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84章 冰魄寒晶 炎魄火晶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神空大陆浩瀚无垠,地域大致划分东州,南岭,西域,极北之地以及中州。每一个地域都是广阔无边,地域与地域之间的距离更是相隔不知有多远。

战玄只是初出茅庐,连东州都不熟悉,何况其它地域。不过他会把此事放在心上,将来一定会完成他们的遗愿。

收起四名神级强者的尸骸后,战玄目光看向地上的一个乾坤袋和一个暗色木盒。

然后弯腰拿起乾坤袋和木盒,战玄意识进入乾坤袋,看到里面有一块方印,一副手套。

方印正是火蜥蜴族的传承神器“火神印”,这印呈四方状,长宽皆有五寸,通体红色,印的正上方刻有一拱形火蜥蜴,神态看上去略微有些狰狞。火神印上透露出若隐若现的赤芒,战玄拿了出来,握在手中,隐隐感觉到一股烫热的气息从印上散出。

但只是粗略的看了看,就将火神印收入了乾坤袋中。

此物既是两位火蜥蜴人遗留给他们儿子火熔的,那么出去后战玄自然会交到火熔手中。虽然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神器,但战玄却没有据为己有的心思。

尽管是火熔逼迫他进入赤水寒潭,但战玄对火熔却没有什么怨恨,而且火熔曾在他被火毒蜂的追击的时候,救过他的性命,严格上来说,对他还有救命之恩。

如今更是在火熔的促使下,他才会遇到这般惊天的奇遇,老实说,他心里对火熔还很感谢。

更何况,既是火蜥蜴族的传承神器,恐怕也只有火蜥蜴族血脉之人才能使用,才能真正的发挥出火神印的威力,旁人即便拿到也没什么太大用处。

接着,战玄把冰火手套拿了出来。

这冰火手套一只红色一只白色,摸起来柔软细滑,外观晶莹光泽,还有星星点点的光芒,闪闪若现,看起来宛如少女的皮肤一般水嫩。

又是一件上品神器。

战玄眼神一亮,神情透露出喜悦,算上玄重山,他如今已手握两件上品神器。

这要是传出去,绝对会成为众矢之的,连神级强者都得跳出来抢夺。

旋即,他从指尖挤出一滴血,滴在冰火手套上,下一瞬间,冰火手套便自主的套在了他的双手之上,左手白色右手红色。与此同时,他立即有一种与冰火手套血脉相连,心灵相通的感觉。而且他意识一动,隐隐感觉出这冰火手套竟发出一种欢快的情绪,传入他的心间,似欢迎他这位新主人。

战玄知道,这乃是冰火手套的器灵。器灵有自主的灵智和意识,已然是认可了他。

至于这个冰火手套的器灵为何不能跟上品神器玄重山的器灵岩重一样可以言语,战玄也不奇怪。

神器有器灵,器灵自主有灵智和意识,但并不是所有的神器器灵都会言语,只能说神器属性不同,还与炼制者的实力,所用的材料不同有关。

握了握手掌,战玄非常满意,有神器冰火手套加持,如果在与那灵力境中期的蒋诀对阵,自信绝对可以一拳打爆了他。

“我不会辱没了你,从今以后,你就伴随我冲锋陷阵,扬名立万吧!”

战玄发出掷地有声的言语后,顿时清晰的感觉到了冰火手套的器灵发出了欢快情绪,在回应他。

不禁满心喜悦,随即心神一动,冰火手套立即消失不见,隐入体内。

而后,他又把木盒拿出打开,顿时瞳孔收缩,刹那后爆射出精光,又惊又喜。

“这怎么可能?”

战玄有些不敢相信,神情激动不已。

玄冰老人遗言有说,他和幽炎子把体内仅存不多的神力分别凝练成冰晶和火晶,并将他们各自的成名武学功法‘玄冰劲’和‘幽炎焚天掌’的口诀印在其上。

而现在这冰晶,火晶,却变成了冰魄寒晶,炎魄火晶。

战玄幼时曾看过一本残本的天材地宝录,里面记载描述了很多天地间奇物异宝。

而此刻这两块晶体,赫然与书中描述的冰魄寒晶,炎魄火晶一模一样,似石非石,晶莹剔透,如鹌鹑蛋般大小。

冰魄寒晶发出淡白色柔和光芒,有淡淡寒气散发而出,此物形成极其不易,只有极寒之地才有可能形成,至少千年才会成形,乃是水之本源精华凝结而成,至阴至寒,能吸收任何水属性能量,能令持有者水属性攻击更强。

炎魄冰晶发出红色柔和光芒,有淡淡炽热之气散发,与冰魄寒晶形成原理相同,只有极热之地经过至少千年时间才有可能形成,乃是火之本源精华凝结而成,至阳至热,能吸收任何火属性能量,能令持有者火属性攻击更强。

对此,战玄惊喜过后,稍微一想,便想通了玄冰老人神力凝结的冰晶和幽炎子神力凝结的火晶发生的变异原因。

原本玄冰老人和幽炎子自身属性就是一冰一火,就与冰火极山的环境很是吻合,在这赤水寒潭下,又有蕴含阴阳之力的黑白珠子在旁,经过千年时间的演变,导致了他们神力凝结的冰晶火晶发生了变异。

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才形成了这天地间的奇物冰魄寒晶和炎魄火晶。

此刻的战玄,感觉恍然如做梦一般,如此千年万年不遇的天地奇物竟然被自己得到,而且一次性就有两个,不得说运气太好了。

深呼吸一口气,战玄决定先炼化它们。

他正好需要天地五行宝物来修炼大五行神术,有了冰魄寒晶和炎魄火晶,他估计自己的大五行神术中的水火两术,能直接达到第三个层次,感悟水火之意。

而且在赤水寒潭中修炼水火之术,有益于他的参悟修炼,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于是,便不在犹豫,直接盘膝而坐,开始炼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