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72章 不差钱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当赵茜看到武修被打到昏迷、送进医院,瞬间怒火中烧。

正好当时杜俊苗打电话找她,她便告诉了杜俊苗此事。她不知道杜俊苗是怎么跟酒店经理沟通的,但最后的结果是,酒店经理承诺会带关晓等人向武修当面赔罪。

接触到武修征询般的眼神,赵茜无所谓道:“你看着办。”

武修想了想,其实他原本对这三个人深恶痛绝,琢磨如何羞辱或殴打他们。可看看三个人此时的样子,武修突然不屑搭理他们了。

“钱留下,然后滚。”

三个人都愣了下,经理在旁边拍了关晓一下,催促道:“还愣着干嘛?”

“噢!”

三个人点点头,一人掏出一个信封放在桌子上,然后赶紧离开了病房。

“那小武,你好好养病,我酒店还有事。苗姐,茜茜,我先走了。”

经理告辞后,杜俊苗伸了个懒腰,说道:“好了,不妨碍你们了,我要回去补美颜觉了。唉!一大早为送个早餐起这么早,真服自己。”

“苗姐慢走!”

目送杜俊苗离开后,武修“噌”一下爬了起来。

“你干嘛?”

武修没有理会赵茜,他赶紧将关晓三人放在桌上的信封打开。

“哇!这么多。”

武修数了数三个人的钱,没想到他们每人居然拿了一千块,加起来比他一个月工资都高。他数了一千五百块,递到赵茜面前,说道:“见者有份,一人一半。”

“——”

看到赵茜没接钱,武修若有所思道:“也是!我是病人,需要钱,你不差钱。”

“——”

“唉!真想被他们再打一顿。”

“——”

中午的时候,郑鹏打来电话:“修哥!我回来了,你在哪?”

“医院。”

“什么?”郑鹏愣了下,急忙问道:“怎么了?”

“没事,最近营养不良,住两天医院补补。”

“——”

和郑鹏简单聊了几句,武修挂了电话,却没注意到手机上有一封未读短信。

以郑鹏对武修的了解,知道他肯定出事了。而由于武修没有交代清楚,当郑鹏和冯飞、郝运来、江天下午一起来医院时,他们和赵茜碰了个正着。

江天有些不自然,郑鹏、冯飞和郝运来开始有些意外,不过很快他们的表情就变了。

武修有些疑惑,按理说郑鹏他们看到赵茜应该不至于表情变化那么突然。他正想问哥几个怎么了,却看到哥几个身后一个熟悉的身影。她一脸焦急的表情,关切道:“武修,你怎么……”

“小雨,你怎么来了?”武修脱口而出问道。

洛诗雨看到赵茜时愣了下,她瞪了武修一眼,很勉强地笑道:“看到你没回我短信,打电话你又在通话中,担心你出事,便问了你兄弟。没想到你真出事了,不过现在看来好像还不错。”

武修看了眼哥几个,哥几个统一将目光投向了郝运来。

郝运来不好意思地摇摇头,他本来也不想泄露武修的情况,只是不小心说漏嘴了。他怕洛诗雨担心,这才告诉洛诗雨武修的地点,况且他也不知道赵茜在这里。

“噢……呵呵……我……”

武修尴尬地笑了笑,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赵茜看出了武修很为难,她等了等,最终叹了口气,说道:“本来约好朋友一起去看电影,不巧碰到武修被人打伤,于是送他来医院。既然现在你们都来了,我就先走了,朋友还等着呢!各位,再见!”

赵茜冲武修摆摆手,然后走到洛诗雨面前,小声说道:“有时候,我还真羡慕你。”

赵茜离开后,气氛有短暂的尴尬。还是郑鹏反应快,他急忙招呼洛诗雨进病房坐。

洛诗雨虽没说什么,可表情却有些复杂。

“哎!修哥,你不是营养不良吗?怎么会伤这么重?”郝运来担心武修责怪自己告诉洛诗雨他的情况,便主动打破沉默,问出了洛诗雨和哥几个的疑惑。

武修瞪了郝运来一眼,解释道:“我不是从酒店辞职回家嘛,途中遇到一个老人被几个年轻人欺负。那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于是我仗义出手,将那几个年轻人打跑……”

哥几个又相聚在一起,气氛自然很快就活跃了。只是这一次,洛诗雨的话并不多。

看到洛诗雨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武修想起赵茜临走前跟她说过话。可当时赵茜声音很小,武修不知道她说过什么,他也不好问洛诗雨。

直到晚上九点多,武修今天最后一瓶点滴打完了。此时病房只剩下哥几个,洛诗雨在半小时前回学校了。

看到此刻哥几个一脸严肃的表情,武修笑问道:“怎么了?你们这表情让我的压力很大,不利于我这个病人的恢复啊!”

江天眉头一皱,问道:“之前洛诗雨在,我知道你不方便说。现在她回学校了,你总可以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武修揉了揉脑袋,说道:“真的,我没骗你们……”

武修跟哥几个大概讲述了自己在酒店的遭遇,只是他下意识把自己和赵茜的事迹删除了。他告诉哥几个,自己和酒店传菜组领班发生矛盾,昨天离职前被他们堵了。正好赵茜和她朋友路过,便送自己来医院。

“你们可能也听说过,很多地方新员工刚开始上班都会被老员工欺负,而我就很不幸的遇到了。那我肯定不会惯着他们,然后我们就干起来了。结果他们人多,我就栽了。”

“妈的!一群王八蛋。哥几个,今晚干他们。”江天咬牙切齿道。

“不用了。”武修清楚哥几个的脾气,他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千块钱从兜里掏出来,笑道:“我不是说了嘛,酒店经理一直很照顾我。得知我被打伤,今天上午特意带来赔偿款,让我原谅他们。”

至于剩下的钱,武修准备存起来作为以后的约会备用金。而不告诉哥几个,也只是不想被他们嘲笑。

“还有这种好事?”江天显然不相信。

“这就是和领导处好关系的重要性。”

武修笑了笑,也不想再解释了。

“其实我倒觉得,我们应该带再去找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