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99章 洛家兄弟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战玄抱拳含笑道:“在下无心偷听,只是路过此处,突感有一股强烈的气息波动,好奇追寻过来,若有打扰,还请见谅。”

“你是修炼者?”

灰衣青年警惕之色仍没有放下,直直的盯着战玄,但却并没有从战玄身上感受到一丝修炼者的气息波动,不由蹙眉问道。

他看战玄像是普通人,但战玄方才说,感受到了他的气息波动,这种情况,普通人是无法察觉的,只有修炼者才会有感知。

“是的!”

战玄微笑点头,自进入洛城,他便将自己的一身修为彻底的隐藏起来,融入了凡俗的生活中,神级以下修为的人根本无法看出他的气息和修为,灰衣青年自然难以发觉。

见战玄面色和善,不像是坏人,灰衣青年渐渐放下警惕之色,瓮声瓮气道:“既是如此,小兄弟若不嫌弃家里简陋,便请进院一叙。”

灰衣青年向战玄发出邀请。

战玄只是稍微犹豫一下,也没推辞,含笑道:“那就打扰了!”

“不打扰!不打扰!”

灰衣青年露出一丝憨笑,连连摇头。旁边的蓝衣青年虽没有说话,但也对战玄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

两人闪身,让战玄先进,随后二人进入,关好了院门。院内很简洁,只有一棵很有年岁的老树,树下有一方石桌,四个石凳,且石桌上面摆放着一套茶碗!

“小兄弟请坐!”

灰衣青年摆手示意,战玄也不客气,坐在一个石凳上。

灰衣青年给战玄倒了一杯茶水,战玄朝杯内看了一眼,茶水的颜色很淡,显然壶里面的茶已经被泡了很多遍,才会如此。不由心间感叹,堂堂灵级灵府境高手,能做一门之主,一派之老级的人物,竟然居住在这么简陋的普通院子里,喝着这样泡过多遍的茶水,说出去肯定难以让人相信。

“我叫洛蛮,这位是我亲弟弟洛青!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灰衣青年,也就是洛蛮,自我介绍完,又询问战玄。

“我叫战玄!”战玄微笑道。

“战兄弟,你应该不是洛城人吧,是刚来洛城吗?”洛蛮问道。

“我是昨日刚到这里的,今早出来闲逛,便遇到你们了。”战玄说道。

“哦,这样!”

洛蛮点头,憨厚一笑,道:“战兄弟隐藏修为的方法真是高明,我竟看不出来你的修为,还以为你是个普通人呢。”

战玄笑着转移话题,好奇道:“洛兄,此城名为洛城,你们又姓洛,莫非……”

“战兄弟想的不错,洛城与我们大有关联。”洛蛮道:“我们是土生土长的洛城人,严格上来说,我们洛家便是这洛城的主人。”

他对战玄道:“因为洛城是我家祖上所建,不过这在以前几乎很少有人知道,到如今,更是除了我们兄弟两已经没有其他人知晓了。”

“这是为何?”

战玄饶有趣味的问道。

“我家祖上也是一名修炼者,据说修为还很高,但生性不喜争斗,便避世于此,建立洛城,但却不以城主自居,更没有对外张扬,而是隐藏了一身修为与普通人一样过着平常的生活,就这样一代一代传了下来,世代都生活于此,到这一代,洛家只剩我兄弟两人了。”

听完洛蛮说出了原委,战玄不由暗暗称奇。凡是踏入修炼殿堂的修炼者,几乎很少有如洛家祖上这样的人物,不求名,不求利,能放弃远离各种诱惑,去避世隐居做普通人,过普通的生活,这洛家祖上也算得上奇人一个了。

洛蛮眼帘低垂,声音突然变得有些沉重道:“如今我们兄弟两相依为命,但我弟弟却身患重病,不久……”

他话还没说完,那坐在旁边从始至终没有开口说话的洛青突然昏厥了过去。

“弟弟!”

洛蛮脸色大变,焦急叫道。

“令弟,这是怎么了?”

战玄发现洛青的脸色涨红,似火烧一般,坐在旁边都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从他身上散发出的热气。

“我弟弟从出生那刻开始,就先天得了一种怪病,浑身发热,烫如烙铁。因为这种情况,我母亲当时便难产而死,而后我父亲为弟弟四处奔波求药治疗却都是无果,但我父不肯放弃,一直在外四处求医问药,隔一段时间便回来看我们,但十几年前那次离去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恐怕是……”

洛蛮神情黯然,顿了顿,道:“如此,照顾弟弟的任务便落在我的身上,我带着我弟弟四处求医问药,但却没人可以救治,随着年龄的长大,我弟弟身上的体温越来越高,而且会经常昏厥过去,我一直以灵力为他镇压调解,他才能活到现在,但最近这段时间,纵然我用灵力镇压却也没有效果了,而且他昏厥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身体越来越差,已接近油尽灯枯的地步了,不知道还能活过几日。”

说到深处,洛蛮语气有些哽咽,不由眼眶泛红,眼中涌现出绝望的悲痛。如今的洛家只剩他兄弟两人,从小相依为命,感情深厚自不必多说,若失去了弟弟,对于他来说就像天塌了一样,令他难以承受。

战玄见此,心有戚戚焉,本想说几句安慰的话,但又不知该怎么说。这种事放在谁的身上,也都一样。

噗!

就在这时,昏厥中的洛青突然身躯一震,大量的鲜血从口中喷出。

“弟弟,弟弟,你怎么了?”

洛蛮大惊失色,脸色焦急,急忙把洛青揽在怀中,用手去擦拭他嘴角上的鲜血,同时体内灵力涌动,疯狂的向洛青体内输入。然而,一切都是徒劳,洛青口中不断有鲜血溢出,片刻时间,便将两人的衣服染成了红色。

这时,洛青缓缓清醒,他艰难的睁开双眼,近乎梦呓般的喃喃道:“哥哥,不要白费力气了,我不行了,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

“不!不!不!”

“弟弟,你要坚持住,你不能有事!”

洛蛮连连摇头,声音颤抖,灵力不要命似的往洛青体内输入。

“哥,你……你不要伤心,生死有……命,这是天意,可惜我……我不能陪你了,你要……自己好好活下去,还要……还要找到父亲,可惜……我不能见父亲最后一面了。”

洛青的声音断断续续,越来越低,艰难的开口,口中的鲜血一直往外溢。

“不,你不能死啊!”

“我们要一起找到父亲,弟弟,你不能有事,不能!”

洛蛮紧紧抱着洛青,身体颤抖起来,神情悲痛欲绝,泪水似流水般涌出。

他哭了,哭的很大声,哭的很绝望,哭的很伤心。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