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八十六章 深入虎穴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对于实地的布置,张傲秋只提供地图,至于具体如何操作,那就操不了这个心,就像他自己说的,若是连这个也搞不了,那也就没有再在这里呆下去的必要了。

这整个行动是他提出来的,也是他身体力行的,一旦动起来,就算他想停都停不下来了,因为这里面涉及了太多人。

有时候做决定很简单,但随后而来的责任则会如山一般压死你。

而且这还是一个典型的以小博大的局,任何一处失误都可能割不到对方的肉,反而被对方反过来吃掉。

第十二天后,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好了,张傲秋站在院子里,抬头定定地望着天空,又是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一如前几日一样。

张傲秋看了好一会,转头看了看旁边悠闲坐着喝茶的紫陌道:“紫大师,你倒是有闲心。”

紫陌听了一笑,一摆手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若本大师说,两日后就有狂风,不知道你信不信了?”

张傲秋一听,霍然转身,直直地看着紫陌道:“你说得当真?”

紫陌闻言抬头,只是一接触到张傲秋那双逼人的眼神,心中突然一悸,这个眼神让他感到了一丝压迫,这个感觉很不舒服,不过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张傲秋一见,立即双手一拍,黑暗中走出一人,躬身行礼道:“少主。”

张傲秋缓缓背上双手,冷声道:“通知下去,两日后子时动手。”

等刚才那人再次退入黑暗中,张傲秋知道,这件事再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而紫陌在这之前就悄然退了下去,他现在不想考虑什么,只想着能尽自己最大努力,把这个计划做的尽量少出些破绽。

两日后,一众人在武月城集合。

先前十人,由张傲秋带头,再就是紫陌,还有会死域人语的余楚,剩下的则是张子元带领的那十八护卫中的七人。

这样的行动,以前都少不了铁大可,只是这家伙又高又壮,进入死域人军营后,只怕正难找到一件跟他合身的死域人军服,就跟上次城外大战一样,找不到合适的就随便找件往身上一套,当时还闹出了笑话,不过这次风险太大,出不得半点闪失,所以这次只能在外围打打秋风了。

十人统一换上夜行衣,跟花倩笑等人最后再一次确认整个行动计划。

天色终于暗下来,张傲秋脸色平静地望着天,心中却感到一丝焦虑,虽然他信任紫陌,但老天爷要是真不给脸,或者是将起风的时间押后,那情况会向那个方向走,就真的就很难说得清楚了。

夜无霜上前几步,默默陪在他身边,一声不吭,她虽然一开始就不赞同这个计划,但既然是你决定的,那我就陪你走下去吧。

整整两个时辰,张傲秋跟夜无霜两人站在廊前,一动不动。

大战前的压抑,仿佛一座山一样,压在所有人心头。

再过一会,张子元上前,躬身行礼小声道:“少主,起风了。”

张傲秋闻言,眼中精芒一炸,随之又恢复平静,微一点头,沉声道:“嗯。”

夜无霜左手伸出,张傲秋就像早有预知一样,右手垂下,两手静静扣在一起,虽然没有任何交流,但在这山雨欲来的这一刻,清晰地感受到来自对方的支持跟信念。

张傲秋一行人先期进入,而天羽门几大门派高手共计一千人各自成队,从不同的方向往鸡公岭潜入。

此时风已经开始变大,天上乌云密布,先前的星月被乌云遮盖,天地间陷入一片混沌,在遮天蔽日的密林里,更是变得伸手不见五指。

余楚因为修为太低,张傲秋怕他跟不上,干脆将他背在身上,这件事让余楚吹了一辈子,因为他是帝君亲自背着的第一人。

余楚本是武月城城外人士,死域人攻过来的时候,侥幸逃脱,当初武月城上任城主根本不管城外人的死活,为了活命,逼不得已去学死域人语,只是没想到,这家伙很有语言天赋,居然无师自通,用不了多久,就能说一口地道的死域人话,而且还是带着方言口音。

老天爷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也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

而且余楚个性跳脱,这点跟张傲秋有点像,再困难的时候,也能自娱自乐,属于典型的乐天派。

所以在一统中原后,余楚又跟张傲秋这个新皇远征死域人,最后被留在死域人那里,并成为其最高行政官员,直到死域人稳定下来,才最终回归故里,入朝为官。

张子元等十八护卫,服用张傲秋炼制的丹药后,修为均大有提升,其中有七人进入玄境修为,这七人也就在这一行人中。

有张傲秋在前带路,一行人很快就到达早已选定的位置。

这里在地势上内收,前面还有一座突出小山,将整个军营隔断,就像离水河道,如水流般的军营在这小山处转了个弯。

这个弯转的将前面大部分的视线遮挡住,而且占地也不大,容不下太多人。

张傲秋放出两条黑蛇,片刻后,张傲秋低声道:“准备进入。”

片刻后,张傲秋腾身而起,插着帐篷投下的暗影,越过壕沟,后面的人一个跟一个,在前面聚集后,张傲秋毫不犹豫地隔开其中一个帐篷,悄无声息地潜了进去。

这个帐篷里的死域人军士,都早已在睡梦中喂了两条黑蛇,张傲秋待人都进来后,双手比划了几下,所有人都开始迅速拔下死域人军服,各自更换。

换好衣服后,张傲秋跟余楚打了个眼色,余楚一点头,走到帐篷门口,一点不见紧张,张手伸了个懒腰,嘴里打了个哈欠,出了帐门。

张傲秋跟在其后,听见外面余楚叽里咕噜地不知道说着什么,张傲秋虽然听不懂,但却听得出这小子嘴里含含糊糊,完全就是还没睡醒的样子。

死域人军队本就训练有素,再加上张傲秋前段时候那么一闹,戒备就更加森严,每个区域划分到每个小队,人数及姓名要清清楚楚,彼此之间就连站队的位置都规定死,前后左右是谁不可搞乱,就是以防有奸细进入。

余楚低着头,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说话就像说梦话一般,门口两个警卫真没有想到自己后面帐篷里的人已经被换过了。

也不知道余楚说了些什么,将外面两个守卫骗进了帐篷,早等在一旁的张傲秋跟紫陌上前右掌轻轻一拍,那两人就一声不吭地倒在了地上。

余楚立即上前,拾起其中一个手中长枪,跟另一个护卫站到先前那两个守卫所站的位置。

张傲秋右手一招,张子元从背后取出一张叠好的生牛皮做的东西,展开一撑,形成一个约能容下五人的小帐篷。

张傲秋跟着招出乾坤图,小帐篷内的人开始忙碌搬运火-药。

张家那几个护卫,包括张子元在内,还重来没有见过这么神奇的东西,但每个人眼中神色平静,就好像这只是一个打开的口袋一样。

紫陌在旁看了暗自一点头,死卫到底就是不一样。

也是人多好办事,先前张傲秋跟铁大可花了一个时辰才搞定的,现在用不了一盏茶功夫就码放整齐。

张傲秋出了小帐篷,掏出一根引线递给紫陌道:“阿陌,四个翻转后开始点引线。”

紫陌接过引线,点了点头,同时伸手入怀,掏出一个计时沙漏,跟张傲秋手上那个沙漏一起同时翻动,计时开始。

张傲秋出了门,一拍余楚肩膀,余楚一点头,后面跟上七人,留下两人在门口当守卫,剩下紫陌则看着沙漏。

张傲秋这时心不觉紧张起来,能不能顺利到达下一个选定位置,将会直接导致这次计划能不能成功。

反观走在前面的余楚倒是一声轻松,队伍没走多远,就遇见了对面走来的一个巡逻小队。

余楚站定,气定神闲地用死域话大吼一声:“口令。”

对方领队立即回了两句死域话,余楚都也不回地对张傲秋道:“动手。”

对面见余楚一直不回口令,脸上露出怀疑神色,刚要上前问话,却见对面余楚一脸恐慌地指着他后面,眼神中露出浓烈的恐惧。

那人一见,顾不得盘问,霍得回身一看,只见自己后面的队友一个接一个无声倒下,那人立即明白余楚为什么会脸上露出惊恐。

就像紫陌所说的,张傲秋上几次骚扰,那些人死得不明不白,而且均是一脸乌青,怎么严查也找不到凶手,于是在军营内早已开始传出谣言,说是有厉鬼索命。

而且这种谣言越传越甚,甚至被说的有鼻子有眼儿,好像真实存在一样,时间长了,连第一个说起的人自己也都相信了,也是被吓得不轻。

相信鬼神,在哪个民族都是一样,这是人的一个共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