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07章 起因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正如洛蛮所说,黑暗城所有的客栈几乎都已经人满为患,不夜酒楼自然是首当其冲,不但房间没有了,就是连坐着喝酒吃饭的地方都很难找到地方。一眼扫去,几乎都是修炼者,或成双结对,或三五成群坐在一起,喝酒聊天,议论纷纷,喧哗不断,话题都是围绕屠魔大会的事情。

战玄三人只好在一旁等待有人离开空出位置,兴许是运气好,没过多久,在一楼角落有几个修炼者离开,空出了位置,洛青快步过去,把这个位置占下,战玄和洛蛮也快步走了过去,分别落座,叫伙计上了几样小菜,一壶酒,边吃边侧耳倾听其他人的议论。

直到过了两个时辰后,通过旁听一些人的议论,还有洛蛮洛青有意的打听下,战玄终于弄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这事的起因,还得从冯剑,白晚晚和周尚武三人身上说起。

那日,周尚武撞破冯剑和白晚晚的密会,后被秦霜击杀,此事本是秘密,除了当事人之外没人知晓。

周尚武莫名被杀,惹得周家暴怒,全程搜捕凶手,当时,周家带人来不夜酒楼搜查,幸好被酒楼老板夜舞蝶阻止,周家忌惮不夜酒楼的背景,碰壁而回,让战玄秦霜冯剑躲过一劫,不然,他们三人还真有可能被查出端倪。

那之后战玄三人进了玄阳宗,本以为周家找不到凶手,一切都会相安无事,但人算不如天算,事情还是出了不可想象的变化。

周尚武死后,周家一直在查找凶手,经过几个月时间的调查却依然毫无头绪,搜查无果,虽心有不甘,但最后也只能放弃,不了了之。

这也让白晚晚内心松了一口气。周尚武已死,她无需再嫁,本是高兴的事,但因为她知道周尚武的死因,心里一直忐忑难安,生怕暴露惹出大祸。期间周家不只一次找过她,询问有关周尚武的事情,但她竭力表现出镇定之色,让自己没有露出什么马脚,躲过了一次次问查。周家放弃查找凶手,她自然是喜闻乐见,省得整日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如此,白晚晚的心彻底放宽了起来,一切无事,就等着冯剑归来娶她。然而,幻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非常残酷的。

周尚武死了,但他爹周元虎还活着。独子被杀,周元虎便起了再娶再生的念头。但身为一族之长,娶妻自然不能娶太差的女子,于是,主意又打到了白晚晚头上。

白晚晚乃是一位美丽佳人,无论是身材还是姿色都称得上千里挑一,正和他的心意。再者白晚晚本是他儿子的未婚妻,本该就是他周家的人,只不过儿子死了无法再娶,那么,他认为做老子的代劳,也理所当然。

当周元虎上门提亲的时候,属实是震惊了白家上下。本是儿子周尚武的未婚妻,儿子死了,老子娶,这叫什么事?

白晚晚更是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心凉半截。纵然是白晚晚的父亲白用,心里也挺腻味,本想拒绝的,但周元虎几句话便彻底的迫使白用妥协答应了。

“我痛失爱子,凶手至今没有找到,悲怒交加之下,头脑容易冲动,看谁都像凶手,万一不小心错认成白家,可就不好了,有晚晚在我身边,可以提醒我,避免做出冲动的事情。”

周元虎不咸不淡,绵里藏针的几句话顿时令得白用心惊胆颤,冷汗直冒。

周元虎虽没有明说,但威胁的意思已显而易见,你答应可以相安无事,不答应就把你白家当做杀害我儿周尚武的凶杀灭门。

无奈实力不如人,白用只好妥协答应自己的女儿嫁给周元虎。这对于白晚晚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令她心生绝望。

本以为周尚武一死,婚嫁之事便作废了。没想到儿子死了,老子要娶她,顿时间等待冯剑迎娶她的美梦破灭,变成了噩梦。

纵然有反抗的勇气,却没有反抗的实力,白晚晚为了白家也不得不答应嫁给周元虎。但她心里还是抱有着一丝希望,那就是冯剑已经拜入了玄阳宗,希望冯剑倚仗玄阳宗可以拯救她。

于是她以周尚武刚死,马上嫁人对周白两家风评不利等各种理由来拖延时间。

周元虎听了也有道理,毕竟爱子刚死,他就娶儿子的未婚妻,有些不合时宜,所以就答应了延期再娶白晚晚。

如此,大半年的时间一晃过去了,周尚武之死也逐渐的被人遗忘,婚嫁之事又被提上了日程。

就在十日前,周元虎以不容拒绝的态度要迎娶白晚晚。

白晚晚知道无法再拖延时间,于是铤而走险,暗中跑去玄阳道场,想通过玄阳道场的弟子联系远在玄阳宗的冯剑。

去了玄阳道场后,白晚晚找到了一个弟子,希望这弟子可以捎带一封信给冯剑。对于冯剑,玄阳宗弟子几乎都知晓,因为他被五长老炼不尽收为弟子。这弟子一看是冯剑的信,心中一喜,这可是难得有结交长老徒弟的机会,抱着拍马屁抱大腿的心思接下了这个事。给完了信后,白晚晚就急匆匆的返回家中,等待回音。但她做梦都没想到,这封信恰恰是她真正噩梦的开始。

这弟子拿到信后,收拾一番,正准备赶往玄阳宗送信,却无巧不巧的被路过的孙立瞧见。

孙立见有弟子离开,只是随口一问"干什么去"。这弟子不敢隐瞒,如实回答去给冯剑送信。

一听冯剑,顿时引起了孙立的注意。冯剑他认识,是被五长老炼不尽收为弟子的那个,最关键的是,他看到冯剑跟战玄似乎走的很近。

对于战玄,孙立可是恨之入骨,想杀之而后快,竟敢抢属于他的东西,还反过来威胁他,他一直想办法在对付战玄。如今听到有关战玄身边人的事,他自然很上心。

于是,孙立直接把信要了过去,回屋拆开一看,顿时一股阴谋的笑容浮现在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