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75章 魂禁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夜幕里,一轮明月当空,为无边的夜空增添了不少的色彩。

此时月还未圆,然而却非常明亮,也许因为是中秋之故,散发出的光芒都觉得与往常不同,撒下皎洁的月光,那么温柔,如轻纱一般,温馨舒适。

黑暗城几十里外一处僻静平坦之地,两尊狼石像落座在地上,旁边有个白衣中年妇人来回走动。

“怎么还没来……怎么还没来!”白瑜双手攥到一起,脸色很是焦急,嘴里不停念叨一句话,突然她抬起头,看向虚空,只见空间一阵波动扭曲,接着数道身影出现,落在了地上。

“你们终于来了!”白瑜送了口气,露出笑容,快步走上前。

战玄定了定神,看着白瑜,目光闪烁,微小的太极图形在瞳孔中一闪而逝,心中一震,神变境中期,又是一个神级强者!

夜舞蝶展颜笑叫道:“白姨!”

白瑜看着夜舞蝶道:“你们再不来,我都想回去找你们了。”

随即目光落在战玄身上,笑道:“这位应该就是战公子吧,我叫白瑜,是黑伯的婆娘,你们叫我白姨就行。”

“白姨!”战玄笑着点头,叫了一声,洛蛮,洛青和古长情也都见礼。

“怎么样,石像没发生什么问题吧?”黑伯问道。

“没有异动。”白瑜摇头,道:“咱们只是挪动它,没有碰触禁制,不会引起石像的反应的。”

说着话,众人走向前,围着石像打量。

战玄仔细端详这两尊狼石像,一年前他匆匆看了几眼,便觉得石像非比寻常,隐藏着大恐怖,吓得他浑身冒汗,急忙离去。而今再看,那种感觉更盛,只不过他却没有惧怕的心理,因为他也今非昔比。

这两尊狼石像若是常人看去,也就是普普通通的石像而已,没有什么特殊。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年放在城门口没人在意的原因,当然也有可能有人发现过不一般,只不过如战玄之前那样,心有惊惧而不敢触碰。

也不知那魂双子什么心理,怎么想的,居然把黑暗城的两位城主阴阳天狼镇压在石像里,放在城门口看大门,这对阴阳天狼来说简直是莫大的侮辱。

战玄使用阴阳神眼,微小的阴阳太极图形在瞳孔上徐徐旋转,视线之下,两尊石像纹理脉络清晰可见。

“这石像不一般,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打造的,蕴含着一种诡异的力量。”战玄心中凛然,接着他透过石像看到里面有两头狼沉睡其中,体型一样,外形灰暗色,如同一个模子刻画出来的一般,正是妖族的阴阳天狼,阳黑罗和阴暗珞!

“战公子,怎么样?”

夜舞蝶紧张的问道,黑伯洛蛮等人也都看向他,这石像蕴含着一种禁制力量,能隔绝灵识,肉眼凡胎根本无法透过石像看到里面的情形,也只有他的阴阳神眼无视任何禁制力量隔绝,能看穿一切。

战玄没有回话,目光盯着狼石像,面色凝重起来,他发现阴阳天狼体外笼罩着一层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犹如蜘蛛网似的黑色禁制,跟头发一样粗细,若隐若现,上面散发着灵魂的波动,就像是把灵魂分割成细线一般。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看到这些黑色网状禁制正在慢慢吸食吞噬阴阳天狼的神识和三魂七魄,以增加自身的力量,所以黑色网状上的禁制力量每分每秒都在增强。

现在的阴阳天狼已经处于岌岌可危的边缘,他们的神识和三魂七魄已经变得非常脆弱,依战玄来看,少则三五天,多则十天,阴阳天狼必被黑色网状禁制残食吞噬而死。

战玄收回目光,看向夜舞蝶沉声道:“情况很不妙,你父母体外有禁制力量正在吞噬他们的神识和三魂七魄,虽然缓慢,但经过三百来年日夜不停的吞噬,他们已然被吸的快油尽灯枯了,不出十天必死无疑。”

夜舞蝶眼圈一红,眸内雾气翻涌,忍住泪水,颤声道:“那……那战公子可有把握救出他们。”

战玄踟躇一下道:“若我估算不错的话,你父母体外的黑色禁制应该是那魂双子用自己的神魂制造出来的,摧毁应该不难,但我怕在施展的过程中那黑色禁制会引发其它变化,会对你父母造成伤害,另外,这石像也不一般,蕴含着一种诡异的力量与那黑色禁制相辅相成,并且本身非常坚硬,没有神器是无法劈开的。”

夜舞蝶道:“我父母曾经对我说过,镇压他们的石像为引魂石,坚不可摧,催动下可以引人灵魂离体,是克制灵魂的奇石,那禁制为魂禁,是魂双子以神魂加上引魂石构造出来的。”

“原来如此!”

战玄点点头,沉声道:“魂双子在吸收你父母的神魂后,他的神魂变得更加强大浑厚了,我从他的禁制上感受到了一股极端危险的气息。”

所谓神魂,则是到了神级境界后,神识和灵魂的统称,魂双子分离出自己的神魂以阴魂石制造魂禁,镇压吞噬阴阳天狼的神魂,如此年深日久之下,可想而知他的神魂强到了何种地步。

吞噬人的神魂修炼以增强自身,这是一种十分邪恶诡谲的功法,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小友是否有把握?”黑伯紧张的问道。

战玄摇摇头,沉声道:“不敢说有十分把握,但也只能尽力一试。”

听到战玄这样说,夜舞蝶,黑伯和白瑜心中一紧,忐忑起来。

“这引魂石坚不可摧,只有神器方可劈开,你们有没有神器?”战玄询问道。

“老朽有一件下品神器。”黑伯手中一晃,一把黑色短刀出现在手中,长三尺,宽两寸,薄如蝉翼,锋芒闪烁。

黑伯道:“这是随我多年的暗刀,应该可以劈开引魂石。”

“好!”

战玄沉吟道:“我用阴阳神眼破魂禁,黑伯你以暗刀劈石像,你我同时进行。”

“一切听小友吩咐。”黑伯道。

抬头看了看天空的月亮,还差一点就成满月,战玄朝夜舞蝶道:“待月圆到时,你父母苏醒,我们就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