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51章 质问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武奎有点为难了。

按理说屠魔大会并没有战玄所说的那两条规定,战玄身为获胜者,怎么处置冯剑旁人已无权干涉。

但干涉的是天奇,若天奇是光杆司令也就罢了,他不会放在眼里,自然会站在战玄这边。可天奇乃是混元殿的长老,代表着混元殿,那意义就不一样了。

战玄接连斩杀混元几位灵级弟子,连圣子星耀也死于他手,已经和混元殿结下了不死不休之仇。

天奇此举,明眼都看得出来是没事找事,公报私仇,代表的是混元殿。

武奎若在这个时候出言反对天奇,偏帮战玄,那么就会和天奇结下梁子,使得天奇以及混元殿诸人怨恨。如此也就意味着玄阳宗和混元殿结下了仇,毕竟两人都属于长老级别的人物,不说牵一发而动全身吧,但也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他不得不从全局考虑。

然而,在众目睽睽,天下群雄面前,让他信口开河,偏帮天奇,他也做不出来,如此真是左右为难了。

见武奎为难不答,战玄目光扫过五大门派,语气没有任何波动,平淡道:“天奇此话,在下想知道,这是你们五大门派共同的意思,还是他混元殿一家之言,只是因为输不起欲对我公报私仇。”

他句句珠玑,声音传遍全场:“倘若是你们五派共同的意思,不甘神器被我这个五派外人所得,找个理由想要夺回神器,那大可不必如此,只要你们五派共同点头,我双手交出神器。”

“只是这样,我觉得你们五大门派大费周章的举行屠魔大会,召天下群雄而来,实在是多此一举。既然你们不想神器落入五派之外的人手里,那你们五派自己商量解决就行,又为何召唤天下群雄而来参加这个大会,只是彰显你们五大门派的威名吗?在下实在难以理解。”

“如果这只是他混元殿一家之意,我不求你们主持公道,但也请你们不要插手此事。”

此话一出,在人群中引起一阵骚动,敢如此质问编排五大门派,估计也就这面具人敢这么做吧,委实是胆大包天,无所顾忌。

不过,大家也都觉得战玄说的很有道理,顿时场中掀起一片议论之声,尤其是洛蛮,在人群里声援战玄,就像星星之火,形成了燎原之势,带动起一大片质疑的声音。

风雷门,凌霄阁,流星阁,玄阳宗四派之人听了脸色变换,这话可是诛心之言了,弄不好将会惹得一身骚,太有损他们门派的名声口碑了。

五大门派身为东州五霸,威名天下,对自身的名声都非常看重,尤其是在天下人面前,如果真像战玄说的那样,以后五大门派的名声可就毁于一旦,失去公信力,将难有人信服。

混元殿诸人更是脸色铁青,暗暗磨牙,恨得咬牙切齿,战玄此话明显把混元殿架在了风口浪尖上,无论是与不是,混元殿今日的名声口碑都会一落千丈,水也洗不清了。

“放屁!我风雷门岂会做出这种无耻之事。”风霆噌地起身,眼睛一瞪,大声道:“我风霆自认不如,甘愿认输,绝不会为了神器做出无耻之事,这事和我风雷门无关,我们也不会插手此事。”

随后他目光看向旁边的混元殿诸人,冷冷道:“我奉劝各位,大派就应该有大派的气度,不要自损名声,还累及我们,我们丢不起那人。”

“没错,输就输的坦荡,我凌霄阁也绝不会做出这般无耻之事。”凌免接着风霆大声表态。

“我流星阁不参与!”李雪寒只有一句话,简洁明了。

风雷门,凌霄阁,流星阁接连表态,令得混元殿诸人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十分的难看。天奇额头青筋浮出,有吐血的冲动,风霆和凌免不但态度坚决撇清了关系,还骂他无耻,简直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可他却一点脾气都没有。

同是五大门派的,风霆乃是风雷门门主的儿子,风雷门的少门主,凌免乃是凌霄阁阁主的儿子,凌霄阁的少阁主,都是各派的继承人,他虽是混元殿长老,但无论是身份,地位和份量都无法与他们两人相提并论。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这两家可以因为风霆和凌免与混元殿开战,但混元殿绝不会因为他天奇和风雷门凌霄阁开战,这就是差别。

何况,在这个时候,他就更不好得罪两人了。此时此刻,天奇突然觉得这是自己人生最黑暗的时候。

而战玄则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他算准了这些大门派都很爱惜自己的名声,尤其是在天下人面前,哪怕有这样的心思也只会暗地里做,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做出有损名声的事来,逼得他们表明立场,就是将其一军,免得他们中途突然插手,那样脱身将会很困难。

如果剩下混元殿一家,战玄便不放在眼里,不过还有一个玄阳宗没有表态,倒是让战玄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

“段木,段林,你们不说话,难道是默认了混元殿的做法吗?”风霆看向他们问道。其他人也都望向他们两兄弟,毕竟此次之行,玄阳宗做主的是他们。

“风兄说笑了。”段木开口,微笑道:“你们输的起,我们玄阳宗自然也输的起,绝不会做出强取豪夺之事,不过……”

他突然话锋一转:“我觉得天奇长老说的也有道理,魔头人人得而诛之,此时不杀更待何时,若被他带走,一不小心放走魔头,将来必是大患,为祸天下。而且此人带着面具不肯以真面目示人,必有猫腻,万一他是魔头冯剑的同伙,来此就是为了救人,那么我们就是放魔归山,后患无穷。”

“段少宗主深明大义,明白事理,老夫佩服。”天奇见段木竟然为自己说话,脸上露出笑容抱拳恭维道。

“哼,段木你这是要做 婊 子还想立牌坊,老子瞧你不起,羞与你为伍。”风霆嗤笑一声,话语充满了不屑。

他这话令得玄阳宗所有人脸色一变,变得阴沉,包括一向淡然的段木段林。

“放肆,风霆你竟然辱骂我们少宗主。”龚丽云怒气冲冲,爆发出一股气势。

“嘿嘿,那又怎样!不服就来打一架,老子正郁闷呢,缺个人出气。”风霆很强势,丝毫不把龚丽云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