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114章 不碍事
作者:吴下饭  |  字数:911136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天哥!”

哥几个赶紧跑到江天面前,扶起了江天。

江天看起来没有一点精神,他浑身埋汰,身上、脸上到处是被打的伤痕。

看到武修他们,江天先是狠狠地瞪了眼大黄,然后回头对武修他们愧疚道:“对不起哥几个,都是我不好,把你们也害过来了。”

“都是兄弟,别那么见外。”武修冲江天笑了笑,安慰他道:“好了,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们一会带你回去。”

武修把江天轻轻放倒在地上,他转头看着大黄,咬牙切齿道:“你妈的大黄狗,弄我弟弟,老子今天要好好打狗。”

“妈的!都这个时候了,还敢这么嚣张,给我打!”

大黄话音刚落,从大黄隔壁房间又出来了五六个人。他们手里拎着几个大棍子,顺手又给外面的人每人一个棍子。

武修看了看,大黄这伙人现在已经基本全在这了。武修他们对视一眼,从袖子里把钢管拿出来,直接朝大黄冲了上去。

大黄一看,往后退了几步,他边上的人则都迎了上来。

武修照着最前面男子的脑袋一钢管招呼上去,男子举起棍子横着一挡。武修趁机一脚踹到男子肚子上。男子后退两步,被郑鹏从旁边一钢管抡倒了。

而武修看到对面一个男子照他打来,他下意识抬胳膊一挡,反手又抡了回去。

“啊!”

武修正与面前的人打得火热,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惨叫。他回头一看,郝运来和冯飞已经被对面三四个人围着打倒了。

“小来!飞哥!”武修瞬间急眼了。

“去你妈的!”

武修一脚踹开面前的人,想朝郝运来那边冲过去。他刚一转身,后面一个男子一棍子抡了上来。武修来不及躲闪,硬挨了这一下。他闷哼一声,反手一钢管打到身后男子的脑袋上。

这边郑鹏也被连着打了好几下,脑袋破了,鲜血流了下来。他和武修挥舞着手中的钢管,很艰难地朝冯飞和郝运来赶去。

“去你大爷!”

武修和郑鹏又挨了好几下后,终于赶了过来,他们照着围殴冯飞和郝运来的几个人招呼上去。好不容易将那些人打倒,陈杰突然从旁边冲出来,一打棍子抡到了武修的脑袋上。

武修感觉“嗡”一下,额头的鲜血流了出来。旁边郑鹏看准时机,一咬牙,直接上去扑倒陈杰,两个人厮打在了一起。

同时后面的大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他拎着一把片儿刀,悄悄来到了武修身后。

“修哥!小心后面。”郝运来声嘶力竭道。他躺在武修对面,看到明晃晃的片儿刀直接朝武修招呼过去,瞬间急了,可身体上的疼痛让他没办法大幅度运动。

此刻武修因为陈杰那一棍子,脑袋还有些懵。他听到郝运来的吼声,转身一看,片儿刀正迎面而来。

武修下意识往斜后方退了一步,片儿刀便顺着武修的肩膀划了下去。

刺啦——

衣服被划开,武修只感觉胸前一阵清凉。他愣了下,低头一看,所幸只被划破了点皮。他心里一阵后怕,再晚一步,那自己就很悬了。

“修哥!”

这时江天的声音传来,武修低头一看,江天正好抱着大黄的腿,让大黄没办法动。而也多亏江天抱住了大黄的腿,郝运来的吼声提醒了武修,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你大爷的!”

大黄看到武修躲开了这一下,表情很愤怒。他一脚踢到江天额头上,江天直接躺在了地上,可江天两个手却依旧紧紧抱着大黄的腿。

“妈的!不知死活。”大黄拎着片儿刀准备朝江天招呼。

这时武修已经反应过来了,他看到大黄的举动,双眼血红,怒吼着便朝大黄扑去。

在大黄打到江天之前,武修扑倒了大黄,大黄手里的片儿刀也掉落在了一边。

武修一拳抡到大黄的脑袋上,大黄回手一拳。武修咬着牙又一拳抡去,大黄第二拳的力道便小多了。

武修卯足了力气,第三拳打下去,大黄脑袋“嘭”的一声,撞到了地面上。大黄的第三拳举到空中,又落了下去。

武修觉得还不解气,便从兜里掏出折叠刀打开。他怒视着大黄,直接要朝大黄的胸口招呼上去。

很明显,此刻武修已经失去了理智。

大黄看着近在咫尺的折叠刀,瞬间慌了。本来他刚才都快没力气了,这一刻,他却直接抬起胳膊,双手抓住了武修手腕。

武修一看被挡住了,他右手松开折叠刀,左手顺势接过去,接着斜着一刀,便扎在了大黄的手腕上。

“啊!”鲜血流出,大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来。

武修毫不在意,他一个脚踩到大黄手上,一把抽出折叠刀。

鲜血涌出,又传来大黄的惨叫声。大黄紧抱着手腕在地上打滚,由于太疼,眼泪都流了出来。

武修额头上的鲜血也早流了下来,他的半边脸被染红了,样子有些瘆人。他盯着大黄,准备继续朝大黄招呼。

“停手!修哥!修爷!”大黄一脸惊恐地看着武修,喊道:“求您了,停手。”

武修并没有停手的意思,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感**彩。

大黄已经被吓懵了,他浑身颤抖着,眼看明晃晃的刀刃离自己越来越近,他似乎都忘记了反抗。

“修哥!冷静点。”

就在折叠刀即将招呼到大黄身上时,郑鹏突然出现了,他一把拉住了武修的手腕。

武修看到郑鹏,这才反应过来。他转头看着眼前的场景,心里突然有些后怕。

“呼——”

武修暗暗长舒了一口气,也明白了现在的情况。他虽然心里害怕,表面还是一副冷峻的表情。

此刻武修这边已经吸引了在场众人的目光,他们都被吓愣住了,显然都没想到武修会是那种完全不要命的打法。

正所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更何况他们不过都是一些底层小混混,此刻心里自然都害怕了。

“哥几个,怎么样了?”武修看着哥几个关切道。

郑鹏摇摇头,冯飞和郝运来无所谓道:“皮外伤。”

江天笑了笑,有些虚弱地说道:“不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