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29章 故意的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或许是因为早上被郝运来他们看到了自己,洛诗雨连吃饭的心思也没有了,坚决要直接回宿舍。

没办法,武修只能给她买两大袋子吃的,确保她不会饿肚子。

在武修的各种保证下,比如回去一定会帮她解释清楚这事,比如以后一定会注意,一定早起等,洛诗雨这才收下零食回宿舍。

直到洛诗雨的背影消失后,武修才很满意地回去了。

郑鹏家,客厅。

“修哥,咱们哥几个你还不放心?你就跟我们说说昨天晚上的情况吧!”郝运来一脸焦急的表情,对于这种事情,他向来很感兴趣。

“小来哥啊,我们俩是真的什么都没有,我以我的名声保证。”

武修这次说得是真的,可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显然根本不想让哥几个相信。毕竟孤男寡女,花前月下——只是自己却睡着了。他担心被哥几个知道,那肯定会嘲笑他。

果然,哥几个并不相信。

“得了吧,就你还有名声?”郝运来嫌弃道:“修哥,不是我说你,现在撒谎都不会了。”

“我是说真的,你们不信就算了。”

武修不想过多讨论这个话题,从他回来,郝运来和冯飞就一直想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毕竟没发生什么,况且就算发生了,武修也不可能说。

对于与自己感情相关的事,武修本来就不喜欢讨论。他认为情感属于隐私,没必要随便跟人讲,哪怕是自己的兄弟。

于是武修赶紧转移了话题,问道:“对了,你们昨晚干嘛去了?怎么都没看到人?”

“上夜机啊!”

冯飞看着郝运来,炫耀道:“昨天晚上那个新播放器可以吧?既可以在线看,又没有广告,最重要的是资源还全面,简直是播放神器啊!

要知道,自从我之前的播放器被封,好久没这么爽过了。草!终于又能看到我女神的新电影了。”

听着冯飞滔滔不绝讲着他的“事业”,以及自己昨晚的收获,武修笑了笑。他转头看到江天靠在沙发上,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疑惑道:“你也去上夜机了?”

江天摇摇头,说道:“没有,我很早就睡了。”

“那怎么还这么没精神,眼圈都黑了,跟熬过夜似的。”

“啊!是吗?”江天愣了下,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他解释道:“我就是昨天晚上是睡早了,半夜自己醒来就睡不着了,然后发了半晚上呆,天快亮才睡着,可又被你们吵醒了。”

江天打了个哈欠,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说道:“好了,你们聊。我回去去再补一觉,困了。”

“还聊?我也得补觉了,熬了一晚上。”郑鹏也打了个哈欠说道。

郝运来和冯飞也应和着,接着他们都回自己房间睡觉了。

武修看着哥几个离开,无奈地摇了摇头。

无所事事,他也回房间了。

早上光看人了,没注意房间。此刻看着焕然一新的房间,武修瞬间就感觉到一个女主人对一个房间的重要性。

“确实该找个女主人,现在这个房间,才是我一直想住的。”武修喃喃自语道。

躺在床上,他给洛诗雨发了条短信:“昨天晚上辛苦你了,随时欢迎你再次莅临。”

很快,洛诗雨短信回复了过来:“想得美!”

武修笑了笑,没说话。

接着洛诗雨又发来一条短信:“无赖!你故意的吧?”

武修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回复道:“啊?什么?你发错了吧?”

可洛诗雨没再回复短信,因为她正忙着——给张兰解释。

原来张兰正在蹭吃洛诗雨的零食,顺便询问洛诗雨昨晚的去向。洛诗雨吞吞吐吐,本不擅长说谎的她,最终还是老实交待了。张兰本不相信,但想到洛诗雨的性格,便半信半疑。

这时武修的短信发来,张兰正好看到。她调侃道:“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种事不用害羞。”

洛诗雨红着脸,将零食都塞到张兰怀里,推搡着张兰,说道:“我不想和你说话,你赶紧回你床上去吃”……

味雅饭店,包厢内。

朱强举起手里的酒杯,笑道:“来亮哥,咱们走一个。”

王亮冷哼一声道:“我觉得咱们没必要搞这样,有什么事赶紧说,我还忙着。”

朱强也没生气,他笑了笑,喝了手里的酒,说道:“亮哥何必这么着急?我今天就是单纯想请你喝个酒,也顺便化解咱们之前的一些误会。”

“呵呵!误会?你挑唆高祥背叛我乔哥,分裂他的团体,还把他的一大半人拉到你的手下,这仅仅是误会?”王亮看着朱强,冷笑道:“你小子打什么注意,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不就是想让我帮你去对付吕书泉么?我送你三个字,不可能。再见!”

看到王亮要走,张子昕瞬间站起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干什么?”

“子昕,让他走!”朱强伸手制止了张子昕,嘲讽王亮道:“我想,我明白了。像这种满口仁义道德,其实忘恩负义、自私自利的人,不值得我们合作。”

“你说什么?”王亮不明所以,怒视着朱强,问道:“你给我把话说清楚,谁忘恩负义、自私自利?”

“呵呵!”朱强坐在凳子上,抽了口烟,头也不抬道:“确实,我和乔哥之前有过矛盾,但我们后来解决了。起码在明面上,我们之后没再撕破脸。

可乔哥对吕书泉,可是深恶痛绝。他为了斗吕书泉,不惜被学校开除,甚至被抓进去了。我想,这些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可你又是怎么做的呢?不仅不为乔哥报仇,反而和吕书泉一伙人狼狈为奸,又口口声声是乔哥的兄弟。这就是典型的表面仁义道德,实际忘恩负义。

其实说白了,什么挑唆分裂,那只是你的借口。你之所以这么做,是想借吕书泉的手,完成自己一统一中的愿望,你这不是自私自利?

不过这也正常,都是热血轻狂,谁不想在以后离开一中后,一中还能有他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