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54章 合作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战玄心中苦笑一声,看来是自己太过把宗规当回事了,没有真正认识到宗门的残酷冷血。

所谓的规矩,只能是束缚弱者,管束弱者。而强者可以无视规矩,因为强大的实力就是规矩。

由此看来,那些灵级弟子要打杀凡级弟子,也是有可能的,结果也不会受到多大的惩罚。

一个凡级,一个灵级,哪个重要显而易见,除非这个凡级弟子是非同一般的人。

战玄突然明白,这宗规只是有其形罢了,如一层窗户纸,随时随意可以捅破。只不过到目前为止,这些弟子还没人敢迈出这一步罢了。

他忽然想到,那安妍安欣若真恨极想要杀他,随意找个理由就可以动手。事后她们也不会有事。毕竟这两人有实力有背景,是玄阳七子,灵识境强者,还是二长老龚丽云的徒弟,更与两位少宗主段木段林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

想到这里,战玄不由握紧了拳头,生起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一不小心,随时可能会被击杀!

不由心头叹息:“靠什么不如靠自己啊!只有本身实力才是生存的根本,其它都是浮云。”

“怎么样?你是自己主动交出来,还是由我亲自取!”

孙立盯着战玄,目中寒芒交织,显然已打定主意要他手里的东西。

给,便无事!不给,就抢!

又霸道,又蛮横!

但战玄也不是吃素的,到他手里的东西,除非他自愿,不然旁人休想拿走。

他冷笑道:“孙执事,你可以无视宗规,你可以从我手中抢,甚至可以杀了我,但结果便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也得不到!”

“你什么意思?”孙立冷哼一声。

“地图就在我手中,但你若想 强 抢,那你信不信在你动手之前,我可以立马毁掉地图,让你什么都不得到。”

战玄冷冷道。

“你敢威胁我?”

孙立眉毛一竖,怒火中烧,强大的气势轰然爆发,风劲席卷,压的周边花草树木摇摇晃晃。

战玄首当其冲就被这股强大的气势笼罩,一种巨大的压迫感临身,令他沉重无比,呼吸都变得有些粗重。而旁边的李小更是忍不住向后退去,噗得喷出一口鲜血,直接坐到了地上,浑身忍不住颤抖。

灵级强者仅仅散发出一些气势,便不是凡级境界之人所能承受的。

这孙立更是灵级灵府境中期强者,实力在玄阳宗三十六位执事里都可以排进前三名之列。不然怎么会派他驻守黑暗城的玄阳道场。

李小坐在地上,脸色苍白,胆战心惊,没想到战玄竟敢威胁执事,真是胆大包天,他真怕孙立动手杀了战玄,那么连他也难逃一死。

战玄咬牙顶着强大气势,开口道:“这不是威胁,而是向你陈述一个事实而已。当然孙执事你可以当做是威胁。我现在心念一动便可以摧毁乾坤袋里的地图,是要我命,还是要地图,你自己看着吧。”

他目光紧紧盯着孙立,只要孙立动手,就立即运转大五行神术火玄气摧毁乾坤袋里面的东西。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孙立闻言,脸色一片阴霾,难看至极,眼神里的杀意更是毫不掩饰的激射而出,恨不得将战玄洞穿。

还从来没人敢威胁他,如今却被一个他一巴掌就可以拍死的凡级弟子威胁,令他束手无策,投鼠忌器。

那地图对他来说,甚为重要,战玄十条命于他而言也抵不过一块地图。

所以,他不敢赌。

杀,杀不得。抢,抢不得!

孙立像吞了一只苍蝇难受,心中怒火和杀意翻滚不休。

见到孙立面色犹豫,战玄知道成了,这地图对孙立定然十分重要,使他不敢有所妄动,于是趁热打铁:“孙执事,弟子有个提议,如今所有地图皆在你我之手,不如咱俩合作,共同寻宝,到时所得平分,岂不两全其美,总比现在针锋相对好吧?”

听到战玄所言,孙立陡然收回气势,冷声道:“如此也好,那你我现在就把地图归位一起,一起去探寻。”

暗松一口气,战玄微笑道:“孙执事说笑了,现在就去,以弟子这点微末实力岂不是被你吃的连渣都不剩。还是等弟子有了自保的实力,再去找你,到时方可共同探寻。”

“好一个狡猾的小子,到时定然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孙立心中暗骂,随即冷哼一声,阴声道:“那我就在玄阳道场等你,切莫让我等的太久。”

说完,他蕴藏着杀意的目光瞥了战玄一眼,便一拂衣袖,腾空而去。

望着那破空而去的背影,战玄目中杀意上涌,嘴角泛起冷笑,心道:“你就等着吧!等我突破灵级便是你的死期。”

今日孙立的到来,算是彻底的给他上了一课,令他彻底醒悟,宗规是摆设,实力是王道。

本来他还打算利用宗规暂时可以掣肘一下安妍安欣她们,如今看来是不可能了。

“实力啊!”

战玄叹声,本觉得自己突破够快的了,但现在还是觉得慢。

“师兄,你没事吧?”

李小走上前,看着战玄沉默未动,关心道。

闻声,战玄回过神,望着李小微笑道:“我没事。你这次受伤不轻,回房好好休息吧。”

旋即,又拿出一颗冲玄丹递给李小,这还是上次去玄药山林树送给他的。

对李小温声道:“伤好之后,服用冲玄丹,你便可以突破到玄气境。”

“谢师兄!”

李小激动不已,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能有修炼到玄气境的一天。

“去吧!”战玄挥一下手。

“是,师兄!”

李小施了一礼,便向自己房间走去。边走边想道:“好像每次挨顿揍,都有意想不到的好处,挺值得的。不知道下次挨揍师兄还会赏我什么。”

随即又呸了一声,暗骂自己脑子进水了,怎么还想着挨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