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71章 答应!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一个灵级境界的魂化一就手段百出,十分难对付,若不是他有神眼克制,能不能杀死魂化一都是两说,更别说一个神级境界的魂双子了,肯定会更厉害。

“你们又是怎么知道两位城主被镇压在城门口石像里的,魂双子为何不杀他们,反而镇压他们呢。”战玄不解而问。

夜舞蝶回道:“当年黑伯白姨带着刚出生的我逃走,之后又返回黑暗城开了不夜酒楼,他们抚养我长大成人,期间一直在调查我父母的下落,然而都是毫无音信。直到我的修为突破到灵识境后,在一年的八月十五月圆之夜时,突然与我父母发生了心灵感应,而后收到了他们的神识传音,才知道了前因后果的。”

“我父母以秘法传音给我,说他们被镇压在狼石像里,魂双子欲要控制他们的神智魂魄,窃取他们的神格修炼一种功法,只不过我父母也以秘法护住了自己的魂魄和神格,那魂双子无可奈何,便以灵魂秘术把他们封印,然后镇压在那两尊狼石像里。”

“只有在月圆之夜的时候,我父母才会从封印中清醒片刻,和我联系上。他们说,想要解救他们必须有克制消灭灵魂之法,将魂双子留在他们身上的神魂禁制驱除才行。”

“所以你们就找到了我?”战玄道。

战玄眉毛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黑伯道:“你看到我杀了魂化一,才知道我有克制魂魄的手段,那么之前我并没有表现出此手段,你从玄阳道场便在暗中盯着我,一直跟随我出了城,是意欲何为?”

黑伯尴尬一笑,讪讪道:“老朽本意是想着借你神器天魔剑一用,天魔剑乃魔剑,充满魔性,想试试看用天魔剑的魔性能否克制魂双子的神魂,所以当时见小友得到天魔剑,便暗中跟随,想跟小友借用一下,后来见小友灭了魂化一,便改变了主意。”

“哦,原来是这样。”战玄深深的看了黑伯一眼,似笑非笑道:“我还以为黑伯要杀人越货呢。”

“没有!”黑伯脸色一变,连忙道:“老朽绝对没有那种想法,小友千万不要误会,之前鲁莽若有冒犯,老朽在这给小友赔罪了,望小友见谅。”

说着话,便朝战玄长揖在地,现在正求战玄帮忙,他可不想战玄有什么误会,心里对他们产生芥蒂。

“这些年为了寻找克制魂双子的办法,黑伯东奔西跑一直毫无头绪,后来我放出消息,说黑暗城隐藏着一个大秘密,吸引各路强者和势力前来,就是希望找到这样的人相助,然而却没有人可以做到,直到天魔剑的出现,黑伯想要拿到天魔剑去解救我父母,但因五大门派规定神级强者不得参与,黑伯夜只好暗中跟随,想要求得天魔剑一用,黑伯也是救人心切,还请战公子不要见怪,舞碟在这赔礼了!”夜舞蝶也欠身赔礼道。

“二位不必如此,战玄不是小肚鸡肠之人。”战玄伸手将二人扶起,淡笑道。

夜舞蝶和黑伯都在内心松了一口气,他们还真怕战玄因此而不高兴。

“原来黑暗城所谓的大秘密只是夜老板杜撰出来吸引人的,没想到天下人都信以为真了。”战玄叹声道。

“舞蝶也是为了救人而无奈用的办法。”夜舞蝶黯然道。

战玄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即眉头皱起,沉吟道:“若真如二位所言,那魂双子是噬魂族之人,那我的确有克制他的手段,只不过他是神级强者,实力相差太大,我若出手救人,惊动了魂双子,他若出现,届时我们没有一个人能逃脱。”

夜舞蝶连忙道:“这个战公子放心,我父母告诉我说,那魂双子似乎去了某处秘地,被困在那一时半刻难以脱身,纵然惊动他,他也鞭长莫及,无可奈何。”

说完,一双美眸看着战玄,眼神里充满了期望,忐忑,紧张。

战玄沉默不语,右手放在桌在上,一根手指轻轻敲动桌面传出轻微的声音,面带思索。夜舞蝶和黑伯满脸紧张的看着他,洛蛮,洛青和古长情也都看着他,等着他做出决定。

半响后,战玄叹口气道:“好吧,我可以帮忙,不过我只能尽力,若有危险我会第一时间抽身。”

“多谢战公子,要是能救出我父母,舞碟愿为公子做牛做马,为奴为婢,以作报答。”夜舞蝶躬身一拜,泫然欲泣,心情很是激动,这么多年终于看到了救出父母的希望。

“夜老板言重了。”战玄起身扶起了夜舞蝶,道:“我不需要夜老板为我做牛做马,为奴为婢,但我也不能白出手帮忙,毕竟此事危险太大,我若出手,不但会结下一个神级强者的大敌,也会给自己招来灾祸。”

“小友有何要求尽管提,我们尽全力满足。”黑伯道。

“我需要可以吸收炼化五行属性的宝物,金木水火土都可以。”战玄直接道:“若是你们有,立马就给我。”

“没问题!”夜舞蝶很干脆。

“那好,夜老板给我们几个安排住处吧,等月圆之夜我们去救你父母。”战玄道。

“没了?”夜舞蝶和黑伯一愣,他们本以为战玄会狮子大开口,没想到战玄就提了一点要求。

“怎么,你们嫌我要的少?”战玄笑道。

“不是……只是觉得……”夜舞蝶话说一半,实在不知该怎么说了。

“小友非常人也!”黑伯接声称赞。

“哈哈,我是俗人,不然也不会提要求了。”战玄摆摆手道。

“小友谦虚了。”黑伯笑了笑,然后朝夜舞蝶道:“小姐,我这就为他们安排房间。”

“先等等!”夜舞蝶叫住了欲转身离去的黑伯。

黑伯疑惑:“怎么了小姐?”

夜舞蝶没回答他,而是看向战玄问道:“战公子你怎么知道月圆之夜是救我父母的时候。”

黑伯也愣了,是啊,他和夜舞碟可都没说过月圆之夜救人,战玄怎么确定的,就连洛蛮,洛青和古长情也疑惑。

战玄笑道:“很简单,夜老板说你父母只有在月圆之夜才会清醒,那么当然是在月圆之夜救人是最佳时机了,因为那时也是魂双子神魂出现破绽的时候。”

“战公子心思玲珑,我父母也是这样的说的。”夜舞蝶赞叹,看着战玄的眸子中泛着异样的光芒。

黑伯看着战玄,神色略有迟疑,道:“小友,老朽有些一事不知当问不当问。”

“但问无妨!”战玄微笑道。

“小友灭杀魂化一使的阴阳神眼,老朽闻所未闻,小友可否相告?”黑伯试探道,阴阳神眼的威力他亲眼所见,恐怖惊人,然而,他却从没听过世间有阴阳神眼,心中属实好奇。

听到黑伯的话,夜舞蝶,洛蛮,洛青和古长情都看向战玄,他们同样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