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28章 会战群雄【一】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混元殿蒋诀,欢迎各位挑战!”

“凌霄阁凌虹,欢迎各位挑战!”

“玄阳宗朝落,欢迎各位挑战!”

“流星阁慕秋菊,欢迎各位挑战!”

“风雷门范子辰,欢迎各位挑战!”

五个擂台,五大门派各自派出一人上去当第一个擂主。

“蒋诀!”战玄眯起眼睛,望着负手而立站在擂台上的蒋诀,眼中一抹寒光掠过。半年前追杀之仇犹如昨日,他刚才倒是没注意蒋诀也在,而今蒋诀的修为已从灵力境中期突破到了灵力境圆满,速度颇为不慢,但在他的眼中已经不值一提,随手可以击杀。

蒋诀若在混元殿战玄无可奈何,想要报仇很难。但现在蒋诀出来,战玄不介意找机会杀了他。

“我来领教!”

这时,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飞上了蒋诀的擂台。大汉的修为与蒋诀相当,两人便直接战在了一起。

同时,其它四个擂台也都有人飞上去,先后和守擂之人激战了在一起。

五大门派抛砖引玉,派出的都是各自门派的弟子,修为都处于灵力境。蒋诀凌虹都是灵力境圆满修为,范子辰处于灵力境后期,朝落和慕秋菊处于灵力境中期。

挑战他们五人的,修为也都是处于灵力境不等。

第一场战斗属于开胃菜,但也十分激烈,擂台之上,你来我往,灵力暴动,光芒闪射,总体上都是五大门派这边的人占据上风。

嘭的一声,蒋诀身影旋转,瞬息间跑到了大汉的身后,抬手一掌击在大汉的后背上,大汉整个人如稻草人一样飞了出去,人在空中就喷出一口血,然后向擂台外极速跌落,在落地的一刻勉强施展身法稳住了身影,避免趴在地上。

蒋诀胜!

接着,打败对手的是风雷门范子辰,他一脚把灵力境后期的青年踹下了擂台。

第三个击败对手的凌虹,他把那灰衣青年打得吐血倒地,然后让其自己飞下了擂台。

“金光掌!”

“流星指!”

朝落双手泛着金色的光芒,与对手撞在了一起,咔嚓一声,那青年双臂传出两声脆响,发出一声惨叫后,急忙喊着认输。

慕秋菊是位身穿橘色衣裙的女子,面容姣好,玉指隔空一点,一道光芒从指尖激射而出,如流星般划过空气,破了对手的防御,在对手身上洞穿了一个血窟窿,令其认输。

至此,五个擂台第一场战斗,五大门派皆赢,守住了擂台,赢得了一片喝彩声,不少人都由衷称赞,东州五霸出来的弟子果然不凡。

高台之上,五大门派的人也都微笑点头,露出满意的神色,对他们各自门人的表现很满意,至少第一战撑下了场子,没有弱了五大门派的名头,

不然,五大超级门派第一场战斗就落败,肯定脸上不好看,有损颜面和威风。

“吕门吕长春,向蒋诀师兄讨教!”

“凤琴门凤曦,向慕秋菊师姐讨教!”

“灵武派千百铭,向范师兄讨教!”

“华家华清宫,向凌虹师兄讨教!”

“雁山擎一天,向朝落师兄讨教!”

五个挑战者刚刚落败,还没等蒋诀五人喘口气,便又有挑战者飞上擂台,发出了挑战。

吕长春灵力境圆满修为,他翻手一握,一杆银色长枪握在了手中,这银枪是一件下品灵器,银光闪烁,晃身就朝蒋诀刺去。

凤曦是个美貌女子,灵力境后期修为,比慕秋菊还高处一个小境界,她直接虚空盘坐,双膝之上凭空出现一张古朴赤色琴。

“那是上品灵器凤弦琴,凤琴门门主居然把门中之宝都给了她。”

“凤曦是凤琴门唯一传人,得凤弦琴理所应当,不过那慕秋菊可危险了。”

“凤曦比慕秋菊修为高出一截,还有上品灵器,慕秋菊可能要输!”

“我看未必,慕秋菊好歹也是五霸之一流星阁的弟子,肯定也有底牌。”

一时间,大部分人的焦点落在了擂台上唯一一对女子的交锋上。

“凤指七绝手!”

人们说话间,凤曦轻斥一声,双手挥舞在琴弦之上,一曲天籁之音传出,令听者为之迷醉。随着她手指弹奏,曲音响起,一道道气浪犹如波纹一般荡漾而出,朝慕秋菊呼啸而去。

慕秋菊脸色挂上几分凝重,玉手上蓦然出现一把三尺长的剑,乃是中品灵器。

“群星归宗!”

慕秋菊手中三尺长剑舞的密不透风,护在身前,同时一道道剑气宛若流星射出,迎了上去。另几个擂台之上,灵武派千百铭拿出一把下品灵器铁剑朝范子辰攻去。

华家华清宫,身穿青色道袍,头挽成发髻形,手拿一把黑色拂尘,像极了出家的道士。

他甩动黑色拂尘,就见一根根如针芒般的气劲散射而出,向凌虹射去。

雁山擎一天,身材魁梧,长相凶悍,直接以一双拳头轰向朝落。

轰!轰!……

嘭!嘭!……

顿时间,擂台之上,碰撞的声响不断的传出,每个人都尽全力的施展绝学,灵力涌动,枪忙横空,琴声悠扬,剑气纵横,这一轮的战斗比第一轮更加的激烈精彩,观众们看的是眼花缭乱。

“玄少,你看这一轮战斗最终结果会如何,五大门派的弟子能否战胜对手?”

洛蛮看着五个擂台上的激烈争斗,各有所长,一时难以分出胜负,不由偏头朝战玄低声问道。

“流星阁的慕秋菊,玄阳宗的朝落这两人危险,恐怕要输。”

战玄淡淡道:“凤曦和擎一天的修为都比他们两人高处一截,且凤曦的凤弦琴更是比慕秋菊的灵器高,她的凤指七绝手威力不俗,总体实力上应该比慕秋菊强上一些,慕秋菊若没有什么底牌肯定会输。”

“至于朝落,与那雁山擎一天相比,不止是修为差上一截,他的气势上就无法与擎一天相比,若无意外,他是必输无疑。”

“五大门派抛砖引玉,只有玄阳宗这块砖最差,也不怕第一场就输了丢了脸面,朝落也是运气,第二场才会输。”

“其他三个擂台一时不分胜负,依我看是五大门派这边的胜率要大一些。”

说着话,战玄的目光不断的在五个擂台上移动,但主要注意力却放在了蒋诀的擂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