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42章 化干戈为玉帛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武修感觉脑袋“嗡”的一下,他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些。

杜峰又一拳打来,眼看武修躲闪不及,这时江天突然出现,他一棍子打到了杜峰胳膊上。

“妈的!”

杜峰甩了甩胳膊,显然很不满江天的行为。他转身朝江天冲去,两个人又打到了一起。

武修知道杜峰有两下子,他没有任何犹豫,加入了两个人的搏斗。

杜峰对付武修一个,尚且有些吃力,现在面对武修和江天,他自然不是对手。

“二对一,一中好厉害啊!”杜峰嘲讽道。

“切!”武修一副看傻子的表情,不屑道:“你是不是虎?这是群架,不是比武招亲,谁规定必须一对一?”

“——”

杜峰瞬间语噎了,他口头占不了上风,打斗更是节节败退。

江天趁杜峰一个空挡,一拳打在杜峰脑袋上。杜峰回手一拳,还没打到江天,却被武修一脚踹到肚子上。

杜峰往后退了两步,江天跳起来一脚踹到杜峰肩膀上,直接将杜峰踹倒了。

这时郑鹏、冯飞和郝运来也冲了过来,哥几个气喘吁吁,但看到刚倒地的杜峰,又提起精神,围了上去。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这是武修今天出门前对哥几个的“忠告”。

哥几个一阵拳打脚踢,没多久,杜峰就躺在地上不动了,而他那身衬衫和西裤也被灰土和血迹染的埋汰不堪。

武修环顾四周,此时的群架场上,只听到不绝于耳的惨叫声。不断有人倒下,两边站着的人已经越来越少。

在另一边,朱强赤手空拳,片儿刀早已不见了踪迹。他浑身是血,也不知道都是谁的,此时他正和二中的大旗打得如火如荼。

二中扛旗的男子打了朱强一拳,朱强晃了晃脑袋。他卯足了力气,回手一拳抡到了男子脑袋上。男子往后退了一步,一脚踹来。

朱强一把抱住男子的腿,侧身一胳膊肘打下去。

“啊!”男子一声惨叫。

朱强顺势扑倒男子,接着一拳打到男子脸上。男子虽然痛苦,也回手一拳抡来。朱强不闪不避,两个人直接一拳接一拳朝对方打去。

五六拳后,男子显然已经力不从心了。这时朱强看准时机,又一次卯足了力气,一拳打到男子脑袋上。

咣——

男子的脑袋和地面亲密接触后,男子失去了还手能力。

“呸!”

朱强往边上吐了一口血水,他看了看场上,全是躺在地上痛苦惨叫的人。一中站着的人所剩无几,而二中基本都被打倒了。

朱强拿出一根烟点着,狠狠地抽了一大口。

“强哥!强哥!强哥……”这时张子昕突然大声喊道。

接着周围一中的学生也被感染了,都大声喊着“强哥”。

这时突兀地,不远处又传来了警笛声。

场上的人自然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朱强大声喊道:“都机灵点,记得晚上的庆功宴。散!”

两个学校的学生各自搀扶起自己的人,四散而去。

武修哥几个对视一眼,也朝一个方向跑了。

而此时,杜峰也被人搀扶了起来。他死死地盯着武修远去的背影,咬牙切齿道:“小子,我记住你了”……

依旧在上次的酒店,只是这次人更多,包括王成他们也来了。按照朱强的说法:现在的一中没有敌人,都是兄弟。

包厢坐不下,众人便坐在了外面。朱强这次来了个大手笔,直接将酒店包了。

朱强和田媛自然在上座,武修哥几个还是习惯性找了个角落。

其实武修并不喜欢这种场面,也不喜欢和不熟的人同坐一桌。他能来的最大动力,便是这家店饭菜的味道不错。

没错,他只是单纯来蹭饭的。

“兄弟们!”朱强这时举杯站起来,他看着众人,缓缓地说道:“这次我们一中大胜,全靠在座的各位。这第一杯,敬大家!”

“敬强哥!”众人齐声喊道,一饮而尽。

朱强喝完,再倒一杯,说道:“第二杯,敬一中!感谢一中让我们相遇、相识。”

“敬一中!”众人再饮。

朱强再倒一杯,说道:“第三杯,敬自己!祝我们每个人,前途无量,岁月辉煌。”

“前途无量,岁月辉煌。”

众人三杯过后,今天的庆功宴也正式开始了。

朱强的原话是:“吃好喝好,不醉不归。”

武修哥几个觉得吃好喝好是肯定的,至于回家,还是要趁清醒的时候回去。毕竟以前喝多被人埋伏过好几次,他们可不想重蹈覆辙。

酒过半巡,别人桌子上都是一大堆空酒瓶,菜没怎么动。而武修哥几个的桌上,却基本都是空盘。

这时服务员又上了道荤菜,武修正准备吃,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怎么样?味道还可口吧?”

“挺好的!强哥,我跟你说……”

武修下意识抬头看了眼,瞬间有些诧异。不仅朱强来了,他旁边还跟着王成。哥几个的反应也一样,显然他们都在困惑王成来此的目的。

朱强将武修哥几个的反应看在眼里,他解释道:“我知道王成之前做过很多错事,他现在也知道错了,因此特意来向你们道歉。”

朱强眼神示意了下,王成赶紧赔着笑脸,举杯说道:“之前我确实太冲动了,冒犯了大家。对不起,希望你们能原谅我。”

武修哥几个很快反应过来了,正如他们之前的猜测,王成毕竟才高一,在一中的时间还长。他知道自己不是哥几个的对手,担心以后会被哥几个报复,于是想化干戈为玉帛。

“别!成哥你这样做,要是让你表哥吕书泉知道,我们不得又被他堵了?”郝运来故意讥讽道。

“不会的,之前我表哥也是太冲动才会做出那些不理智的事。现在他已经回家了,以后大家都不用再担心了。”

“哦?那你的意思是我们怕吕书泉?”郝运来依旧不依不饶道。

“没有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

王成有些紧张,他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便将求助的目光投向朱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