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52章 危局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见到这一幕,战玄愣神,没想到风霆和玄阳宗人掐起来了。

不过,对于风霆战玄还是颇有好感的,无论是弃权认输,还是表明态度都是他第一个站出来,足以说明此人是一个率性正直,敢作敢为之人,很是难得。

至于段木表态出言支持天奇,说实话,战玄并没有感到多大意外,他第一眼看到段木段林就觉得两兄弟和他们的父亲段一阳一样,都是那种笑里藏刀,心机深沉之辈,现在果然不错,而且更厚颜无耻,做 婊 子还想立牌坊。

对此,战玄只有深深的杀意。

风霆几句话,惹得玄阳宗人愤怒,龚丽云更是跳出来怒斥他,可风霆一点面子都不给,扬言不服就动手,使得氛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然而,风霆敢,龚丽云却不敢,他身为玄阳宗二长老,若真和风霆动手,落得个以大欺小的名声不说,还会引发两派的矛盾,最关键的是她真未必能打得过风霆,一旦落败将会颜面无存。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龚丽云还真不愿动手。可是风霆用话架上她了,她是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进退两难,使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又尴尬又难受。

这时,段木踏前一步,露出笑容道:“云姨,不要生气,风兄性情率直,有口无心我不会介意的。”

“是啊,云姨,风兄就这样的性格,我们都习惯了,他要是不这样我们才不适应呢。”段林笑道,面色很和善。

他们两兄弟和龚丽云非常亲近,一直称呼龚丽云为云姨,断然不会眼睁睁看着龚丽云下不来台,于是一唱一和瞬间化解了龚丽云的尴尬处境。

同时,也使得众人心中一凛,对段木段林生起一丝寒意。在这样的场合,能把风霆的那般辱骂隐忍下来,假装不当回事,并且笑脸面对,可见两人的城府之深,非常善于隐忍。

俗话说,会咬人的狗不会叫,会叫的狗不咬人,段木段林这种人往往才是最可怕的,不定什么时候会给你致命一击。

风霆眯起眼睛,盯着段木段林脸色浮现出一丝凝重,心里对两人多加了一份警惕。

段木段林出言化解了龚丽云的尴尬处境,龚丽云也见好就收,没在多言,只是对风霆冷哼一声,瞪他一眼就转过身去。

风霆嗤笑一声,回身坐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晃荡着脚,然后慢声道:“段木老子奉劝你一句,作为大门派的人就应该有大门派人的气度,不然不但抹黑你们玄阳宗,我们也觉得丢人现眼。”

“风兄言之有理,段木受教了。”段木笑着对风霆拱了拱手,很是谦和。

风霆随意瞥他一眼,随后把目光投向混元殿诸人,不屑道:“如果输不起,就不要来参加,如此作为,枉为了混元殿五霸之首的名头。”

“你……”

天奇,荀非等混元殿众人纷纷对风霆怒目而视,可风霆说完就微闭起了双眼,直接将他们忽视,但风雷门的人却不甘示弱,个个冷面相对,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架势。

天奇冷声道:“正是因为我混元殿是五霸之首,才更要维护正义,斩妖除魔,避免魔头祸乱天下。”

闻言,风霆冷笑连连,神态颇为不屑。

“我看这样吧!”段木开口,目光望向战玄道:“既然阁下不愿斩魔,不如把他交给我们处置,神器天魔剑任由阁下带走,如何?”

“我们并非为难于你,只是除魔卫道乃我辈本分,还请阁下理解。”段林接声道:“阁下来参加屠魔大会,目的应该是为这神器天魔剑,现在神器到手,魔头对阁下应该没什么用吧,交给我们处置又何妨呢?”

“那是我的事,与你们有什么关系。”战玄冷声道:“我为胜者,天魔剑与冯剑便都属于我的,我怎么处置,任何人无权干涉。”

“阁下,不愿斩杀魔头,莫非你真与他是一伙的。”天奇喝问。

战玄杀气外露,冰冷的目光看向天奇段木段林等人,寒声道:“我再说最后一遍,杀不杀是我的事,你们无权干涉,若再多言,休怪我不客气。”

他话落,天奇突然上前两步,面对场中众人,大声道:“诸位英雄听我一言,此次举办屠魔大会的目的有二,其一,是为了争夺神器天魔剑的归属。其二,是为了屠魔,杀了冯剑魔头。而今神器已有归属,我等自然心服口服,毫无怨言。但魔头冯剑不杀,屠魔大会则名不副实,岩重既为胜者,夺得天魔剑,就应该以天魔剑斩下魔头的头颅,以张正义,以示除魔卫道之心。”

天奇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高举双手呼喊:“大家说,我说的对不对?”

“对!我赞同!”

“屠魔大会不屠魔,岂不是徒有虚名,必须斩杀魔头。”

“言之有理,魔头应该当即斩杀,以免逃脱,为祸天下。”

“混元殿不愧为五霸之首,正义之心让人佩服。”

人性的劣根在这个时候体现的淋漓尽致,有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出声附和,有的人出于某种嫉妒心理想让战玄难堪而支持天奇,有的人不甘不忿神器被一个无名的面具人所得,趁势攻击,有的人想看到战玄与混元殿争斗起来而添砖加瓦。

总之是心思各异,怀着不轨地目的,大部分都站在了天奇这边,随声附和,掀起了一道道斩杀魔头的声音。

“岩重,你看到了,这是大家的意思,你想与天下人为敌吗?”天奇对战玄说道,嘴角情不自禁的流露阴谋得逞的笑意。

战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最不想面对的局面还是出现了。

天奇以正义的名分挑动众人,这是把他往死里搞,这一招够狠够绝,除非他真的斩杀冯剑,不然将会站在天下人的对立面,成为天下人之敌。

可他偏偏是来救人的,而不是来杀人的,如此一来,与众人的意思背道而驰,他要带着冯剑离开将会无比的艰难,弄不好都有可能陨落在此。

好虎架不住群狼,他一人再强大,也无法抗住群雄的围攻,何况还带着一个冯剑,眼前的情况,真是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

然而,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他不可能斩杀冯剑,更不会丢下冯剑独自离去,如此那天奇等人绝不会放过他,这也正合了他们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