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73章 知子莫若父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看到郝运来一脸期望的表情,武修疑惑道:“你还想干嘛?”

郝运来坏笑道:“让他们再打你一顿,我们再收点钱。”

“——”

武修终于忍不住了,他从兜里掏出之前买的中华,说道:“这包烟我只抽了一根,谁干贱人来,剩下的归他。”

武修话音刚落,冯飞第一个动手,其他人紧跟其后。很快,病房里便传来郝运来痛苦的惨叫声。

武修笑了笑,突然觉得这画面好温馨。

按照惯例,哥几个相聚后都要好好喝一顿。可武修身体不适,便主要是去吃饭,顺便陪哥几个少喝了点,当然买单是武修早就承诺过的。

由于武修是脑袋受伤导致昏迷,按照医生的说法,建议武修再住院观察两天。不过武修明天就要开学报道了,他实在不想刚开学就给新班主任留下不好的印象。

可这涉及到身体健康,又想到不用自己掏医药费,而自己上了一个多月班并没怎么休息,最终武修决定明天请假,再住院一天。

想到开学报道首先要面临的第一件事是交学费,武修便准备给家里打电话讨要。

工资?

那是武修辛辛苦苦赚来的,他肯定不舍得拿出来。

武修拿起电话,正准备措辞的时候,老头子电话来了。

“还真是心有灵犀。”

武修笑了笑,不过没想到老头子第一句就让他郁闷了:“儿子,假期工作怎么样?都没舍得给我和你妈打电话,那说明生活还过得去啊!”

“——你就不能盼我好点吗?”

“你这话说的,你不是一直都是没钱才会给我们打电话吗?”

武修有些无语,果然是知子莫若父。

“行了,知道你要开学了,学费和这个月的生活费已经打到你卡上了。”

“噢,知道了。”

武修笑了笑,看来老头子还是很关心自己的。

“那个,咱俩商量个事呗?”武贤突然试探性问道。

武修警惕道:“你想干什么?”

“瞧你,紧张什么?”武贤笑道:“最近你妈把家里的钱管太严了,而我现在每个月的零用钱也是越来越少。你也知道,老子是要做大生意的人,出门怎么也得带点钱啊!所以你要是方便的话,给你老子支援点。”

“——不是,我一个酒店传菜员,一个月那点工资都不够自己花,我还想让你支援呢!”

“不至于吧?”

“你以为!”

武贤顿了下,嫌弃道:“堂堂我武贤的儿子居然会混这么差?太丢人了……”

“——”

武贤的话还没说完,手机便被董素素抢走了:“整天跟儿子说的什么乱七八糟,还背着不让我听。”

很快,电话里传来董素素亲切的声音:“你爸跟你说啥了?”

“没什么,随便聊了几句。”

“你可别听你爸瞎说,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唉!其实我并不赞同你暑假去打工,你学习那么累,暑假就应该好好休息,肯定累瘦了吧?

你爸总说年轻人该多锻炼,可你现在还不到赚钱的时候,该以学业和身体健康为主。记得,你有什么需要一定要跟我和你爸讲。自己赚的钱无论多少,都是你额外的零花钱……”

每次和母亲聊天,武修基本都是听她对家长里短的唠叨。或许是由于长时间没见面、没聊天,武修觉得很亲切。

母亲再三叮嘱武修,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必须好好学习。

母爱真的很伟大,每次和母亲通完电话,武修都会感觉到内心暖流涌动,甚至连自己内心深处那颗沉睡已久的学霸之心似乎也在蠢蠢欲动。

其实他也常常回忆自己小学二年级那短暂的“学霸”生涯,毕竟那是他学习生涯最光辉的一年。那时的他聪明好学,总能当堂掌握所学知识点。

放学后,他便忽悠同学们一起去玩捉迷藏。每次有同学担心他们的作业怎么办,武修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事,这不还有我吗?咱们晚上回去一起做。”

游戏开始了,等其他人都藏好后,武修就——回家吃饭?

不,他通常是等别人藏好后,便回家带上自己的作业本去当时班上的班花家——给人家讲题。

由于当时班花家里对她管的很严,她放学只能先回家做作业,做完作业才能干别的事情。

而因为武修当时很优秀,班花的父母也都很喜欢武修,还经常留武修在家里吃饭。

因此武修和班花的关系越来越好,班花还让他努力考第一、拿奖状。

这也是武修为什么要和同学们玩捉迷藏的原因:通过对比,让自己成为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而且他不希望别的学生去班花家,他想和班花单独待在一起。

当时的武修还很单纯,他的目的其实只是想向班花证明自己很优秀。

可事不如愿,没多久其他同学便发现了这个事情。他们不仅不玩游戏了,还孤立武修,甚至欺负他。这也是武修学会打架后,欺负同龄人的重要原因。

后来班花由于父母工作原因,搬去了大城市。

武修依稀记得,班花走那天,细雨蒙蒙,他却没去见班花最后一面。

倒不是他不想,只是不敢。他怕看到班花,会抑制不住眼里的泪水。

老头子一直教育他,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有懦夫才会用眼泪来证明自己。

而他是在后来才反应过来,老头子每次说这话,都是在老头子犯错后,将责任推给自己,比如不小心摔碎碗、火柴点烟却烧了被子等。而等待自己的,便是被母亲打哭。

那时的孩子觉得父亲是天,武修很认可老头子的话。他理解为:男子汉流泪就是懦夫,他不想让班花觉得自己是个懦夫。

那也是他好不容易从学前班那段短暂的“恋情”后,再次喜欢上的一个女孩。那一年的青涩,那一刻的伤心,那是单纯的心灵最纯粹的难过。

班花虽然走了,可武修的学习却很努力,他要完成自己和小花的承诺——考第一、拿奖状。可惜第一考到了,奖状却不属于他。

直至后来的初三,中考落榜,武修又复习了一年,这才终于考上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