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3章 盘问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一场剑拔弩张的对峙,随着龚丽云的离去而结束。

感受着投向过来的各种目光,战玄像没事人一样。走上前拱手施礼,诚声道:“多谢三位长老主持正义,护弟子周全,弟子有罪,诚惶诚恐,因为弟子反应愚钝,行为不当,让二长老心生误会,是弟子之责,改日定当去负荆请罪。”

他语气真诚,话语自责,脸上却挂着委屈之色,听在耳中看在眼里给人的感觉就是,受委屈冤枉的是他,道歉赔礼的也是他。

周遭的人听到战玄这话不由直翻白眼,心里冷笑连连。

秦霜和冯剑忍住笑意,对这个三弟有些刮目相看。

三位长老更是神色一滞,怪异的眼神打量着战玄,心想这小子不是个善茬。

武奎近前几步,神情似笑非笑,刻意压低声音:“你小子行了,别在装模作样了。你当长老们是傻子吗?”

“装模作样?三长老这是何意?弟子不明白。”

战玄装傻充愣,脸色出现茫然之色,表现的很疑惑。

心想你们看出来又怎样,大家心照不宣,我就是不承认,这样我就站在道理上。以后若龚丽云亲自出手对付我,堂堂玄阳宗二长老就会落个心胸狭窄,小肚鸡肠,以大欺小,以老欺少,以势压人的坏名声。

这样虽然无法阻止龚丽云杀他,但却令龚丽云多少会有些顾忌,不会明目张胆的出手,毕竟二长老的身份摆在那,今天这种场合是意外,接二连三受到打击刺激,龚丽云已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丧失了理智。若放在平时,纵然她在心胸狭窄也会收敛一些,注意自己的身份。

“你小子……”

武奎见战玄这副神情,摇头苦笑,随即提醒道:“你小子好自为之,得罪了二长老有你好受的。”

对于战玄,结界打开的时候,他的表现,让武奎欣赏,接下来出乎意料夺得考核第一,打破历史考核记录。让武奎更加的青睐。

尽管这次战玄故意羞辱龚丽云,惹得他与龚丽云对立结怨,但武奎并不责怪战玄。

其实他也对龚丽云十分不满,只不过同是长老,平时无法表现出来,以和为贵。 刚才看到战玄把龚丽云气的吐血,说实话,武奎心中还是暗爽的,不过他不能表现出来罢了。

“多谢三长老好意,弟子记下了。”

战玄躬身深深施了一礼,这次倒是真诚感谢,武奎对他的欣赏和真心维护,他岂能感受不到,不由心里暗叹一声,人情好用不好还。

武奎拍拍战玄的肩膀,意思让战玄小心。

然后目光扫视一周,高声道:“此次考核正式结束,所有人全部通过考核资格,即刻起,你们便是玄阳宗的正式弟子,尔等要好好修炼,不负宗门。”

所有考核的人都露出欣喜的神情,终于成为玄阳宗正式弟子了,有部分人恨不得放声大笑,因为他们这次都没有抱太大希望,但没想到考核时却十分容易,莫名的就过关了,现在想来还有些不敢相信,恍然做梦。

“下面除了考核的一百一十七人,其他人都各自散去!”武奎目视一周,威严散发。

听到三长老武奎发话,执事孙立和朝落以及围观的弟子,都不敢怠慢,一个个转身离去,临走前瞟了一眼这一百多考核的人,当然大多人的目光主要是从战玄身上略过。

今天这个叫玄战的人给他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每个人都是带着不同的心情离去。

片刻后,广场上便只有战玄等一百一十七名弟子,还有武奎,梁长化,百药子,炼不尽四大长老。

此时,广场上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一百一十七名弟子安静的站在原地,等着接下来的安排。

然而,四大长老竟然谁也没有开口,只是面色平静望着他们,眼神中带着审视的意味,看不出在想什么。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有些弟子被四大长老,看的如芒在背,浑身不自在,额头上不由泌出细微的汗水。

实在这种气氛显得有些沉重压抑。

战玄面色如常,心里却暗暗嘀咕:“难道他们怀疑这场考核有问题,想要调查?”

不过他并不担心,怀疑也只是怀疑,找不出任何的破绽。

果然,过了半响,武奎开口,脸色沉重,十分严肃道:“现在询问你们问题,你们要如实回答,不得隐瞒欺骗。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众人神情一愣,不知武奎何处此言,但有的人心思通透,却想到了某种可能,猜测出武奎的意思。

“你们这次在玄重山上,可遇到什么怪事?或者说蹊跷之事?都详细报来,不得遗漏隐瞒。”

武奎严肃道。

另外三位长老默不作声,就在一旁看着这一百多人。

听到武奎的问话,几乎所有人心里都咯噔一下,顿时想起自己在考核时候的场景,还有最后离开时耳边传入的那道警告的声音。

随即一个个坚定的摇头,直说没有!

开玩笑,都知道自己的考核是怎么回事,谁也不傻,好不容易幸运的通过考核,说出来,不就取消考核资格了,对于那道声音,他们可不敢怀疑。

“真没有吗?想好了再回答!若有隐瞒严惩不贷。”武奎严厉喝道。

“我等不敢欺瞒长老,的确没有!”

众弟子不约而同的齐声道。

战玄心中冷笑,你要问出来才怪,没人比他清楚是怎么回事,谁说出来谁才脑子进水了。

“那我再问你们,此次考核难度如何,说说你们的体会。”武奎再次问道。

众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一下,就开始说了起来。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总之就是考核很有难度,费了很大的力气才通过。

接着武奎又问了一些问题,大家就像提前商量好的一样,都是回答的滴水不漏。

四大长老对视一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沉默一会,武奎才开口:“考核结束,大家想必也是很累了,那就在广场上各自找地休息吧。明日一早再安排大家。”

说完,就和几位长老破空而去。

“什么意思?就让我们在这休息,连个房屋也不给安排?”

有人低声发出抱怨。亦有面色不满,但却没说什么。

战玄望着几大长老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尤其是盯着梁长化的背影,看了很久。

因为他发现,这梁长化在转身前,特意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莫名的深沉,使他心头略有不安。

而且从始至终这大长老梁长化都在一旁默默观看,不发表任何意见,面无表情,谁也看不出想什么,这样的人往往心机深沉,不可捉摸,不由让战玄起了警惕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