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三百六十二章 诚心赔罪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花连城看云凤阁脸色不像做假,心里不由暗自叫苦,那天自己的态度,估计是把人得罪绝了。

当即转头瞟了花倩笑一眼,哪知后者却是望着通道深处愣愣发呆,半响后才道:“凤将军跟各位辛苦,不如请各位回武月城,让倩笑好好款待以表谢意。”

云凤阁闻言却是摇了摇头道:“城主好意,凤翼心领,只是凤翼奉小先生之命,守护这条通道安全,不敢有半丝懈怠。”

花连城听了更是诧异道:“你还听他的命令?”

云凤阁闻言笑道:“我过来之前,家父曾有严令,临花城上下在武月城一切行动都由小先生定夺,不可有违。”

花连城听了一拍额头,一脸黯然,这下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花倩笑闻言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倩笑就不耽搁凤将军了。”

说完转头对花连城道:“此通道事关重大,不能透露出半点消息,而且月河镇离武月城距离也不近,若是兵力分散很难面面俱到,你等会派人跟凤将军接洽,多派人手协助帮忙。”

花连城闻言立即应道:“是,我立即安排。”

云凤阁见此事一了,遂告辞离开。

等云凤阁等人离开后,花连城道:“阿姐,此处是否也要派人守候?”

花倩笑闻言只是微一点头,右手却细细抚摸着手中那块玉牌。

一天后,物资运抵武月城,张傲秋他们找到驻地的消息已经传给了云凤阁,云凤阁不知道花连城跟张傲秋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遂将一批生活物资同时运发到武月城,让张傲秋派人到武月城领取。

正好那天张傲秋一行人到山谷内帮忙,独孤丰逸将这消息跟张傲秋说了一遍。

紫陌一听,顿时嘴角一撇,脸色拉得老长。

张傲秋也是一愣,自己手上没有公函,而且那块腰牌也留在了花倩笑那里,要说信物,那也只有夜无霜的圣女腰牌了。

夜无霜见张傲秋望向自己,也知道他意思,取出腰牌递过去道:“我可不去啊。”

张傲秋也不想再受那鸟气,接过腰牌,看了看面前的独孤丰逸,眼珠一转道:“丰逸啊,你看这山谷内有多少人你比我更清楚,领多少物资你也心中有数,况且我们这些天想要到前线去侦查侦查敌情,这段时间怕也没有时间,你看……。”

独孤丰逸不知道他们跟武月城里面的道道,再加上张傲秋说的也在理,闻言当即道:“秋兄弟你忙你的,领取物资这事就交给我好了。”

张傲秋见独孤丰逸一口答应,立即喜笑颜开,搂着独孤丰逸肩膀一阵好拍。

紫陌在旁见了,跟着在旁阴阴一笑。

独孤丰逸接过腰牌,带了一帮人立即出发。

到了武月城城门口,独孤丰逸报了来意,还没等多久,城门旁的侧门就打开了,出来一个年轻将军模样的人。

这人当然就是花连城。

花连城自得知张傲秋身份后,就一直后悔当时自己太过冲动,所以这次派送物资就亲自接手,就是想再等来张傲秋等人,好当面赔礼道歉。

哪知出来一看,却是一个陌生人,不由疑惑道:“你是……?”

独孤丰逸一拱手道:“在下独孤丰逸,是专程过来领取物资的。”

说完将夜无霜的腰牌递了过去,花连城接过来一看,这是一块乳白色的暖玉,玉牌正面刻着凤凰逐日的图案,反面则刻着“夜无霜”三个小字。

花连城一看问道:“这是……?”

独孤丰逸却是被问得一愣,他没想到张傲秋他们在武月城还是黑户,眨了眨眼疑惑道:“这是圣教圣女腰牌,怎么,有问题么?”

花连城一听,不由一连串叫苦,低声嘀咕道:“这姑奶奶,你有腰牌也早拿出来啊,你看这事做的。”

独孤丰逸没怎么听清楚,还以为是花连城要验明身份,不由双手一摊道:“圣女可没有过来,这……。”

花连城闻言哈哈一笑,将腰牌还给独孤丰逸道:“小弟花连城,独孤兄有这腰牌就可以了,还验什么身份?”

说完转身在前带路,走了几步,花连城却是一把拉过独孤丰逸道:“领取物资这小事就让下面兄弟们去做好了。”

独孤丰逸也是**湖,知道花连城这是有事要跟他说,但自己跟他认识前后还不到一刻钟,又会有什么事情找自己?

但还是依言往后打了个手势,花连城那边自有人过来领路。

独孤丰逸跟花连城走到一边疑惑道:“花将军可有什么吩咐?”

花连城听了连忙摆手道:“什么花将军不花将军的,我看独孤兄年纪比我大,要是看得起,就叫我声连城吧。”

独孤丰逸听了更是疑惑,老话说的好啊,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花连城一看独孤丰逸表情就已猜到一二,跟着笑了笑道:“其实没什么事,小弟只是听说独孤兄带着一帮好汉子前来武月城帮忙杀死域人,心中立生敬仰,真是感激万分啊,所以跟独孤兄一见如故,你可不要怪我唐突啊。”

独孤丰逸一听这话,脸上也露出了恍然的神色,笑着道:“保家卫国可是每一个人的责任,这没什么,我们还来晚了了。”

花连城一听,一拍独孤丰逸肩膀道:“独孤兄这话我爱听,哈。”

说完顿了顿,跟着问道:“不知除了这些物资,还有什么需要的,只管说,小弟我一定亲自送上门去,免得哥哥们跑来跑去的。”

独孤丰逸闻言眼珠一转,嘿嘿笑了两声,凑到花连城跟前小声道:“其他倒是不需要,关键是没有酒。”

花连城一听顿时眼睛一亮,刚才他说那话就是想借机跟张傲秋他们接触,现在既然独孤丰逸自己提出,那就再好不过了。

那天自己往死里得罪了别人,这次过去赔礼道歉也说的过去,再说了,赔礼也就是嘴里舌头打个滚,自己丢脸不要紧,关键是不能让阿姐把脸给丢了。

当即道:“酒好说,我立即跟你准备。”

说完转念一想,酒要是现在准备好了,独孤丰逸他们自己带回去,那也就没他什么事了。

想了想,又装着为难的样子道:“你也知道,现在可是战时,城主严令军中不可饮酒,所以要办好,可要准备一段时间。”

独孤丰逸哪知他心中转着这些弯弯,当即道:“这个为兄理解,也不急,哈。”

花连城见独孤丰逸没有怀疑,心中暗松口气跟着道:“只是你们现在驻扎在什么地方,小弟可是一点都不知道,要不……。”

独孤丰逸闻言,笑着一把打断道:“兄弟只要出武月城往东大约五里的地方就到了。”

花连城听了想了想道:“独孤兄,你又不是不知道,外面这山这么大,你说的范围也太广了,你总不能让兄弟挑着酒坛子满山转吧?”

独孤丰逸听他说的有趣,笑了笑道:“兄弟说的也对,这山确实太大了,这样吧,不如我给画张简易的地图,你顺着地图找就很好找了。”

花连城一听,立即眉开眼笑道:“这个要得,哈哈,这就去画,这就去画。”

独孤丰逸他们领完物资离开,花连城立即前往城主府去见花倩笑。

见了花倩笑,花连城一本正经地将独孤丰逸提出的要求跟花倩笑说了一遍,不过却一再强调这是独孤丰逸提出来的,可不是自己引诱着往上带的。

花倩笑听完,略带深意地看了花连城一眼道:“这是小事,你自己安排去办就是了。”

花连城听了心头大松口气,花倩笑虽是自己亲姐,但自己提出的事情,十有八九都是不准,今日想都没想就同意,真不知早上太阳是从哪边升起的?

花连城见花倩笑同意,跟着试探着道:“阿姐,凤将军说那小先生医术如神,要不……。”

花倩笑闻言,顿时脸色一沉,花连城一见,吓了个哆嗦,不敢再说,急忙另找了个由头离开了。

出了门,花连城却是一脸忧色,阿姐就是个死脑筋,有病不治,这不是活等死么?

一想到死字,花连城抬手抽了自己一耳光,想什么了,阿姐肯定长命百岁,又怎么可能会死?

跟着念头一转,那小子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当真就医术如神?不过凤翼看上去应该是个靠谱的人,不会没事拿这个来到处忽悠。

既然是真的,那自己这次过去赔罪可得诚心诚意,原不原谅自己都好说,关键是要让他给阿姐治病。

一想到治病,又想起花倩笑那个性子,心中暗叹口气,可惜爹娘过世的早,不然绝不会任她这么胡来。

不过关键还是那小先生,若是小先生答应下来,到时候自己再想办法说服阿姐,就算她不听,那就用强好了。

可是用强自己又没那胆子,算了,还是先搞定那个小先生再说吧。

花连城脑子里念头转来转去,转得自己都晕了,最后扬天长叹口气,吩咐人去准备一百坛好酒,定于三日后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