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49章 纷纷弃权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黑夜过去,天边出现第一缕曙光。

广场上,屠魔大会之论武对战已经接近了尾声,人们本以为会在最后几轮对战中,能看到精彩激烈的大战,却想不到接连出现了让人啼笑皆非的一幕。

风霆与铁锁横江李长江对战,李长江中途突然认输,搞得风霆很郁闷,但众人还能接受。然而,接下来的黑袍中年和古长情在对战中先后莫名其妙的离去,属实让众人发懵。

不过,离去也就意味着弃权,获胜者自然属于段木段林和李雪寒。

五个擂台的对战,也就只有战玄与星耀,凌免与镇远门门主代高,这两个擂台中人真正大战了一场,论出了输赢。

而风霆,段木,段林,李雪寒则胜的有些水分,纵然大家都认为五大门派这方的天骄赢面大,但没有真正决出胜负都是未知,他们胜也只是对手弃权相让的,而不是真正的战胜对方。

如此结果也使得风雷门,玄阳宗和流星阁的门人都有些郁闷,本想着最后出场,一举拿下对手,来显示五大门派的无上实力和威名,然而结果却是显得有些滑稽,赢的名不正言不顺,名不副实,就像喉咙里卡了个鱼刺,吐不出来,咽不下去,搞得挺闹心。

反正除了凌霄阁人的脸色正常,其它四派每个人脸色都不咋好看,郁闷之情溢于言表。

眼见五方擂台的对战都已落幕,作为大会的主持人武奎再次出场。

他环顾四周,朗声道:“此番比武对战,最后胜者为风雷门风霆,凌霄阁凌免,流星阁李雪寒,玄阳宗段木段林,以及这位……”

武奎顿了顿,却叫不出战玄的名字,于是目光看向战玄。

“岩重!”

战玄嘴里说出两个字,借用了神器玄重山器灵的名字。

武奎收回目光,接着道:“还有这位岩重。”

他扫视全场,面色严肃道:“不知大家可有异议?若有请站出来,可以挑战他们。”

此话一出,场中众人或摇头,或不语,或落寞,或叹息,或不甘,但却没有人露出不服之色。

几人的强大大家都看在眼里,纵然风霆,段木,段林,李雪寒胜的有点水分,但他们的强大却是毋庸置疑,在场的自问都不是对手,自然没有人跳出来反对。

唯独混元殿这里,人人脸色铁青,有愤怒,有不甘不服,有浓浓恨意,此次屠魔大会,五大门派只有他们混元殿最惨,不但最后的胜者没有他们,还损失了好几名灵级弟子,连身为这次为首的圣子星耀都被杀了,真是损失惨重。

这对于作为东州五霸之首的混元殿来说是从没有过的事,简直是威名扫地,乃是奇耻大辱。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那个面具人。想到这里,混元殿诸人视线落在战玄身上,流露出阴森的杀意和怨毒。

半响之后,武奎见无人反对,点点头,然后道:“那么接下来这几位就抽签选择对手,决出最后的胜利者!”

“我弃权!”

武奎刚说完,风霆就表态了,众人闻言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他,表情诧异。

弃权?这位又是什么情况?

“少门主,你……你为何弃权?”风浩然迟疑一下,开口问道。

“不弃权又怎么样,我们几个谁能打过岩重?连星耀都被杀了,我可不想白费力气自讨苦吃。老子是有点战头狂,但不是脑残,和他比试不是找死吗?那家伙杀性太重,凡是上擂台挑战的没有一个能活下来,老子还想多活几年,你们谁想去和他比试谁就去,只要你们有把握能胜他或者能在他手下活命,反正我是弃权了,等老子突破灵通境再向他找回场子。”

风霆斜靠在座椅上,一副惫懒的样子,状态有些萎靡,看神情不知是因为李长江相让认输而郁闷,还是因为自知打不过战玄而郁闷。

听到他所说,风雷门其他人都不在多言,权由风霆自己做主,毕竟他是风雷门的少门主,这次的领头人,没人可以管他,而且风霆所言他们也感觉很有道理,战玄的可怕众人都看在眼里,平心而论在场的灵级强者还真没有人可以胜过他,万一他们鼓动风霆去比试,使风霆出现了意外,他们可担待不起。

风霆弃权,令得很多人诧异不已,但听完他所说之后,也都理解了。随后,武奎把目光投向凌免,李雪寒,段木,段林几人,询问几个人的意思。

凌免看了风霆一眼,然后又瞥了一眼在高空而立的战玄,淡然道:“我也弃权!”凌免的决定又使得众人一愣,不过有了风霆的解释,大家也不在奇怪。

“我也弃权!”

李雪寒也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却令得她身后流星阁诸女松了一口气。李雪寒对流星阁来说太重要了,不能有半点闪失,那面具人的可怕和杀性委实让人心惊,她们还真怕李雪寒与战玄对上,出现意外,她们可不认为这个面具人会对女人手下留情。

风霆,凌免,李雪寒都表态弃权,只剩下段木段林两兄弟,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他们二人。

段木段林两人面露挣扎之色,有些犹豫不决。这时龚丽云在旁紧张道:“木儿,林儿你们也弃权吧,那岩重太过可怕,神器虽然重要但自己的命更重要。”

她是看着,哄着,抱着段木段林两兄弟长大的,不是亲娘堪比亲娘,对待两兄弟的感情就像看待自己的亲儿子一样。除了段一阳,整个玄阳宗也就她可以叫段木段林,木儿,林儿。

有了龚丽云率先开口劝阻,武奎,梁高梁夏等其他玄阳宗人也都出言相劝。连风雷门,凌霄阁,流星阁都弃权了,玄阳宗弃权也不丢人。

玄阳宗诸人面色紧张的看着段木段林,等待着他们的决定。

片刻之后,两兄弟对视一眼,然后缓缓点头,眼中泛着不甘,不情不愿地说出两个字:好吧!这才让玄阳宗诸人松了一口气。

同时,在这一刻,五大门派所有人心里都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