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48章 古怪!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江河无量!”

面对朝自己而来的雷霆巨人,李长江感到了很沉重的压力,一声长啸,一道凶猛的浪潮从背后席卷而出,​就像凭空出现一条大河,发出哗哗的水流声音,势头之猛可摧毁一切,汹涌的冲向雷霆巨人。

轰地一声,​雷光闪射,浪潮翻滚,互相夹杂的冲向四周,连带着风霆和李长江也被吞没进去。

不知过了多久,雷光浪潮才散去,显露出两人的身形。两人模样都显得有点狼狈,李长江嘴角溢出一丝血迹,风霆面色有点苍白。显然刚才交锋,风霆稍占了一些上风。

“雷神体果然非凡,老夫佩服。”李长江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迹,对风霆道。

“前辈过奖了!”风霆拱拱手,举止露出尊重,道:“前辈实力高深,晚辈也十分佩服。”

两人没有任何冤仇,纯属比武较量,自然无需冷言冷面相向,风霆一向佩服强者,李长江的实力让他刮目相看。

“呵呵,老了比不得你们年轻人了。”李长江呵呵一笑,似自言自语低声道:“本想取得天魔剑报老友之仇,现在看来不可能了,罢了罢了。”

“前辈小心,晚辈要出手了。”风霆见李长江似乎有些走神,出声提醒。赢就要赢的坦荡,他可不想趁人之危。

“不必打了,老夫认输了!”李长江摆摆手,说出的话,令得风霆一愣。

“啥?前……前辈,你说什么?”风霆瞪大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李长江认输了?还没分出胜负怎么就认输了呢!风霆有些懵。

“老夫认输了。”

李长江又重复一次,叹气道:“你是雷神体,虽修为上与老夫相差不少,但战力却不弱于老夫,老夫难以胜你,再打下去也只是徒增伤势罢了。”

他目光瞥了一眼虚空而立战玄,摇摇头道:“再说老夫就算胜了你,也无法夺得第一,如此你我之间的胜负已不在重要了。”

风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便懂得了李长江所言,旋即有些无语,心想老子胜了还是沾了别人的光,真是郁闷至极,颇为不爽。

但郁闷归郁闷,不爽归不爽,他也没理由怪人家,谁让人家太强大了。

李长江开口认输,风霆也只得作罢,悻悻的开口道:“那多谢前辈承让了。”

李长江大笑一声,自然看出了风霆的郁闷,旋即身影一晃便离开了擂台。而风霆则无比郁闷的飞出了擂台,回到了自己门派的位置。

这一幕发生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让很多人摸不着头脑,明明正打的激烈,怎么突然之间就停手了,李长江主动认输,风霆胜。

这是个什么情况?

一时间,众人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这种情况只是持续一瞬,便被其它几个擂台的动静所吸引,转移了注意力。

凌免对战镇远门门主代高,凌免虽然不是神体,但也是绝世天才,战力之强与拥有神体的星耀,风霆等人不相上下。镇远门主代高灵通境后期修为,实力虽然强大,但与凌免相比,还是差了不少。

五个擂台对战之人,相对来说,镇远门门主代高实力是最弱的,一番交手下来,渐渐不支,被凌免逼入下风,半响后落败认输。

至此,还有两个擂台没有分出胜负。

一个是段木段林两兄弟对战黑袍中年,另一个是冰仙子李雪寒对战古长情。

段木段林都只是灵府境初期修为,若是单独一人与星耀,风霆,凌免,李雪寒相比,自然差上一筹,但两人乃双胞胎兄弟,心灵相通,默契十足,合在一起的战力便不弱于他们。

所以,两兄弟一直以来都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同进同退,同出同行。

两兄弟,一左一右,出手干脆利落,对着黑袍中年发起猛烈的攻击。然而,黑袍中年依然如之前那样游刃有余,谁也不知道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战玄的视线几乎一直停留在他们这个擂台上,因为这个擂台上有着他的仇人之子,还有一个对他心怀不轨,让他无法看透的中年人。

就在这时,李雪寒与古长情似乎分出了胜负,古长情虽然修为强大,但出招之间显得有些生硬,缺少灵活,而且他一直面无表情,仿佛像一个傀儡似的。

李雪寒直接使出寒冰神典中的绝学"冰封天地",将其困住,然后又一记寒冰神掌拍出,落在其身上。

古长情瞬间便动弹不得,浑身挂上一层寒霜,犹如一个人形冰雕。但若仔细看去,他此时的双眼睫毛抖动,一股灵光陡然从眼底深处浮现出来。

与此同时,正在与段木段林大战的黑袍中年突然发出一声闷哼,脸色忽然大变,涌现出一抹阴沉,然后他偏头看了一眼古长情,咻地一声,化为一道流光破空而去,转眼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黑袍中年离开数息后,古长情陡然爆发出一股强横的力量,挣脱了冰封,然后头也不回的破空而去。

段木段林两兄弟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露出错愕之色,不明白黑袍中年为什么突然走了,然后目光又看向与他们同样遭遇的李雪寒身上,见到一向以冰冷示人的冰仙子李雪寒表情也出现了些许波动,对对手的突然离去感到意外非常。

不但当事人,如此一幕,也弄得观战的众人都怔住了,纷纷露出错愕的神情,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怎么打着打着就突然跑了?一个跑了也就罢了,怎么跑了两个?

所有人都无语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然而,战玄却眉头一皱,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别人没发现黑袍中年的古怪之处,但他的注意力却一直在黑袍中年身上,发现了异常。

他看到就在古长情遇险的一刹那,黑袍中年表情发生了变化,然后朝古长情看了一眼,就迫不及待的离去,随后古长情才挣脱李雪寒的冰封离去。

“有问题!黑袍中年和古长情之间一定有什么关联。”

战玄脑海里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但到底有什么关联,他也不知道,但他很确定,黑袍中年和古长情之间一定存在某种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