人。

不过黎少钦四人对这些典故知之甚少,在爱晚亭周围拍了几张照片之后,发现这亭子并无甚特别之处,心中均有种不外如是的感觉,没逗留多久便离开了。

后来经过岳麓书院,几人买票进去观赏了一番,除了陈小白之外,其余三人对这些古书的都提不起兴趣,很快便又出来了,至此,几人算是在岳麓山走马观花游玩了一遍。

从岳麓山下来,已是中午,四人虽然吃过丰盛的早餐,但经不住一路跋山涉水的消耗,此刻早已饿得两眼发昏,连站都快要站不稳了。

几人匆匆在附近找了一家餐馆,胡吃海喝了一顿之后,又重新焕发出了活力,再次对游玩充满了说不出的兴趣。

下午的行程是省博物馆,当四人坐出租车来到博物馆时,已是下午一点半。

到博物馆参观的人,大多都是用团体的形式,毕竟很多文物需要有专业人士去介绍。

因此,博物馆也为每个团体配发一名专业的导游,而且是免费的。

像黎少钦几人这样的组合,只能算散客,自然也达不到配导游的要求,只能自由活动了。

正当要动身进馆的当儿,黎少钦忽然感觉到背后有人扯了一下自己的衣角,回头一看,是陈小白,只见他一边往用眼神旁边示意,一边细声道:“喂,少钦,我们混进旁边这个团吧,不然像无头苍蝇一样,没什么乐趣。”

黎少钦见旁边的团体有十多人,正等待分配导游,也觉得陈小白说的有理,当即点头同意。

陈小白又向李子通和杨勇说出这个建议,大家都没意见,当即往旁边的团体走过去。

“喂!你们这是干什么!”一个穿着背心、皮肤黝黑的男子拦在了四人的面前,不怀好意地盯着几人。

陈小白连忙对这个男子露出了一个微笑,说道:“兄弟,我们几人想加入你们的团,好听听导游的讲解,希望兄弟帮个小忙。”一旁的杨勇也慌忙点头,这是背心男凶神恶煞的模样让他有些畏惧。

本以为这要求并不为难,对方应该会答应,哪想背心男子却一点面子都不给,喝了一声:“滚开,谁是你的兄弟,快快离开,再不离开俺就报警了!”

他的嗓门很大,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人们纷纷把目光聚向这里,见此情景,一时间议论纷纷,不少人下意识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

陈小白见状,醒悟过来,不由得脸色一沉,敢情这些人把自己四人当成了扒手小偷之徒,这一切都拜面前此人所赐。

他抬头盯了背心男一眼,嘴唇动了动,正想说话,忽然旁边的杨勇伸手拉住了他,对他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吧,没有导游也没关系,我们随便看看就行。”

怎料陈小白却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冷冷地盯着背心男,黎少钦和李子通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同时挪脚到了陈小白身后,三人与背心男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小子,叫你们走开听到没有?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别他妈拿你们的性格挑战我的极限,有种单挑!”背心男也感到了几人眼中的敌意,色厉内荏地继续放着狠话。

这时候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不少人伸出手对黎少钦几人指指点点,议论声也越来越大,就连博物馆门口的保安也都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正踮着脚,准备过来看个究竟。

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带着嗔怒从人群中响起: “周家炜你在嚷嚷什么?还不过来签名!”

众人人听到这个声音,都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了说话的方向。

只见一个长发女生正慢慢从右方走过来,她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服,一副邻家女孩的模样,叫人不由得对她心生好感。在她整齐的刘海下面,一双清澈动人的大眼睛直摄人的心神,让人仿佛看见了一片宁静的水潭,那么清澈自然,她柳眉轻颤,看着背心男,脸上露出一幅似嗔非嗔的表情。

说也奇怪,背心男见到了她,仿佛老鼠见到了猫一般,脸上那凶恶的表情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反而堆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讪讪道:“静静,你办好手续啦,我们这就进去吧。”

女生把秀脸轻轻一板,用一种不满的语气道:“以后不许这样叫我!”

背心男只得嘿嘿干笑,再没说什么,屁颠屁颠地跑开了,与之前对待黎少钦四人的态度简直是天壤之别。

眼见一场冲突被就这样化解,围观众人纷纷散去,黎少钦几人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心情加入这个团体了,便要转身离去,不料却被那女生叫住了:“喂,你们等一下!”

几人转过头来,见那女生正微笑地看着这边,柔声道:“你们不是要跟我们的团体一起参观吗?欢迎你们的加入。”

本来几人与背心男发生了这么严重的冲突,已经对加入他们不再抱有希望,而现在却忽然受到了如此美丽的一个女生的亲口邀请,心中顿时生出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陈小白最先反应过来,欣喜若狂地对着这位美女连声道谢:“啊,实在是太好了,我代表我的兄弟们谢谢你!”

女生嫣然一笑,说了声:“不用客气,跟我来吧。”说完率先转过身去,走进了自己的团体,陈小白见状,连忙示意几人跟上。

背心男签了名之后,那女生便带着队伍向博物馆里面走去,陈小白几人机灵地紧紧跟在她的身后,让后面背心男看得牙痒痒的,偏又无可奈何。

湖南省博物馆藏品丰富,其中有相当大一部分是马王堆汉墓出土的文物,导游带着众人一路参观过来,如数家珍般介绍着各个窗口的文物。

譬如薄如蝉翼的素纱禅衣,完好无损的印花敷彩丝绵袍,光亮如新的彩绘帛画等等,这些文物无不展现了我国古代高超的纺织和刺绣艺术,众人虽然是外行,但听导游说来,也是忍不住惊叹连连。

不久后,导游带大家来到了马王堆汉墓出品陈列区,众人顿时被各种各样的展品吸引住了。

马王堆汉墓出土过大量的陪葬的物品,如盛物用的竹笥、漆器、木俑、乐器、竹木器和陶器等,足足有数千件之多!还有被称作镇馆之宝的两幅彩绘帛画,更是又一次震惊了众人。

看着这些做得像艺术品一样的日常用品,众人除了惊叹,更多的是遗憾,因为很多像这样高超纺织工艺,早已消失在了漫漫历史的长河之中。

就像眼前这两件纺织品一样,用现在的工艺也无法制造出来,由此可见,当时的手工艺术是多么的让人神往。

看完陪葬品,导游带众人来到了博物馆最核心的地方——举世闻名的马王堆女尸的保存之所,马王堆女尸生前有个现代人看来比较古怪的名字——辛追。

众人看着放在玻璃棺中干瘪的女尸,纷纷露出了失望的神色,这具尸体早已风干腐朽了大半,想是因为保存措施没做好,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黎少钦居高临下,静静地看着棺中的女尸,一种沧桑之感油然而生。

这样一个生活在两千多年前的女子,她越过了漫漫的历史长河,出现在这里,与两千年后的人们出现在同一个画面之中,这是一个足以让任何人都感到震撼的事情。

黎少钦正感慨之间,忽听一个细小的女声在耳边响起:“纵使绝色倾城,千年之后谁人知?”声音之中带着一种淡淡的哀伤。

他侧头一看,正是带自己几人进来的那个女生,不知她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里,只见她正神情专注地看着棺中的女尸,目露淡淡的忧伤,叫人心头不由生出了一种怜惜之情。

黎少钦被她的话触动,想起入馆时看到的那个辛追的仿真塑像,想起她那美丽的容颜,再看看此情此景,心中莫名一动,不由得开口道:“但愿红颜不改,只为来生勿相忘。”

他这一句本是触景生情,随口念来,不料这女生听后,却是娇躯一震,双眼不由自主地朦胧了起来,嘴里轻声念道:“但愿红颜不改,只为来生勿相忘……”

她忽然转过头来,一双朦胧的美目看着黎少钦,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他。

黎少钦见她眼角带泪,心中很是不忍,想要开慰两句,但发觉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不由得老脸一红,连忙把头转向别处,假装欣赏别的事物去了。

女生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珠,脸上恢复了平静,然后淡淡地说道:“我刚才听说你们在外面的时候,差点动起手来了,还以为你们是不良青年,现在看来,是我想错了,我要为自己错误的猜测向你道歉。”

黎少钦没想到她这么直白,既不掩饰对别人的成见,也不隐藏自己的歉意,光明磊落,心中不由得对这个女生平添了几分好感。

他转过脸来,对他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说道:“哈哈,其实你刚才猜的,也并非不正确。”

女生见他对着自己笑,也露出了自己灿烂的笑容,有些俏皮道:“是吗?那好吧,问你个问题好不好?”

黎少钦欣然答应:“好,你问吧。”

“你应该是学生吧?”女生问道,没等黎少钦回答,她又继续问了起来:“你是哪个学校的呀?我们交个朋友好吗?”

黎少钦被她连问三个问题,只得沉默下来先整理好自己的思绪,这才答道:“你好,我是中南大学的新生,我很乐意跟你交朋友。”

美女听得他的回答,脸上忍不住露出欣喜的神色:“原来你是中南大学的新生啊,嘻嘻,我也是中南大学的,我是S院大二的白静,你叫我白静就行了。”

黎少钦知道了她的名字,当即也礼貌回应道:“好的,白静学姐,我叫黎少钦。”

白静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可见她此刻的心情实在不错,过了一会,她忽然说道:“对了,我是中南大学校广播室的文学广播员,最近我们节目组在征集原创的诗歌和散文,你文采这么好,有空一定要给我们投稿哦。”

黎少钦心中恍然,难怪她对自己这么热情,原来是个文学控,不过有机会结识如此漂亮的一位美女,他心中还是蛮高兴的,当即点头答应了下来。

时间慢慢流逝,看完辛追之后,整个展览过程也已经接近了尾声,由于晚上要开新生见面会,黎少钦只好和白静道别,回到陈小白几人中间去了。

离开博物馆,四人又再次饿得肚皮贴后背了,于是又匆匆找了家餐厅去解决温饱问题。

在餐桌上坐好之后,陈小白、李子通和杨勇神色暧昧地盯着黎少钦,陈小白一脸坏笑,问道:“小子,从实招来,今天跟那个美女都说了些什么?有没有私定终身?”

李子通也伸出手道:“兄弟,你先把她手机号码交出来,大家公平竞争!”

黎少钦当即给了他一巴掌:“臭小子朝九晚五,昨晚是谁‘韶涵韶涵’的叫嚷来着?”

李子通顿时闹了个大红脸,陈小白却哈哈大笑。

正当几人闹成一片的时候,却忽然听见杨勇叫道:“糟糕!”

三人停止笑闹,齐齐转头看向他,异口同声问道:“怎么啦?”

杨勇神情焦急,指着腕上的手表,说道:“五点四十五了,离晚上的新生见面会还有不到一个小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