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30章 郝运来的大招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你——胡说八道。”王亮明显有些急了,他赶紧否认道:“我才没有……”

“我有没有胡说,你心里清楚。”

朱强打断了王亮的话,接着说道:“说到这里,我倒是为高祥他们不值。他们一心为乔哥报仇,而我有能力帮他们,恰好我还能顺便带领他们走向一中的巅峰。这是一举两得啊,所以我们才一拍即合。

可高祥白白被你污蔑了名声,还不想拆穿你,说是毕竟是兄弟一场。唉!兄弟一场啊!”

“你……”

王亮被朱强说得哑口无言,他很郁闷。明明自己是站在正义一方,可到朱强嘴里,自己怎么似乎就十恶不赦了?

不过很快王亮想通了一点,论动手,朱强不在话下。论说道,自己不是对手。

“哼!朱强,我知道我说不过你,你也别妄想替我洗脑让我帮助你。我还有事,你自己吃吧!”

王亮走到了门口,顿了下,回头说道:“我告诉你,我不会跟你和高祥那个叛徒合作。我也没有背叛乔哥,我跟吕书泉势不两立。”

就在王亮刚离开不久,高祥从外面推门进来了。他看着面前拿起筷子开始吃菜的朱强,担忧道:“强哥,怎么样?王亮那小子怎么说?”

朱强吃了口菜,笑道:“嗯,味道不错。来祥子,赶紧的,正好菜还热着,再不吃就凉了。”

“他不肯?”高祥顺势坐在凳子上,看着面前的朱强依旧在吃菜,他无奈道:“我跟那小子以前在一起做过事,那小子的脾气一直很犟。我就知道,他不会过来帮助咱们。”

“可我现在也确定,他不会帮吕书泉。”

“噢?”高祥疑惑道:“怎么说?”

“先吃饭吧,其他的事不着急。”朱强举起手里的酒杯,说道:“来祥子,子昕,走一个!”

————

————

很多人常觉得人生无趣,埋怨自己每天都在重复昨天的故事。

其实平平淡淡,这才是生活。当然,偶尔也有起伏。

好比学生党,其实对很多学生来说,最大的起伏,便是每次考试成绩出来时。

每次考试,考前,几家办法几家招。考后,几家欢喜几家愁。

冯飞看着依次发下来的卷子,一巴掌将自己卷子拍在桌子上,怒骂道:“去他大爷!怎么回事?怎么每科都是六十分以下?”

看到郝运来的卷子也到手了,冯飞急忙问道:“你呢?你怎么样?”

显然冯飞迫切想知道郝运来的成绩,毕竟俩人这次加了赌注。

郝运来倒是气定神闲,他将卷子一张一张整齐地整理好,平放在桌子上。接着他双手托着下巴,一副深思的表情。

“喂!”冯飞打了郝运来胳膊一下,说道:“问你话呢!”

“嘘!别闹。”郝运来依旧沉思的表情,他缓缓地说道:“我在思考一个很严肃的学术性问题。”

“就你?还思考学术性问题?”冯飞不屑道。接着他突然脸色一变,好奇道:“什么问题?”

“你说说,到底是谁把六十分定为及格的?”郝运来用手指着冯飞的卷子,嘲笑道:“你看看这一张张卷子,有了及不及格的区分,让这些考试所有科目都考六十分以下的人,怎么好意思介绍自己的成绩。

难道有人问起时,告诉人家,我每一科都不及格吗?拜托,九门呢!都不及格,那这人跟傻逼还有区别吗?”

“你说什么?”冯飞咬牙切齿道。

看到冯飞发怒了,郝运来一副后知后觉的表情,故意笑道:“哎呀!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些不及格的试卷都是你的,你也太配合我了。”

“呵呵,那你及格了?”冯飞强压住内心的怒火,他看到郝运来胳膊下压的只有三十八分的地理试卷,冷笑道:“你这成绩,也好意思炫耀?”

“唉!”郝运来摇了摇头,很鄙视地看了眼冯飞,说道:“起码我不是所有科目都不及格啊!”

说着郝运来将他的地理试卷拿起来,下面是一张语文试卷,卷子上写着一个赫然醒目的六十一分,郝运来得意道:“智商果然是硬伤啊!”

“哼!一门及格不算什么。”冯飞冷笑道:“你应该不会忘了,我们这次考试还有赌注吧!”

“自然不会。”郝运来笑道:“我考出倒数十五,你给我一条玉溪,外加三个网站。考不出,我管哥几个一个礼拜烟酒。”

“很好,可现在我改变注意了。烟酒我管哥几个,至于你——”冯飞恶狠狠地说道:“我要让哥几个一起扒光你,然后扔到操场上游街示众,以泄我心头之恨。”

“我靠!还是兄弟,没想到你这么毒!这得多恨我。”郝运来话虽如此,却依旧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说道:“这么看来,我还是太善良了”……

很快,成绩单出来了。

武修他们赶紧去看成绩单,他们都以为郝运来要输。可看到成绩单排名时,他们都有些不敢相信,郝运来居然是倒数十八名。

“我去!怎么可能?你这次不还是用抓阄来选答案的吗?就算你运气再好,仅靠选择题,也不能考这么好吧?”冯飞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嘀咕道。

他显然不愿意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因此还特意取下眼镜仔细擦了擦,再三确认,最终无奈地承认自己输了。

“为什么?不应该啊!到底是为什么?”冯飞喃喃自语道。

“天真!你还是太天真了。实话告诉你,其实这是我布的一个局。”

郝运来微微一笑,高深莫测的表情又浮现在脸上。他笑着解释道:“其实我上次故意用抓阄答题,就是为了给这次做铺垫。

那次我让所有老师都知道,我考试喜欢抓阄,他们这次自然不会在意我。可他们没想到,这次我的抓阄的纸片上,其实是——小抄。

本来我这大招是准备期末考试用,以求高二混进重点班,让家里多给些奖励。可你非逼我打赌,为成全你,我只好提前出大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