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05章 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武修是一直在医院里陪着赵茜,直到后来赵茜出院。这期间俩人也聊了很多,当然,主要是以赵茜调侃武修为主,他们回忆着以前的种种。

而另外一边,武修勇闯女生宿舍的事迹,已经被女生以很多个版本流传开了。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而一整栋宿舍的女生,那效果自然不言而语。

正如赵茜所言,武修又火了,而且这次是大火。

“燃!为救心爱女生,某男子勇闯女生宿舍。”

“某男子独闯女生宿舍,带她远离龙潭虎穴。”

“爆发了!某男子无视宿管阿姨,进击女生宿舍”……

女生流传的版本,武修倒勉强可以接受。可男生的版本,就让武修不忍直视了。

“趁宿管阿姨如厕,男子溜进女生宿舍抢人。”

“女生大减价,宿舍随意带。”

“光天化日,偷进女生宿舍。这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传言一开始,还只是某男子。但以学生的消息来源渠道和传播速度,“某男子”很快被实名认证为“武修”。

于是武修高一以来的历史,便被人逐渐挖出。

武修欲哭无泪,又手足无措。无奈之下,他只能装作自己不是武修,自欺欺人地安慰着自己。

武修后来回家给手机充上电后,便赶紧给洛诗雨打了电话,只是洛诗雨一直不接。他又给洛诗雨发短信,解释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可并没有得到洛诗雨的回复。

武修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只能等去学校当面解释了。

女生宿舍,310。

在宿舍的一个床铺上,张兰一脸愤怒的表情,她安慰着洛诗雨,说道:“小雨,你别难过。我也没想到,武修竟然是那种人,亏我之前还那么帮他。”

“没有啊!我有什么可难过的?我们本来也没有什么关系。他想干嘛,也跟我无关。”洛诗雨表面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对了,你刚说帮他,什么意思啊?”

“啊——噢,你听错了,我没说帮他,我是说看好他。亏我之前感觉他对你不错,很看好他。”

看到洛诗雨说话的兴趣并不大,张兰尴尬地笑了笑,很知趣地闭上了嘴……

自从赵茜回到学校以后,武修和她又跟之前一样,不怎么说话。不过赵茜现在的精神状态,显然比之前好多了。

当然也有不少好事者闲来无事会八卦这两个人,毕竟在学校的生活很无趣,能有个话题讨论,还可以增加乐趣,尤其是男生勇闯女生宿舍之类的话题。

江天这边表面上一直没有多少变化,他还笑呵呵地对武修说道:“如果真喜欢,那你就去追。我会像你支持我一样,支持你。”

话虽如此,可武修却总觉得赵茜和江天交往过,江天又是自己的兄弟,自己不该再对赵茜有心思。于是他笑着摇摇头,告诉江天:“我的真爱是洛诗雨。”

而武修自从回到学校后,就开始每天都按时出现在洛诗雨身边,只是他始终没有看到过洛诗雨的好脸色。他也找过张兰,想寻求帮助,但张兰只送给他两个字:活该!

不过武修倒是很坦然,他安慰自己,好男不跟女斗,况且是自己有错在先,放了洛诗雨鸽子,就当一切不好都是对自己的惩罚。

这几天还有一个现象,那就是武修他们的生活条件改善了。

据说是某天江天拿着他们哥几个仅凑的一百块去买烟,当时他路过一个动漫城,听到一个刚从动漫城出来的人说,今天送分,钱太好赚了什么的。

江天挺好奇的,便进去看了看。

当他弄清楚里面玩的规则后,想了想,反正也就那点钱了,不如赌一把。赢了,这个月就可以稍微生活的好些。输了,也滋当是提前过月底的生活。

他又继续看了好几把,感觉还不错,便试了下,结果后来赢了不少。

“修哥,晚上咱们接着去试试啊?那个很简单的,只要你堵对了,那票子就跟不要钱似的,哗哗往你口袋里走。”江天趴在桌子上,看着武修小声说道。

因为正在上课,他们的说话声音都不大。索性还是地理课,砖头一般管的不太严。

“算了,那种场合,还是不要经常去了。”看到江天有些兴奋的表情,武修一脸认真地说道:“常言道:十赌九输,只赢一个还是托。咱们钱不多,但够生活,还是踏踏实实过日子吧!”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你是怕我沉迷那个。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咱们见好就收不就行了?再者说了,我们去时少带点钱,赢了自然好,输了也就那么多。又不经常去,没什么关系的。”

看到武修盯着自己不说话,江天自然理解武修的意思。他笑了笑,说道:“好吧,我知道了。听课了,砖头好像在看咱们。”

啪——

突兀的拍桌子声响起,把此刻在桌子上趴着睡觉,或正在窃窃私语的人都吓了一跳。

“冯飞,你又在干嘛?当自己是地鼠吗?”

砖头一脸愤怒地盯着冯飞,他本来正在滔滔不绝讲着地理知识,可是冯飞自打上课就一直在课桌边钻上钻下。

自娱自乐也就算了,还让周围的人不停地发出笑声。尤其是旁边还有个郝运来在配合他,这两个人直接让周围的人都没心思听课了。

虽然自从上次的事情后,砖头不想再管冯飞了。可这小子现在是越来越猖狂,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所以他决定拯救冯飞。

“砖头老师,啊——不对,地理老师,我的东西掉了,我捡起我自己的东西,难道这也有错?”冯飞一脸无辜地说道。

“冯飞啊!老师知道,你应该是为了上次的事情记恨老师。但老师不怪你,老师也是为了你啊!”

砖头突然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劝解道:“你上次说对于学习你学不会,你想追求爱情。老师想想,也理解你,毕竟老师也是从你的年龄段过来的。

身为过来人,老师可以告诉你,其实学好一门课程也是同样的道理。你像追女孩子一样去追求它,老师相信,广阔天地,将来你一定会大有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