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40章 尊严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我去你妈的!”

吕书泉一脸愤怒的表情,他是直接朝武修招呼过来的,这明显是要拼命了。

武修下意识往后退着,不过片儿刀离他的腹部依旧越来越近。

武修被吓懵了,瞬间有些不知所措。

眼看片儿刀已经碰到了武修的衣服,所幸郑鹏从边上拉了武修一把,同时他一脚踹到了吕书泉身上,吕书泉往边上踉跄了几步。

另一边江天也急了,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把匕首,冲上去直接朝吕书泉的小臂招呼了过去。

吕书泉躲闪不及,被匕首刺进小臂。

“啊!”

吕书泉惨叫一声,片儿刀掉落到地上,他小臂处的鲜血流了出来。

吕书泉下意识用另一个手去捂小臂,江天则一脚踹到了吕书泉的腹部。在吕书泉弯腰的时候,又一拳打在吕书泉脑袋上,吕书泉直接栽倒了。而江天的匕首,还留在吕书泉的小臂上。

这一切发生的很突然,很快。

等武修反应过来冲到吕书泉面前时,江天已经蹲在吕书泉边上。他的手正按着匕首的手柄处,而刀刃是扎在吕书泉小臂上的。

吕书泉由于小臂上的疼痛,导致脸上的表情很痛苦。他的胳膊已经被鲜血染红了,现在他一动不敢动。

江天盯着吕书泉,表情异常愤怒。

武修很诧异地看了眼江天,江天刚才的反应速度和动作让他很意外,不过眼下也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他直到现在心里还一阵后怕,刚才真的太悬了。

武修低头看到吕书泉,瞬间怒火中烧。他不断地踹向吕书泉的肚子,同时怒骂道:“去你妈的!去你妈的!你小子是不是贱,都他妈放过你了,你还跑过来偷袭。”

吕书泉虽然很痛苦,但脸上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他一字一句道:“你不懂,我有尊严。”

“——”

于是武修更加生气了:你的意思是我没尊严?

武修正准备继续动手,江天这边也被激怒了。

江天一把拔出匕首,在吕书泉的惨叫声还没结束时,又刺进了吕书泉另一个没受伤的手臂。

武修愣了下,他没想到江天居然这么狠,而且出手迅速,毫不拖泥带水。

这时江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转头看着武修,问道:“修哥,怎么处理?”

武修想了想,笑道:“他不是要尊严吗?那我们就成全他,把他扒光了扔马路上。”

“——”

众人愣了下,均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还愣着干嘛?来啊哥几个,搭把手。”

哥几个这才确定自己没听错,他们看到武修弯腰准备脱吕书泉的衣服,原本诧异的表情开始变得充满了兴趣。

“你……武修……你们别过来……”

吕书泉的表情由诧异变成了惊恐,他两个手臂受伤,无法反抗,只能蹬腿往后退缩,但显然作用不大。

“呦?原来泉哥你也会怕?唉,这该死的尊严啊!”

武修坏笑着上前一步,一把抓住吕书泉的衣服,作势就要给他脱了。

“啊!救命!救命啊……”吕书泉看到武修真动手了,急忙大声喊道:“修哥!我错了,我不要尊严了,你饶了我吧!”

“呵呵!”武修用手将吕书泉的衣服捋平,盯着他,冷声说道:“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听好了,再有下次,我保证扒光你,然后扔到马路上。”

吕书泉本来还想说点逞强的话,可不知道为什么,在接触到武修冷峻的眼神时,他的心里情不自禁泛起了一抹寒意。

“这是个疯子。”吕书泉心里暗暗想道。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招惹一个疯子?

“走了!”

武修转身带头离开,哥几个也紧随其后。

吕书泉看着他们逐渐远去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会有种庆幸的感觉。

郑鹏家,客厅。

茶几上是一瓶瓶打开的啤酒,中间是花生米。

武修哥几个一人手里拿着一瓶啤酒,坐在沙发上喝着。

“妈的!刚才真险。”冯飞喝了一大口酒,心有余悸道:“我到现在还没缓过劲。”

“你也就这点出息。”

郝运来瞥了眼冯飞,然后看着武修,敬佩道:“修哥,我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你了,不仅能说会道打架狠,点子还多。

将吕书泉扒了衣服扔马路上——估计这也就你能想出来。看看给吕书泉吓得,原本还那么牛逼,瞬间就蔫了。”

“是啊!这招绝了。”郑鹏称赞道。

“我那会也是被气的。”武修说道。他没好意思说,其实自己更多是被吓的。

“那小子确实太过分了。”江天担忧道:“你们觉得他还会不会再回来报仇?”

“那小子一天天那么闲,整天琢磨着给我们找事,谁知道呢?”冯飞说道。

郑鹏想了想,说道:“我觉得张汉他们从今天的事后,应该不敢再帮吕书泉给咱们找事了。毕竟这群高三党马上要高考了,不会那么拼。

至于王成,他才高一,还要继续在一中上学,他得为日后着想。吕书泉没有人,他不敢来,况且他应该知道从我们这里是讨不到便宜的。。”

“嗯!说得对。”武修点点头,说道:“不过你忘了一个人。”

看到郑鹏他们疑惑的表情,武修解释道:“陈杰!要知道,吕书泉找陈杰帮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次他带他那帮兄弟过来吃了亏,难保他以后不会又找陈杰他们帮忙。毕竟陈杰这伙人整天在外面瞎混,我听说他们是有人给钱,就帮忙办事。”

“陈杰他们不会再帮吕书泉了。”江天这时说道。

“你就这么肯定?”武修问道。

“猜测。”江天想了想,笑道:“你忘了朱强?那次陈杰收了吕书泉的钱,本来要帮他对付朱强,但陈杰却被朱强的人吓走了。

后来我听说吕书泉去找陈杰理论了,两个人还吵了一架,差点打起来。最后好像是那个叫什么周转的出面,让陈杰把钱退给吕书泉,这才完事。

既然他们俩人已经闹翻,那以他们的性格,应该不会再合作。当然,这些也都是我听人说的,可信度还得咱们自己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