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09章 借刀杀人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孙立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借周家之手,通过冯剑将战玄引到黑暗城来对付他。不得不说,孙立的栽赃陷害歪打正着的成功了,而且还引发了后来一系列的事端。

周元虎听孙立说完之后,顿时怒火冲天,无穷的杀意爆发出来。他万万想不到,杀害他爱子的凶手,竟然是他的未婚妻勾结外人干的。

“这个贱人!”

周元虎脸色阴沉,咬牙切齿道,他险些娶了杀害自己儿子的凶手做妻子,这要是木已成舟,将来若是真相暴露,让他情何以堪,得成为世人的笑柄。

看到周元虎愤怒的样子,孙立心里得意,似笑非笑道:“周兄打算如何做?”

“杀!”周元虎从牙齿里蹦出一个字,杀意悚然。

孙立道:“只杀白晚晚一人?”

周元虎阴冷一笑,哼道:“那样岂不是太便宜她了!我要白冯两家为我儿陪葬。”

孙立闻言心惊,暗道周元虎够心狠手辣的,这要是全杀白冯两家的人啊。但这与他无关,他的目的是为了战玄,不由道:“那冯剑,玄战跟秦霜三人呢,他们现在没有在黑暗城已入我玄阳宗,周兄该如何打算,难道要杀我玄阳宗弟子不成?”

周元虎看着孙立,目光带着审视,似笑非笑道:“我想孙兄应该会有办法的吧?”能做上家主的位置,周元虎肯定不是傻子,孙立无缘无故上门来告知他这件事,必有原因。而且原因应该就跟杀害他儿的三个玄阳宗弟子有关,不然孙立犯不着上门来告发自己宗门的弟子。

“哈哈,周兄真是聪明人。”孙立大笑一声,道:“实不相瞒,我与杀害令郎凶手之一的玄战有些恩怨,但碍于某些原因无法在玄阳宗动手,所以今日前来,一是告知周兄杀害令郎的凶手,二是想与周兄联合,将玄战引诱出来击杀。”

“原来如此!”周元虎颔首,道:“周兄要杀宗门弟子,就不怕宗门里的人知道惹出麻烦吗?”

“能有什么麻烦。”孙立神态颇为不屑道:“只是在玄阳宗不好动手而已,不然何必等到现在。”

“那我若杀了他们,玄阳宗不会找我麻烦吧?”周元虎试探道,虽然报仇事大,但冯剑秦霜玄战已是玄阳宗的弟子,若事后玄阳宗算账,他可承受不起。

“这请周兄放心,孙某向你保证不会有任何麻烦。”孙立正色道。

“这我就放心了!”周元虎点点头,道:“那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灭了冯白两家,为我儿陪葬。”他心中的怒火和杀意已控制不住,急于发泄。

“周兄尽管前去,孙某就不做陪了,等玄战出现时,还望通知孙某一声。”孙立拱手道,他的目标只有玄战,至于其它事情他可没心思去做。

“那玄战会出现吗?”周元虎问道。

“一定会的。”孙立语气肯定:“玄战秦霜冯剑三人关系匪浅,冯剑看到白晚晚的书信后定然会回到黑暗城,到时冯剑落入我们手中,再以冯剑做诱饵,他们一定会前来相救。”

“如此甚好。”

周元虎拱手道:“这次多亏孙兄了,周某铭记在心,以后若有事情尽管吩咐。”

“周兄客气。”孙立笑呵呵道:“那孙某就不打扰周兄做事了,先行告辞了。”说罢起身往外走去,周元虎相送到周家大门外,又寒暄几句,才返回。然后,立即召集几位长老客卿讲明事情,带人杀气腾腾的直奔白家。

白家如周家一样,也都在忙碌着准备大婚的事情,虽心里不情愿,但也难以拒绝,谁让实力不如周家。白用正在房间里安慰女儿白晚晚,突然有下人来报,说周元虎带了不少人,将白家团团围住。

白用脸变,也顾不得女儿,匆匆出去,白晚晚犹豫一下,也紧随其后跟了出去。

“周兄,这是什么意思?”

白用走到院内,看到周元虎带了不少人站在那,个个神色不善带着杀意,顿时心中一颤,但还是笑脸相迎。虽然周元虎娶她女儿,就变成了他的女婿,但他可不敢以岳父自居。

“白兄,我已找到杀害我儿的凶手,特来请白兄和我一起去为我儿报仇。”周元虎露出一抹阴损的笑容,声音冰冷。

站在白用身后的白晚晚心里一哆嗦,不由握紧了双拳,暗暗心惊肉跳。白用也是一惊,道:“不知凶手是何人?”

“冯家!”周元虎冷漠的吐出两个字,却让白晚晚心神惊恐,脚步不由踉跄的后退一步。

白用眼皮一跳,脸色忽变,顿了顿,小心道:“周兄会不会搞错了?”

“不会搞错!”周元虎冷哼一声:“白兄,我儿尚武好歹也差点成为你的女婿,如今凶手找到,白兄也得帮忙报仇吧?”

周元虎目光盯着白用,带着煞气,气势逼人。

“这……”

白用脸色连连变化,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了。白冯两家的关系明面上还算不错,而且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和冯家的冯剑情投意合,两情相悦,只是因为周家才难以走到一起。现在周元虎叫他去找冯家报仇,他还真是进退两难。

“怎么?白兄不想帮忙,莫非白家和冯家是一伙的,合谋杀害的我儿。”周元虎冷冷的说道。

这话一出,顿时让白晚晚和白用脸色大变,心神皆颤,尤其是知晓内情的白晚晚更是脸色惨白,她心中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两腿发软,差点坐倒在地上。

“不,周兄误会。”

白用连忙挥手辩解,挤出牵强的笑意:“我只是……”

“只是什么!”旁边的大长老周聪打断白用,冷笑道:“为尚武报仇,你做岳父的义不容辞,白用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和我们一起去冯家为尚武报仇,要么你白家和冯家是同伙,我周家连你白家一起灭。”说完,他一挥手,周家的人立马举起刀剑,杀气腾腾,只待一声令下,就大开杀戒。

“不要!”白用骇然,急忙道:“周兄,我白家愿意为尚武报仇。”

“爹,不要。”白晚晚脸色惨然,语带颤音,泫然欲泣道:“冯家不是杀人凶手,我们不能这样做。”

“晚晚,爹也是没办法。”白用摇头,他要不去做,白家就得完蛋。他不可能为了冯家惹怒周家而导致白家毁灭。

“那就请白兄带人立即和我去冯家吧。”周元虎语气冷漠,目光转向白晚晚道:“晚晚,尚武是你的未婚夫,你也有义务为他报仇,就和我们一起去吧。”

“不不不,不要!”白晚晚快跑到周元虎面前,扑通跪倒,哭泣哀求道:“冯家不是凶手,求你放过他们吧,求求你。”若是白用带人参与,杀了冯家人,她将来如何面对冯剑,两人立马成为生死仇敌。

周元虎见白晚晚竟然跪下为冯家求情,一股怒火升腾而起。啪!一声响亮清脆的声音响起。他挥手一巴掌甩在了白晚晚的脸上,厉声道:“贱人,竟然不顾自己的未婚夫,为凶手求情,带走!”一挥手,后面走出两人架起白晚晚,就随着周元虎转身而去。

“晚晚!”

白用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毕竟那是他女儿,亲眼看着被打,却又不敢发怒,只能忍气吞声。随即急忙带上白家人快步跟了上去,前往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