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50章 变故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五大门派信心满满联合举办的一场轰动东州的屠魔大会,结果却为别人做了嫁衣。煮熟的鸭子就这么拱手让人了,还一点脾气都没有,只能在心里憋屈。而且五大门派的声威在今日因为一人而丢了不少,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尤其是混元殿,损兵折将,损失惨重,简直气闷的快要吐血,而提议举办屠魔大会的始作俑者孔杰,更是跟吞了死苍蝇一般难受。

总之,在场的五大门派所有人此时此刻没有一个高兴的,心情都不好,都是一副臭脸色。

武奎叹了口气,脸色说不出的复杂​,然后上前一步,面对台下众人,朗声道:“由于风霆,凌免,李雪寒,段木段林几人弃权比试,此次轮武对战夺最终胜者是……”

他手指战玄,宣布道:“岩重!”

如此结果,并没有在人群中引起太大的哗然和波动,人们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孰强孰弱,观战者都看在眼里,战玄的实力的确是盖压群雄,无人可敌。对于五大门派的几人弃权人们只是有点意外罢了,并不是很惊讶,因为这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

人群中最兴奋,最激动,最高兴的当属于洛蛮了。他不敢想象,战玄真的能技压群雄,夺得第一,连东州五霸中的绝世天才都自动弃权服输,以前还真没有人做到过。

要说最惊讶的当属于战玄本人了,听到武奎宣布自己为最终胜者,战玄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五大门派折腾出这么大动静,最后弃权认输,神器不要了?

然而,事实结果就是这样,不信也得信了,不过战玄在心里警惕起来,怕这是五大门派的阴谋。

他却不知,五大门派是真怕了他了,实力强大也就罢了,还动辄就杀人,凡是挑战他的几乎都被斩杀了,只有一个左云连擂台都没上去,就一剑劈了回去,侥幸逃过死劫,但现在也是半死不活了。

五大门派的人也是有苦难言啊,他们也想要神器,他们也不想认输,但是打不过还怎么打?总不能去送死吧?

谁都没有想到,五大门派有一天会被一个人压得没脾气。

“岩重,此次比武你夺得第一,那神器天魔剑以及冯剑都归你所有。”武奎对战玄说道,然后偏头望向中央高台上的冯剑,目光带着复杂,难以言喻,然后伸手示意战玄:“请吧!”

战玄暗呼一口气,终于把二哥冯剑救下来了,可谓是有惊无险。他一晃身,便落到中央的高台上,看着铁链加身,披头散发,目光呆滞犹如木偶似的冯剑,心里十分难受,人生突遭那般大变,对冯剑的打击不可谓不大,让他心如死水,没有了一丝灵动的气息,状态跟行尸走肉似的。

战玄眼眶泛红,很想开口叫声二哥,不过知道眼前不是时候,必须得尽快带冯剑走,迟则可能生变。他探手虚空一抓,那在剑台之上的天魔剑便飘然落在了他的手中,然后他挥剑而动,两道剑气横空而出,砍断了束缚在冯剑身上的铁链,才在众人火热的目光之下,把天魔剑收入乾坤袋中。

他快步走上前,架起冯剑就要离去。

“且慢!”

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突然响起,阻止了他。

战玄闻声看了过去,脸色顿时变冷,因为这出声之人乃是混元殿的天奇,他语气不耐烦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言语间丝毫没有把混元殿长老放在眼里。

天奇脸色阴沉,眉宇间怒气横生,他作为混元殿的长老,何时受过如此不敬的言语?何人敢对他这样说话?从来没有!

可这次来到屠魔大会,竟被一个面具人接二连三的顶撞无礼,真是让他又气又怒,然而实力弱于人却又不能发作,只能忍耐。他现在终于体会到了弱于人下的痛苦,往常他以混元殿长老身份也经常如此对待过旁人,而今因果循环,才知道这样的滋味比吞了死苍蝇还恶心难受。

天奇深喘气息,压下心中的怒气,冷声道:“你身为最后的胜者,天魔剑归你所有,魔头冯剑也由你处置,但天魔剑你可以带走,魔头冯剑你必须在天下群雄面前斩杀。”

闻听此言,战玄轰地一声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杀气,双目如电射向天奇,冷冽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出来指手画脚!现在,无论是天魔剑还是冯剑都属于我的,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用不着别人来教我怎么做。”

“此次大会既已屠魔为名,那么最后的获胜者就应该以天魔剑斩下魔头的头颅,除魔卫道,以儆效尤。你不想在此斩杀魔头,莫非与他是一伙的不成?”

天奇针锋相对,厉声喝问:“阁下出场便遮遮掩掩,不肯以真面目示人,若不是做贼心虚何故如此?”

他此话一出,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场中顿时出现了一片议论之声。

面具下,战玄脸色一片阴沉,他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还是出现了意外,他不知道这只是混元殿出自报复的心思,还是五大门派共同的阴谋。

人群中洛蛮面色紧张,盯着场中的战玄,随时准备出手救援,然而就在这时候,他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声音:“若一会发生战斗,我将冯剑交给你,你带着他快速逃跑去与洛青汇合!”

洛蛮一听这是战玄传音于他,他微微点头表示知道。

此刻,广场上所有人都盯着战玄,等待着他的决定,天奇见战玄默然不语,冷声道:“你现在有两条路,第一是斩杀魔头冯剑,方能离去,第二,摘下你的面具,露出你的真容,让大家见证你非魔头冯剑的同伙,这样你不用立刻斩杀魔头冯剑,也可离去。”

天奇露出阴险的笑容,仿佛吃准了,战玄不会杀冯剑,更不会摘下面具。

战玄恨不得将天奇千刀万剐,但他如今为了救冯剑不得不忍耐,他目光转向武奎,拱了拱手道:“武奎长老,在下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

武奎一怔,没想到战玄突然找向了自己,他道:“请说!”

“屠魔大会可有规定获胜者当即在大会斩杀冯剑?”战玄问道。

武奎沉吟片刻,才缓缓道:“没有!”

“屠魔大会可有规定参加者不能带着面具,必须以真面目示人?”战玄又问道。

“没有!”武奎摇摇头。

“既然都没有这样的规定,天奇身为混元殿长老跳出来指手画脚,无中生有,是什么意思。”

战玄盯着武奎问道:“武奎长老你身为这次大会的主持者,你怎么说?”

“这……”

武奎神色一滞,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