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50章 赠法!伤人!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三层建筑小楼,周边景色清雅宜人,还有着仆人伺候。林树直接带着战玄上了三楼,两人靠窗而坐。

林树从乾坤袋拿出一个酒葫芦,给战玄倒上一杯酒。

这酒颜色淡黄,看起来有些浑浊。

“战兄,请!”林树伸手,微笑道。

战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顿感香醇可口,细细品尝还有一丝药味散发,当流入腹中之时,一股舒服的感觉霎时席卷全身,然后便感觉到浑身充满了力量,精神百倍。

“这是什么酒?”

战玄惊讶。

“这是我师父酿造的百药酒,用百种灵草灵药花费了九九八十一天才酿制成功,喝了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功效。”林树介绍。

“果然是好酒!”

战玄啧啧称赞,轻笑道:“这等好酒,你师父都随意给你喝,看来林兄这生活果真不错啊。”

听到战玄这话,林树脸色顿时一苦:“战兄你就不要调笑我了,我宁愿去当个普通弟子修炼,也不愿享受这种待遇啊。”

战玄自然是理解林树的心情,对于热衷于修炼的人来说,明明可以修炼却不能修炼绝对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战玄看着林树,沉吟一下道:“林兄,我有一法,可隐藏你气息,保你突破境界时不被看穿。”

听到战玄这话,林树神色一怔,刹那之后便霍的站身起来,精神激动,一把抓住战玄手臂,语气颤抖道:“真的,战兄你真的有办法?”

“真的!”战玄点头。

“战兄……你能不能传给我,林树铭记在心,以后定当报答!”

林树深吸一口气,正色道。

“林兄说笑了,你赠我丹药,好酒款待,区区一法,何须挂怀,我这就给你写下来。”

战玄淡然一笑。

“我去给你拿纸笔。”

林树快速离去,转眼手里拿着笔墨就返了回来。

看到林树如此性急,战玄不禁摇头失笑。随即,他拿起笔,稍微沉吟一番,便迅速将修炼之法默写了下来,然后递给了林树。

“玄隐法!”

林树拿过一看,脱口而出。

“没错,玄隐法。此法是一种隐藏气息的法诀,修炼成后,神级以下强者无法看出你境界修为。”战玄道。

这玄隐法还是他从武殿看到的,此法估计是无人修炼,被搁置在角落里,但被他看到默记下来。

这种隐藏气息的功法大多都是鸡肋,对实力境界的提升无任何帮助,如非必要一般人都不会选择。

但战玄对此法颇为青睐,暗记下来,毕竟神级强者不是大白菜,随时就可以遇到。而神级以下却无法看穿,他觉得还是极为有用的。

“好好好!”

林树连声称好,此法对他简直就是救命稻草,有了此法他暗中修炼突破境界,百药子是无法看出的,毕竟他还不是神级强者。

“战兄,这份人情我林树铭记在心!”林树抱拳郑重道。

“林兄客气!”

战玄一笑,问道:“林兄可去过武殿选择武学功法?”

“师父禁止我修炼,怎么可能允许我去武殿。”林树无奈摇头。

“既如此,我就成人之美吧!”

战玄再次拿起笔,又把玄空印和乘风步的修炼方法抄录一笔,递给了林树。

看着手里的武学功法,林树心情感慨复杂,对战玄道:“以后你玄战一句话,我林树赴汤蹈火,任凭差遣!”

“林兄严重了!”

战玄起身,道:那林兄就抓紧修炼吧,我先回去了。

“好!我送你!”

林树没有挽留,他确实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始修炼,实在这几日憋坏了。

林树把战玄送到玄药山下,路上又送给了他不少丹药,战玄也没拒绝便收下了,知道林树在玄药山最不缺的就是各种丹药。

从玄药山出来,战玄便直接沿路朝着凡级院走去,这次武殿与玄药山之行都颇有收获,令他心情不错。待回到凡级院,便打算再次闭关修炼,将玄空印和乘风步学会。

然而,当他走到半路时,抬眼看到迎面有两个青年,气势汹汹朝他快步走来。

战玄双眼微不可查的一闪,身体靠边,打算绕过而行。

不料,这两人直接将他拦截而下,阻止其去路。

战玄眉头微皱,淡然的看着这两人,问道:“两位这是何意?”

“我是陶庆!”

“我是陆发!”

这两人神色傲慢,先后做了自我介绍,随即都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战玄。

陶庆语气趾高气昂的问道:“你就是玄战?”

“是我!有事吗?”

战玄神色平静,心里却猜测着这二人的来意。

陆发冷声对战玄道:“跟我们走吧!有人要见你!”

战玄眉头一皱,问道:“去哪里,谁要见我?”

陆发脸色立即一沉,不耐烦道:“哪那么多废话,只管跟我们走就是了。”

战玄神色不悦,请人相去居然还这种态度,这是没把他当回事,如此他又岂能顺从?

他眉梢一挑,嗤笑道:“你们是什么东西?我凭什么听你们的?”

“大胆!”

“放肆!”

两人顿时勃然大怒,目光凶狠的盯着战玄。

陶庆阴声道:“你竟然敢对我们无礼。”

“无礼又怎样?好狗不挡道,让开!”

战玄眼中凌厉的光芒散射而出,冷声道。

“混账东西,竟敢辱骂我们。”

陆发大怒,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之色,扬起手就朝战玄脸上打去。与此同时,陶庆狰狞一笑,右手抬起变掌为刀,猛然朝战玄肩膀竖切下去,显然要卸掉战玄的一只胳膊。

这两人竟然同时对战玄动手,没有丝毫留情。

战玄眸子涌现出一抹杀意,倏然出手,后发先至,没等陆发打过来,便一记黑煞掌打在了陆发的胸口上,直接打得他踉跄后退,鲜血从口中溢出。接着微微侧身闪躲过陶庆的掌刀,身体旋转,变肘为击,怼在了陶庆的右臂腋下。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陶庆的右边肩膀便脱了臼。

这还没完,战玄直接擒住他这只脱臼的右臂,用力一拽。

噗呲!

鲜血四处喷溅,陶庆的这条右臂竟然被战玄硬生生的从身体上拽了下来。

啊!

陶庆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锐惨叫,然这声还未落下,便见战玄拿着这条右臂当做棍子反身横扫,啪的一声直接抽在了陶庆的脸上,将其抽飞了出去。

待他摔落到地上,便顿时两眼一翻昏迷了过去,而那胳膊断裂之处还在流淌着鲜血,望之触目惊心。

“那不是玄战吗?这家伙怎么又和人打起来了。”

“那两人好像是陶庆,陆发,他们怎么和玄战对上了?”

“这两人可都是玄变境后期,陆发被一掌打吐血,那陶庆更惨,竟然被拽断了一只手臂。”

“这玄战太狠了,太凶残了!”

战玄电光火石般的出手击伤两人,顿时引起了过往的弟子们注意,陆陆续续的围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