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55章 离宗夜行 非同寻常一双眼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孙立的威胁暂时化解了,但战玄却感到更大的危机正朝自己袭来。

当下便决定,先离开宗门一段时间,一是暂避风头,二是三月之期将近,玄阳宗弟子每三个月一次任务需要去完成。

这个任务可以前往玄云山等待分配领取,也可以自主去获得一定数量的兽核或灵药回宗上交即可。

战玄当然不会傻得去玄云山领取任务,那无疑羊入虎口,自己找死。龚丽云肯定会给他一个死也完不成的任务,或者派人暗中跟随杀他。

所以他打算自己去猎杀妖兽或者寻取灵草灵药来完成任务。

另外,他这次出去是暗中进行,不准备让任何人知道,这样才能安全。否则的话定然会被人追杀。

做了决定,战玄开始准备。他又去了一次玄药山,把自己两个月的资源领取了。

同时也再次见到了林树,时隔两个多月,他已从玄气境中期突破至玄气境圆满。

对此战玄并不感到意外。

林树的修炼资源优厚,远不是普通弟子可以比的。虽然百药子不让他修炼,但丹药玄石一点都不缺他,随意用。

如果这都不能突破,那他未免也太废物了。

这也是大门派大势力有背景弟子的优势,拥有雄厚的资源,就是修炼的资本。

而在玄隐法的隐藏下,百药子果然没有发现林树境界提升。这让林树高兴不已,见到战玄时连连感谢,又颇为豪爽的送了他很多丹药。

战玄也没拒绝,欣然收下,他本就打算从林树这弄一些丹药备用,毕竟这次出去一切未知,有了这些丹药便多了一层保障。

在林树住处和他聊了一会,战玄便告辞离去。

随后他本想去看看秦霜和冯剑,两个多月未见,不知道他们如何了。

但转念一想如今自己周围到处都是敌人,若是被安欣安妍她们发现他与秦霜冯剑往来,必然会引起注意,说不定会借机找两人的麻烦。

所以战玄便放弃了与他们见面的想法,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六号院。

回来之后,他并没有修炼,而是放松的休息,养精蓄锐,等待着天黑再出发。

夏季的夜晚,总是来的稍晚一些,太阳已经落了下去,天色却还是有些明亮。

房间内,战玄随意躺在床上,闭着双眼,发出轻微的呼吸,看样子像是睡着了。

直到夜色降临,月亮升起,战玄才缓缓醒来。

他长长的打了个哈欠,又伸了个懒腰,睡了几个小时,浑身说不出的轻松舒坦,这还是他自入玄阳宗以来,头一次全身心的放松休息。

要知道,适时的放松休息,也是一种修炼,修炼不可懈怠,但也不能太过急促,张弛有度,方能平衡。

战玄起床,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关好门窗,便去了李小房间。

李小的伤势在疗伤丹药的效果下,已无大碍。这时,他正准备服用冲玄丹修炼,争取尽早突破到他梦寐以求的玄气境。但没想到战玄会突兀进入房间,见状,他急忙起身施礼。

战玄对李小说道:“我出去一段时日,不久便回。你就在这院好好修炼。若有人来找我,你就说我在闭关修炼,不可打扰!”

随即他沉吟一下,又叮嘱道:“若有人强闯你无需阻拦,保全自己为主,当来人见我不在,问你时,你只回不知道就行,想必不会为难你。”

“是,师兄,我记住了。”

李小回道。

“嗯,我回来时,希望你已突破到玄气境。”

说着话,战玄又拿出十颗玄气丹放在了桌子上,然后便转身而去。

李小对着战玄背影躬身施礼,心道:“我一定不会让师兄你失望的。”

今晚的天色有些灰蒙蒙的,使得天上的月亮也变得朦朦胧胧,不甚明亮。

满天的星斗几乎也都被覆没,只能稀稀疏疏的看见几颗小星在挣扎闪烁着。

抬头看了看夜色,战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样的黑夜才正合他心意。

天色越漆黑对他就越有利。

正常来说,在夜晚没有光亮的情况下,普通人几乎是难以看清事物的。而修炼之人的眼力凡级境界之人比普通人强上很多,可以看清到方圆几丈远。只有灵级强者修炼出灵识,以灵识察看感应,对灵识强者而言,夜和白昼没什么什么分别。

但战玄不一样,因为他有一双特别的眼睛,那就是他的眼睛夜能视物。这是他天生自带,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秘密,从未与任何人透露过。

他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夜晚无论多么漆黑,只要他目光所及,一切清晰可见,犹如白昼一般。

起初,他也有所惊疑,为何自己的眼睛会如此,也曾在战家的藏书阁楼查阅典籍寻找有关的记载。但都毫无头绪,最后只能当做秘密埋藏在心里。

毕竟这也是别人不具备天赋优势,有利无害。

所以,相对于白昼来说,他更喜欢黑夜,因为他具备了别人没有的天赋优势,这也是他选择等天黑出发的原因。

从六号院出来,战玄沿路快速的出了玄阳宗,朝北而去。

他这次要去的地方乃是断行山。

断行山,在东州大地极负盛名,是一处凶险与机遇并存的地方。

那里有各种危险以及无数实力强大且凶猛的妖兽灵兽,稍有不慎就会陨落。同时也拥有无数的天材地宝,还有许许多多陨落修炼者遗落的各种宝物,好运遇到便是一场机缘。

因此,众多修炼者都会去断行山修行。

玄阳宗坐落于东州正东方,而断行山则在玄阳宗偏北,距离三千多里地,以战玄的行进速度,日夜不停,也得两天左右。

所以,他出了玄阳宗,便向北快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