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30章 会战群雄【三】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如此一幕,众多观战者自然是看在眼里,纷纷露出惊讶。

“这面具人是谁?好厉害啊,一剑就伤了蒋诀!”

“那是因为蒋诀连番比试,消耗甚大,不然他们同等修为下,公平比试,我觉得蒋诀肯定不会受伤。”

“嗯,说得也是!”

“蒋诀输了!”

高台之上,混元殿所在,星耀抬头望着擂台,淡淡说了一句,面色很平静。

“他撑到现在已很不容易了,对我们混元殿无损威名。”

天奇长老沉声道,其他人也点点头,不过脸色却不怎么好看,毕竟输了绝不是一件让人值得高兴的事。

擂台之上,蒋诀脸色阴沉,又惊又怒,虽然他经过连番对战,消耗很大,却没想到自己连面具人一剑都接不住,心里纵有不甘,无奈也只好准备认输了。

“我认……”

没等他把输字说出口,锵地一声,战玄抬手一剑,又一道火焰剑罡飞射而出,直奔蒋诀而去。

这一剑,比方才的又快又猛又凌厉,强大无比。

蒋诀脸色大变,眼中涌现出恐惧之色,他有一种死神临近的感觉。

“不!”

他大叫一声,瞳孔骤然放大,充满了恐惧和绝望,生死关头他发挥了求生的意志,忍着伤势向一旁躲去。

但,还是晚了!

“啊!”

下一秒,他口中传出一声短暂急促且痛苦的惨叫声,就见他小半边身子从身体脱离斜飞了出去,刺目的血水如雪花一样,溅射的满天都是,另大半边身子直接倒地,涌出一摊血水,血腥醒目。

整个人一分两半,气绝身亡。

这一幕,吸引了全场所有人的目光,包括还在另外四个擂台之上对战的人,此刻都不由自主的停手,被战玄这边所吸引,看了过来。

全场顿时变得鸦雀无声,死寂一片,一个目光呆滞,木然的望着战玄所在的擂台。

片刻之后,人们回过神来,都是不由自主倒吸口凉气,口中发出嘶地声音,形成了一片音潮,颇为整齐。

比试对战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出现有人被杀的情况,真是震惊了所有人。

“这……”

“我的天,我是眼花了吗,他竟然……竟然敢下杀手?”

“这是个疯子吗?谁给他的胆子?”

“那可是混元殿的弟子啊,而且论武之前说了只论输赢,不分生死,他……他怎么敢这么大胆!”

“好……好狠!他和蒋诀,什么仇什么怨啊。”

众人满脸震撼,不敢置信的望着这一幕,不少人更是感觉脊背一阵发寒,忍不住狠吞唾液。

许多人盯着战玄,真想透过面具看看这位狠人的庐山真面目,想知道这到底是何方神圣,如此胆大狠辣。

洛蛮满脸震惊,他也没有想到战玄居然会杀了蒋诀,他想不通战玄为什么这样做,望着战玄嘴里喃喃道:“玄少这是怎么了,怎么能当着混元殿人的面杀他们的人,这是引火烧身啊。”他心里充满了担忧。

此刻,别人是震惊震撼,而混元殿的人则是又惊又怒,更多的是不敢相信。

一直以来,混元殿位于东州五霸之首,实力威名都是冠绝天下,屹立于东州大地长盛不衰,几乎无人敢惹,别说杀他们的人,就是挑衅都很少有人敢。

然而,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就在今日,就在如此盛会之下,就在东州各门各派,各路强者观看之下,就在他们眼皮底下,竟然有人敢一剑劈杀了他们混元殿的弟子,用胆大包天都不足以形容。

这是对他们混元殿的挑衅和蔑视,压根没把混元殿放在眼里。

“好大的狗胆!”

“畜生,敢杀我混元殿的人,你找死!”

“真是岂有此理,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除了星耀还稳坐泰山,其他混元殿的人皆是霍然起身,脸色难看,纷纷怒喝,盯着战玄,森然的杀意轰然爆发。而星耀虽然没有起身,面色却显得很冷,眼中浮现出一抹冷冽的杀意望着战玄。

“畜生,摘下你的鬼面具。

“你竟违背论武规则,杀我混元殿的人,该当何罪?”

“先废他丹田,再打断的四肢,然后把他吊在杆上三天三夜再杀他。”

混元殿诸人你一言为一语,说出狠辣恶毒的话语。

天奇长老望着战玄,阴声道:“是你自己下来束手就缚,还是我动手擒你?”

“比试对战死伤在所难免,难得你混元殿的人就杀不得吗?”战玄刻意压低了声音,以免被玄阳宗人听出来。

“混账,比试之前,已经说了只论输赢不分生死,难道你没听见吗?”孔杰怒声喝问。

“听见了!”战玄淡淡回应。

“既然你听见了,还敢违背做出杀人之举,简直是目中无人,狗胆包天,还不下来受死。”荀非长老冷喝。

“长老,让我去杀了他!”连峰怒声道,他是混元殿弟子,比蒋诀修为高出很多,处于灵识境后期修为。

“这回他完了,必死无疑了。”

“是啊,胆子是不小,就是没脑子!”

“这肯定是个疯子!”

现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战玄难逃一死。然而,战玄却面色平静,不为所动,站在擂台之上,右手拿剑,左手负于身后,目光冷冷的望着混元殿诸人,冷笑道:“堂堂五大门派之首的混元殿原来都是一些输不起的人,输了就喊打喊杀,犬吠个不停,真是令人作呕。”

他这话一出,不少人又倒吸一口凉气,暗道这人真是胆大不要命了,这是要和混元殿干到底啊!

“放肆!”

“混账!”

混元殿人纷纷怒喝,脸色铁青,杀气腾腾。

“我说的不对吗?”战玄冷笑道:“比试之前,武奎长老是有说过只论输赢,不分生死,但有说一定不准杀人吗?有说杀人会违背规则吗?既然没说,打斗中失手杀人有错吗?”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愣住了,仔细一想,还真是这样。武奎说的是只论输赢不分生死,但没说一定不准杀人,更没有说杀人是违背规则的,是大家潜意识的以为不准杀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