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32章 数月亮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在离郑鹏家小区不远的拐角处,一个男子正靠墙蹲在地上抽烟。

武修看着男子,笑道:“强哥的精神还真好,都这个点了,还跑过来找我。”

朱强递过一根烟,有些无奈地说道:“没办法啊!我和吕书泉这边的大决战时间定了,所以我过来找你商量一下。”

“这还找我商量?你自己决定就好,反正我到时候肯定会出来帮你。”武修接过烟点着,继续说道:“其实在之前你说的时候,我就准备着。可真要到这一刻了,还是有些诧异。”

“没办法,不能再拖了。”

听了朱强的解释,武修这才知道,大决战之所以得以确定,一来,这么久的拉锯战把两方人都搞的很累。为防止被堵单,每天出行,包括上厕所,他们都得一大批人一起走。

二来,马上要高考了,高三党即将离校走人,那吕书泉再战下去就没意义了。

至于朱强这边,如果错过这个机会,那又得等到下一年才能想办法扛一中。

毕竟学校少一个年级,他扛了一中也不算完整。而且最主要的,他还有自己的事。当然至于什么事,他并没有说。

“所以我们准备这周五下午大决战,不管结果如何,这次会一次性处理清。”

“那你在电话里说一声不就行了,还专门跑过来一趟。”

朱强笑了笑,说道:“这不是诚意嘛,主要到时候……”

武修回到家时,斗地主这哥三个依旧在夜战。也许真是白天睡多了,他们三个人看起来精神特好。

武修感觉有些困,便回了房间。可躺在床上,却睡意全无。他点了根烟,看着天花板又开始迷茫了。

嗡——

手机突然响了,武修看了眼来电显示,赶紧接了电话,笑道:“哈喽洛大小姐,今晚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唉!你不给我打,我只好给你打喽!”洛诗雨甜美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武修赶紧解释道:“哪能呢!我刚回房间,本来正打算给你打电话,正巧你电话就来了。”

“得了吧!你还能想起我?”洛诗雨显然不信。

“这话说的,不想谁也不能不想你啊!”

“行了,不跟你瞎扯了。”洛诗雨问道:“你在干嘛呢?”

“我啊!”武修转头看了眼窗外的夜空,一轮圆月挂在当空。他说道:“闲着没事,数数月亮,然后准备睡觉。”

“我还以为你又抬头四十五度角赏月了,没想到还换动作了。”洛诗雨笑道:“不过也是,由于你的脑子经常不用,现在的智商也就只能数月亮了。”

“——”

武修一下就郁闷了,没想到洛诗雨的嘴皮功夫长进了不少。他委屈道:“大小姐,咱不用这么狠吧!我最近好像也没干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啊?”

洛诗雨笑了笑,问道:“好了,正经的,今天选文理科,你选的什么?”

“理科啊!”

电话那边顿了下,才传来“噢”的一声,然后就沉默了。

武修感觉气氛有些不对,疑惑道:“怎么了?”

“没事。”洛诗雨说道:“我选的文科,我以为你也选文科的。”

武修这会才琢磨过来,以自己的学习和性格,洛诗雨肯定以为自己要选文科。

确实,要是让他自己选,他肯定也选择文科。毕竟文科试卷就算不会也好蒙,答案合理就给分。但是理科就不一样了,答案明确,不会,那就真的不会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文科班女生多。武修一直以来的梦想,便是希望能扎在女生堆里。即使她们不属于自己,看看也总比没有强。

可问题是,这次的选择权并不在他手里。

武修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洛诗雨说了一遍,洛诗雨听完,这才稍微好受些。

接着武修又跟洛诗雨闲聊了会,挂了电话后,他便准备睡觉。而就在他刚感觉到困时,手机又震动了。他有些郁闷,三更半夜,还要不要人睡觉?自己明天还要上学呢!

实在太过分了,好不容易有了睡意,这下又被打发走了。

武修有些不悦地看了眼手机,是条短信。

看到发信人,武修愣了下,是那个他早已删除却一直记在心里的号码。

武修打开短信,上面只有一句话:“文理科你选的什么?”

武修想了想,回复了两个字:“理科。”

赵茜很快回了过来:“嗯!还以为你会选文科。理科也挺好,加油!”

“嗯,你也是,安了。”

不知道为什么,跟赵茜聊完这几句,武修突然一点睡意都没有了,他感觉心里挺乱的。

想了想,他起身去客厅拿了几瓶啤酒回来,最后借着酒精的作用,这才睡着了。

————

————

女生宿舍,310。

洛诗雨躺在床上,表情有些矛盾。

思索了好一会儿,她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拿出手机,她在上面编辑道:“爸,我想学理科……”

平静地过了几天,而从这几天刑宁宁的态度来看,她对武修哥几个确实不怎么管了。起码像请假这种事,她很容易就批了。

武修第二天才知道,赵茜选了文科。不过他到底也没做什么,因为他不知道该做什么。

这两天朱强和吕书泉大决战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两个人都在不断集结自己的人马。

武修他们虽然也是到时候的参与者,可却依旧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很快,到了星期四晚上。

武修哥几个给刑宁宁打了电话,本想说明天要去看病,想请一天假,毕竟病假比事假更容易请。

可显然他们想多了,他们刚开口请假,刑宁宁就笑了笑,批准了。显然,她根本就没兴趣知道武修他们的行踪。

晚上哥几个将麻将打到半夜,又喝了些酒,直接在客厅睡了。都不知道是几点睡的,只是感觉这一觉睡的很舒适。

迷迷糊糊中,武修感觉有人起身了。

不久,从洗手间里传出来放水的声音,接着好像还有洗衣服的声音。

洗手间的门应该是没关,因为里面传出的声音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