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8章 三长老,你是认真的吗?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战玄,目光中大多蕴含着嘲弄和讽刺。

战玄也是被这一幕搞得很错愕,但他心里却没有什么落差,没有高兴何来失落。本来他就苦恼犯难该如何拒绝几位长老,但现在他们自主放弃,正趁战玄心意。

只不过武奎他们的态度突然转变,着实让他奇怪万分,难以想通。

不由想起在他要说话时,发现武奎几位长老表情的变化,似乎与此有关。

“真奇怪,三弟,有点不太对劲啊。”

秦霜眉头微皱,对战玄悄声说道。

战玄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旋即,他拱手道:“多谢几位长老厚爱,弟子也深知自己无才无能,不配拜几位长老为师。几位长老德高望重,德才兼备,修为高深,收了弟子才是辱没长老名声。弟子有自知之明,不敢高攀。”

听完战玄这话,几位长老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老脸有些挂不住。

战玄的话看似在贬低自己,吹捧他们,但听在耳中却好像是讽刺他们一样。

尤其战玄说的德高望重,德才兼备,在众多弟子面前信口开河,说话当儿戏似的,哪还敢称有德有望了。

事实上战玄也却有讽刺之意,尽管他不想拜师,尽管他不在乎。但几位长老在这么多人面前戏弄他,让他处于很尴尬的境地,不管有什么原因,战玄也得稍稍反击一下,以作回敬,要尴尬大家一起尴尬。

武奎,百药子,炼不尽三人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但觉得自己做的确实有些不厚道,也不怪战玄说话带刺。

随即三人不约而同的看了大长老梁长化一眼,心说不愧是大长老,能沉得住气。他们知道大长老也有意收玄战为徒,可人家就没急着说话,哪像自己着急忙慌的,结果反落得一个尴尬,让老脸挂不住。

“咳咳。”

武奎干咳一声,带着歉意的目光看向战玄,尬笑一声道:“玄战啊,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你天赋不凡,只要好好修炼,日后成就自然是差不了的。”

“对对对,三长老说的对。”百药子连忙点头附和。

“那弟子就承长老们的吉言了。”战玄拱手道。

“呵呵。”

武奎笑了笑,随即看向秦霜道:“秦霜你可愿拜我为师?”

“呃。”

这回该轮到秦霜发愣了,不过他瞬间就回过神来,然后一本正经的问道:“三长老,你是认真的吗?”

扑哧!

有弟子忍不住突然乐出声来。还有的人憋的满脸通红却依然在忍着不敢笑出来。

战玄嘴角也不由露出一抹笑意,暗自佩服这位大哥,同时心里有一些感动,秦霜这话分明是为他被武奎他们莫名的戏弄而打抱不平。

百药子差点被口水呛到,额头浮出几条黑线。

神色如常的梁长化和僵尸脸炼不尽,脸部都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实在是秦霜这话问的……太恰如其分了。

按理说这话问的也没有不妥之处,但关键是方才几位长老争抢着收战玄为徒,后又转眼变卦互相推诿不收了。

所以现在秦霜这话问出来就显得有些搞笑和意味深长,话外之音就是你没在耍我逗我玩吧?又像是在讽刺他们刚才反复无常的作为。

武奎嘴角抽了抽,故作威严道:“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呃,既然长老是认真的,那弟子愿意。”秦霜躬身施礼道。

这话一出,有的人差点又忍不住笑出来。

武奎很尴尬,嘴角又抽搐了几下,心里腹诽:“好你个臭小子,你等着,看为师以后怎么拾掇你。”

“冯剑,莫铁!你二人可愿拜我为师。”

炼不尽这时开口说话,算是为武奎解了围。

“弟子愿意!”冯剑和莫铁齐声道。

听到两人如此痛快回应,炼不尽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这两人也像秦霜一样问出那样的话。

“好苗子都让你们抢先了,我咋办!”百药子急眼了。

“你看着办!”

炼不尽回了一句,惹得弟子们又暗自发笑。没有想到看起来面无表情,严肃庄重的五长老,也会说出这样的话。

百药子瞪了他一眼,然后朝众弟子看去,目光扫视了一圈,指着一个身穿青衣的少年道:“我记得你好像叫林树是吧?可愿拜我为师?”

这少年面色激动,没有想到自己会被长老看中,急忙躬身施礼道:“弟子林树愿意。”

百药子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再扫视一圈,随即又摇摇头,似乎没有满意的了。

随后武奎,百药子,炼不尽三人带着询问的目光同时向梁长化看去。

梁长化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见梁长化没什么事,武奎道:“方横,吴元!剩下的弟子,皆由你们安排,切勿疏忽!”

“是,三长老!”

方横,吴元两位执事躬身回应。

“秦霜,你跟我走吧。”武奎看着秦霜道。

“三弟,你自己小心,我会随时来看你的。”秦霜拍拍战玄肩膀。

“放心!”战玄面带微笑,两个回应。

武奎又深深看了一眼战玄,他的目光带着遗憾还有一丝莫名的色彩。随后直接带着秦霜破空而去,大长老梁长化也随之离去。

“三弟你自己保重!”

冯剑朝战玄说了一句,随后和莫铁被炼不尽带走,之后那林树也被百药子带走。

见到秦霜冯剑被武奎和炼不尽收为门下,战玄也为两人高兴,至少以后他们在玄阳宗有了靠山,无论是身份和待遇都会有所提高,尤其是秦霜先前也得罪过龚丽云,以龚丽云的性情绝对不会放过他,如今拜了武奎为师,想比龚丽云也不敢轻举妄动他。

至于他自己,有玄重山作为退路,性命可以得到保证。接下来的路就是随机应变,主要以提升实力为主。

只不过方才武奎几人突然转变的态度,令他有些疑惑不解。

“到底什么原因,使几位长老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大,难不成是龚丽云在捣鬼?”

战玄心中暗暗琢磨,但随即一想,也不大可能,既然之前武奎他们为维护他敢和龚丽云作对,应当是不惧怕龚丽云的。可如果不是龚丽云,到底是什么原因令他们突然改变主意的。

战玄从中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