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92章 上门报仇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哈哈,我战玄出来了!”

一道大笑声骤然响彻,紧接着,一道身影从冰火极山冲出,停下身形。

战玄双臂展开,仰头望天,狠狠的呼出一口气。感觉是那么的轻松,那么的舒畅,那么的痛快!

冰火极山,生死绝地,进入有死无生,令人闻之色变,望而却步。他,战玄,闯入冰火极山,却能完好无损的活着出来,而且还获得了一番惊天奇遇,脱胎换骨,实力暴涨,说不激动兴奋那是假的。

战玄在原地停留片刻,缓解了一下激动的心情,然后便直朝断行山外围冲去。他丝毫没有隐藏自身的气息,就那么横冲直闯,快速的从林中穿梭而过,翻过一座又一座山峰,穿过一片又一片树林。

很多的妖兽,都从战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威胁的气息,都避之唯恐不及,慌乱逃窜。

他没有隐藏气息,就是想沿路吸引灵兽过来,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不过既然那些妖兽见他逃开,战玄也没兴趣追杀它们。以他现在的实力,妖兽已然不入他眼中,只有灵兽才能引起他击杀的兴趣。

战玄相信,肯定会有灵兽出来攻击他。

果不其然,他行到一片山脉时,陡然出现一头翼魔猿自高空冲下,速度很快,眨眼便临近他的头顶,伸出尖锐的利爪狠狠抓向他的头颅。它躯体有十丈长,浑身黑色妖力呼啸,顿时间黑雾压顶,狂风大作,阴风怒号,像是走进了有怨鬼哀嚎的地狱一般。

这是一头灵识境后期的翼魔猿,通体黑色,背生一对宽大厚实的羽翼,天性嗜血凶狠,速度很快,皮糙肉厚,很不容易对付。但对如今的战玄来说,区区一个灵识境后期的灵兽,他还不放在眼里。

所以,他面色很平静,晃身,脚踏乘风步,一步就是数十丈,避过了这一击。冷漠的回头,盯住了翼魔猿,没有一点表情。

在这一刻,翼魔猿浑身羽毛炸立,它感觉自己反倒像是猎物了,被人锁定。

呼!

它双翼狠狠震动,狂风呼啸,顿时昏天暗地,而后振翅,就要冲天而上。然而,一道身影太快了,一跃而起,比它俯冲下来时还要凌厉,战玄双手闪电般探出,让它避无可避,直接就被抓住了。翼魔猿长啸,震动了群山,妖力如潮海汹涌而出,欲要挣脱战玄的双手。

然而,战玄的双手如钳子般牢牢抓住翼魔猿的利爪,纹丝不动,而且双手正在发力,让它感觉骨骼快要断裂了,且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大力向上涌来,这种力道太过可怕,直接蔓延、冲进了上来,似要把它的五脏六腑都要粉碎。

“饶命啊!”

翼魔猿修炼了数百年才开启灵智,修炼到灵级,十分不易。在断行山纵横,也很少遇到敌手,何曾感受过这种死亡的威胁,第一次觉得这般恐惧。

这个人类看着只是灵力境圆满而已,但没想到,在那具有些削瘦修长的躯体内,竟隐含着这般恐怖的力量,简直是太吓人了。

哼!

战玄冷哼一声,抓它竟然如拎小鸡崽子般,砰的一声,把它甩落在地上。痛得翼魔猿惨叫不已,但这只是皮外伤,战玄已然是手下留情没有给它造成内伤。

战玄落到地上,面无表情的望着翼魔猿平静道:“当我一段时间坐骑,饶你不死。”

“什么?”

翼魔猿心中暴怒,这人类竟然想让它当坐骑,而且那种语态是那么的平静,没有一点波澜,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它越发觉得恼怒。

“怎么不愿意?”

战玄似笑非笑的盯着翼魔猿,淡淡问道。

翼魔猿顿感如芒在背,觉得这人类的目光太过犀利,仿佛可以看透一切,吞噬一切,让它悚然。

“愿意!愿意!”

它赶紧答应,生怕晚了,就被眼前的人类击杀。

战玄身影一晃,便落到了翼魔猿的背上,盘膝坐下,平淡道:“我要出断行山。”

“明白!”

翼魔猿连忙道,双翼震动,腾飞而起,直奔断行山外围而去,不到三个时辰,翼魔猿就到了断行山的出口处。

翼魔猿的速度本来就很快,再加上背上有一个瘟神,促使它更加的卖力狂飞,想尽快到达外围,送走瘟神。实在是战玄给它的感觉太恐怖了,明明只是灵力境圆满而已,却让它毫无抵抗之力,令他悚然。

“到了!”

翼魔猿小心翼翼对战玄说道,心里忐忑不安,它还真怕战玄说话不算话,卸磨杀驴。

战玄从它背上跳下来,转头望着翼魔猿,神色平静,看不出在想什么。

翼魔猿顿时毛发竖立,胆战心惊,不由自主的后退几步,颤声道:“你……我已经把你送出来了,你难道言而无信,还要杀我?”

战玄又望着他看了一会,什么话都没说,旋即转身而去。

翼魔猿松了一口气,随即腾的一下冲天而起,眨眼便消失在天际,那速度比来时还要快,生怕战玄反悔,再回头杀它。

战玄漫步在大道上,他本想继续让翼魔猿当坐骑的,但转念一想,抓一个灵识境后期的灵兽当坐骑,这样太过招摇显眼。所以又打消了这样的念头。

此刻,他显得很惬意,自加入玄阳宗以后,他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无论到了断行山还是冰火极山都是如此,不是修炼,就是应付危机,几乎很少有这么闲散的时间,能放松心情。

阳光和煦,晴空万里,看着路两边茂盛翠绿的树木,各种颜色的野花,呼吸着带点淡淡清香的空气,战玄的心情格外的好。

同时,也大致知道了自己进入冰火极山后,应该是过去了半年之久。因为从花草树木的生长开放的状态来看,此时应该是深春初夏的时节,正是绿树成荫,百花争艳的时候。

如今,他已然步入了十四岁的年纪。

“还有一年就是十五岁的成人礼了,到时该回家看看了。”

战玄心里喃喃,他离家这么久了,父亲他们肯定是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他,但他现在还不能回去,因为还有许多事等着他去做。

这第一件事就是报半年前被追杀之仇。而他要找第一个报仇对象就是火云门的少门主,火阳。

火云门只是个二三流的门派,以他如今的实力自然是丝毫不惧,他准备上门找火阳复仇。不过,他却不知道火云门的位置,只好走在大道上,找人打听。经过问询,他终于知道了火云门所在,旋即不在耽误,直奔火云门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