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53章 从不骗人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看到武修愣住了,洛诗雨有些不悦道:“怎么?不愿意?”

“不是,我那次……”

“停!”洛诗雨制止了武修的解释,直接问道:“我不想听你的借口,你就说,愿意,还是不愿意。”

“——愿意。”武修一脸委屈地应道。他虽然很不情愿,可事已至此,他只能答应了。

“这才乖嘛!”洛诗雨笑了笑,又问道:“那——什么时候?”

“——”

“说啊,什么时候?”洛诗雨催促道。

武修有些为难,他想了想,犹豫道:“这不能告诉你……”

“什么……”

“不然就没惊喜了。”

洛诗雨这才很满意地点点头,她试探性问道:“那惊喜有没有礼物?”

“——”

“喂!你不会是骗我吧?”

武修有些无奈,但还是一脸真挚地说道:“放心吧!我是村里出来的人,从不骗人”……

两个人有说有笑,又去东湖逛了一圈。

不知不觉,夜幕降临了。

郑鹏家,客厅。

今天晚上这里很热闹,洛诗雨和张璇都来了。

难得这次人多,又逢暑假来了,众人买了一大堆吃的喝的,决定好好喝一顿。

明天江天、郝运来和冯飞就要回家了,郑鹏则要去找他老头子,据说是老头子给他在这个假期报了补习班。

至于武修,他觉得回家也没事干,所以准备趁这个假期赚点外快。毕竟哥几个一直生活拮据,武修也想稍微改善一下生活。

当然,武修主要还是不想下次和洛诗雨约会时,又跟哥几个借钱。

客厅的电视上放着张璇带来的流行歌曲CD,张璇和洛诗雨在厨房负责将打包买回来的饭菜上盘。

郑鹏、江天、冯飞和武修在客厅打麻将,郝运来在冯飞的旁边给他担任“军师”一职。

“慢着飞哥,打一万。”郝运来看着冯飞手里马上要扔出去的牌,阻止道:“六万放胡的几率太大了。”

“傻逼!”冯飞骂道。他瞥了眼郝运来,指着桌面上说道:“六万都出两张了,谁会想胡它?”

冯飞一脸自信的表情,将牌往桌子上一拍,说道:“六万。”

“谢了飞哥,我刚要换口。”郑鹏一把将自己的牌推倒,说道:“就胡六万。”

江天笑了笑,也推到自己的牌,说道:“我六九万,谢了飞哥。”

“恭喜飞哥,你中大奖了,一炮三响啊!”武修也推倒了牌,说道:“我三六万,掏钱吧!”

冯飞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他将桌上三个人的牌都仔细地看了一遍。在确定没什么问题后,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傻逼了吧?”这时郝运来的贱笑声从边上传来:“都说让你打一万,就是不听老子的话,非要打六万。我会不知道已经出了两张六万?我是看到你上下家都胡六万,才不让你打。

枉费了我一番心意,你这种人,我就送你两个字:欠!”

“这他妈是一个字好吗?”冯飞没好气道。

“我故意这么说,就是想看看你能不能听懂人话……”

冯飞缓缓地闭上眼睛,而郝运来依旧在冯飞耳边絮叨。冯飞忍无可忍,终于转身朝郝运来扑了上去,同时嘴里骂道:“老子打牌,输了乐意,关你贱人来什么事?”

“啊!眯眼飞,老子为你好,你这是狗咬吕洞宾啊!”

“啊!贱人来,你又咬我”……

看到这哥俩又开始了,武修三人赶紧把冯飞那边桌子上剩下的钱分了,然后离开了“战场”。很快,两个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在客厅中间的茶几上,已经摆好了一道又道的菜。旁边是一瓶瓶酒,最边上的饮料,是给洛诗雨和张璇准备的。

此刻郝运来和冯飞换了衣服,坐在沙发上。没办法,这俩人刚才下手太狠,直接把对方的衣服都撕烂了。

经过一场肉对肉的“博弈”,两个人的样子都很狼狈。可他们还是愿意坐在一起,就跟刚才的事没发生一样。

“来,哥几个。”武修举起手里的酒杯,说道:“咱们一起走一个,一来,欢迎两位美女的莅临,让我们这里蓬荜生辉。二来,预祝我们暑假快乐。”

“干杯!”

一伙人举起杯子,一饮而尽。

“开吃!”

一伙人拿起筷子,晚餐正式开始。

不知道是好几天没改善伙食,还是他们太饿,武修哥几个一顿胡吃海喝。风卷残云后,桌子上的饭菜被吃得干干净净。

酒足饭饱,哥几个都感觉很舒适。

其实按照惯例,每次分开前的一顿,哥几个都会喝得醉醺醺的。可由于武修和郑鹏今晚还给各自计划了“活动”,他们便只是“陪喝”,主要还是江天、郝运来和冯飞三个人在喝。

冯飞和郝运来喝多了,被首先送回房间。江天和郑鹏、武修聊着天,张璇和洛诗雨则开始收拾房间。

江天觉得差不多了,一口将自己剩下的酒喝完,然后晃了晃脑袋,抽着烟回房间了。

郑鹏看到张璇没事了,故意往沙发上一躺。他假装喝多了,被张璇扶回了房间。

武修觉得郑鹏这招不错,便同样靠在沙发上,眼神迷离地看着洛诗雨。

洛诗雨收拾了下,说道:“好了,我要回去了。”

“好!我送送你。”武修呢喃道。他站起来,故意装作站立不稳。

“啊!”

“哎!”洛诗雨赶紧扶住武修,说道:“真是的,不能喝就少喝点。你别送我了,我自己能回去。”

武修将自己半个身体靠在洛诗雨身上,喃喃道:“不!太晚了。你自己走,我不放心。”

“没事的,我可以……”

“不……”武修坚持道:“我要送你……”

“算了,你站都站不稳,还送我?”洛诗雨看着一副醉态的武修,无奈道:“得!先送你回房间。”

毕竟太晚了,洛诗雨知道,再不走她就真来不及了。

武修一直偷偷观察着,此刻离宿舍关门时间已经很近了,他自然不会轻易让洛诗雨离去。

“小心点!你可真重啊!”

洛诗雨扶着武修,小心翼翼地往前走。她上次来过,知道武修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