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9章 凡级院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玄阳宗主要有一峰六山。

一峰是宗主峰玄阳峰,六山分别是大长老梁长化的玄化山,二长老龚丽云的玄云山,三长老武奎的玄武山,四长老百药子的玄药山,五长老炼不尽的玄炼山,以及作为弟子考核的玄重山。

每一座有名的山峰都是代表着无上身份地位的象征。当然玄重山例外,它是玄阳宗一个特殊的地方,不可与其他山峰相提并论。

除此之外还有各执事,弟子居住修炼的山峰分别有三座。但因为不够资格和地位,都没有以予命名。

遂被称之为执事院,灵级院,凡级院。顾名思义执事院,是各大执事居住修炼之地。

灵级院,是修为境界踏入灵级的精英弟子才有资格入住。

凡级院则是处于凡级境界以及体涅五变的弟子所居之地。

由于秦霜,冯剑,莫铁,林树四人分别拜入几位长老门下,已经跟随他们各自去修行。

所以剩余战玄等一百一十三名弟子,就被方横和吴元两位执事带到了凡级院所在的山峰。

凡级院所在山峰,少了几分陡峭,多了几分平坦。

一眼望去,从下到上,一座座精致院落呈梯子型鳞次栉比的坐落在山峰之上,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看起来颇为壮观。

凡级院山峰下面设立了一个广场,这广场规模很大,足以容纳数千人。

此刻战玄等一百一十三弟子就站在广场上等待执事的安置。

方横扫视一周,高声道:“以后这凡级院就是尔等居住修炼之地。下面都上前来领取代表着玄阳宗弟子身份的令牌以及玄阳录。”

说完,他旁边的执事吴元上前一步,衣袖一挥,一块块巴掌大小的金色的牌子和一本本青色的书籍蓦然悬浮于空中。

“一人一块金牌一本书籍,速来领取。”吴元沉声道。

闻言,众弟子不敢怠慢,都快速有序的上前拿了一块金牌一本书籍。

战玄拿过金牌和书籍,看了一眼,这金牌似是黄金所铸,但质感却远超于黄金,正面纹刻着"玄阳"二字,背面则是一个数字"六"。

而青色书籍约有三寸的厚度,首面书写"玄阳录"三个字。

“这玄阳令牌的背面都有一个数字,这数字就代表着你们以后所住院落的号码,切记不可混乱。另外此令牌你们都要随身收好不可丢失。以后在玄阳宗,你们出入各个地方,领取修炼资源等也全凭此令牌验明身份方可。”

方横语气严肃道:“大家都明白了吗?”

“明白!”

众人齐声回应。

“还有这玄阳录是记载着我玄阳宗基本概框以及各种宗规。尔等回去要好好阅读,牢记在心,避免以后触犯宗规。”

吴元面露威严,告诫道:“尔等既入玄阳,当忠于玄阳,恪守本分,谨守宗规,如若不然,严惩不贷。”

“弟子明白!”

众人心中一凛,暗想着回头第一件事就是熟读玄阳录,记好宗规,防止犯错。

“好了,现在都各自散去,你们手持令牌,自然会有人带你们安排院落。”

方横话音一落,这时就有许多身穿短打蓝色布衫的杂役走了过来,分别引领着众人去寻找自己的院落。

“师兄你好,我叫玄战!”

战玄看到一个杂役来到面前,礼貌性的回应。

“这位师兄你可别这么称呼我,我只是一个干活的杂役,可当不得你们的师兄。叫我李小就行。”李小连忙回道。

“好!”战玄微笑点头。

“玄师兄跟我来吧!”

李小态度恭敬,引领着战玄走了大约二十几分钟,到了一座幽静宽阔的院落前。

战玄抬眼一看,这院落门上有个大的圆形标记,里面有个数字六。正好与他所领取的令牌背面的数字一致。

“这就是我的住处吗?”战玄轻声道。

“是的师兄!”

李小快步上前把门推开,挥手示意战玄先进。

战玄一笑,随后迈步进入院落。

这院落不大,有四五百平米的样子,院内清新优雅,生长着奇花异草,淡淡的花香弥漫在空气中,让人身心倍感舒适。

“不错。”

战玄点点头,这玄阳宗的条件确实还可以。

“你们也是住这样的地方吗?”

战玄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们哪有资格住这么好的地方,所有杂役都住在一座矮山上的木屋里。”

李小摇摇头苦笑道。

“那你们平时就照顾我们这些弟子吗?”战玄问道。

“也不全是。只有宗主,长老和各大执事才需要有专门的人照顾。玄阳宗弟子每人都有独属于自己的院落,饮食起居都是自食其力。我们只需每个月按时把所需生活用品送到你们手中就可以,其他时间负责玄阳宗各地方的清扫,饲养,跑跑腿,打打杂之类的。”

“是这样。”战玄点头。

“当然,有的弟子如果需要杂役随身照顾,那么每月支付给杂役三块玄石,那么这个杂役就可以跟随这个弟子住在院落,一直照顾他。”

说完,李小目光带着期待看向战玄。

杂役贴身照顾正式弟子,这其中还有其它好处。那就是倘若哪个杂役被人选中跟随在身边服侍,那么这个杂役不但居住环境生活水平有极大改变,就连地位也水涨船高,和平常的杂役不一样了。

此刻的李小内心很希望被眼前的师兄看中,那么他以后得生活将会随之改变。

“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战玄淡淡道,他自然看出了李小的意思,但他身怀秘密,身边不适合有人跟随。

何况这李小秉性好坏一时看不出来,战玄是不可能立马把他留下的。纵然有这想法,也得观察一些时日才好做决定。

“是,师兄。”

李小躬身施了一礼,目光中难掩失望之色。

随即转身往外走去,就在他跨出门槛的一刹那。

战玄说了一句:“若我以后需要人跟随照顾,会首先考虑你的。”

顿时让他露出笑容,急忙道:“多谢师兄,我会好好表现的。”

说完又向战玄施了一礼,随手关好院门,才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