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四百九十五章 同极相杀
作者:傲霜陌漓  |  字数:1898167   |  更新时间:2020-11-26

这大几几百年,张傲秋倒是不担心,乾坤图内几百年,外面也就几十天而已。

他担心倒是独叟现在的情况,上次那道闪电后,两人之间只是简单聊了两句,后来张傲秋也是事多,就一直没有过来。

元神跟张傲秋这个本尊,当真是心意相通,知道张傲秋心里此时在想什么,右手一招,将乾坤图打开然后道:“有什么事你跟师父好好说说吧。”

说完重又闭上眼睛不再言语。

张傲秋也不推辞,跨步进入乾坤图,这次是意识进入,在乾坤图内感觉,总觉得比本体进来要淡薄一些。

远远看去,独叟正端坐在聚魂草上,张傲秋走了过去,在草地上刚坐下,立即感到一阵阵舒坦,聚魂草当真名不虚传,自己意识只是一靠近就立即有所感应了。

独叟现在却是端坐没醒,张傲秋想了想,反正这里呆十年,外面也就只有一天,干脆也不着急,盘膝坐好开始打坐了。

像他这样的情况,可能普天之下就此一家,本体在外面世界打坐,还能自动吸收天地灵气,意识又在另一处地方打坐,能够锤炼自身精神力。

也不知过了多久,张傲秋幽幽醒了过来,先前坐在旁边的独叟却不见了踪影,不由唬了一跳,连忙站了起来就往外跑,这一次打坐也不知用了多长时间,要是很久,只怕霜儿又要急死了。

还没走两步,就看见独叟正站在龙涎果树下,张傲秋停下脚步,转身走了过去招呼道:“老爷子,你在这里做什么?”

独叟头也没回,自言自语道:“要不了多久,这批龙涎果就要成熟了,到时候你采摘一批出去,这个东西可是大补,放在这里也是浪费了。”

张傲秋走到近前,只凭直观感受,觉得独叟现在好像比以前显得还要凝实一些,不由心中感到奇怪,不过却没有开口问起,而是接口道:“好啊,当初辛辛苦苦找到这宝贝,也是为了这龙涎果。”

独叟听了,这才慢悠悠地转过身来道:“你进来可是要找老子说什么的?”

张傲秋“嗯”了一声,遂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独叟听完,皱眉想了想道:“也是可惜啊,要是上次那家伙的木杖还在,也许真能找到一丝端倪。”

顿了顿接着道:“至于你想知道你那把刀什么时候才能通灵,这个老子也不知道,只能说是功夫深,铁杵摩成针,其实要是你能让你那刀成为虚体,然后带入识海,那太极圆环倒是可以帮你日夜炼化。”

张傲秋闻言“呃”了一声,不以为然道:“这还不简单,等会用元神出窍将乾坤图带出去,我把星月刀丢到乾坤图内,然后再将乾坤图收回来,直接在这里取出来不就可以了?”

独叟听完,翻了老大一个白眼,摇了摇头,一脸鄙视道:“说你白痴,还真是白痴,以前白痴也就算了,现在都半步化境修为了,怎么还是这样白痴了?”

张傲秋一听,满脸不服气道:“好,那你说说,我是哪里说错了?”

独叟闻言又是一摇头道:“识海是纯精神物才能进入的,在你脑袋你放把刀,你是寿星公嫌命长,想死着急了吗?”

张傲秋听了,不由一愣,自己是经常到识海来,不过却还真没想过这事,现在独叟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自己现在是纯意识状态,剩下的元神、独叟,甚至玄阴,玄阳两块玉石也都是精神体的存在。

唯一不同的就是乾坤图,不过这个是异宝,不能排在一起来说,而且这异宝当时也是张傲秋用精神力才将其收入的。

张傲秋这么一想,跟着惦着脸,一竖大拇指笑道:“老爷子就是见识不凡,我是拍马都比不上……。”

话还没说完,独叟一把打断道:“得得得,别说这些个没用的。”

顿了顿接着道:“刚才老子在想,上次用玄阳玉的阳气直接干掉了鬼影,但若是不用玄阳玉而是用玄阴玉了?”

张傲秋一听,嘴巴立即张了张,本来他想问:为什么啊?可有怕独叟再骂他白痴,所以到嘴边的话又给咽回去了。

独叟这样的老精怪,如何又看不出来,当即道:“臭小子,你有什么就说啊,什么时候还像个娘们,支支吾吾的了?”

张傲秋最受不得独叟激将,就像他最怕阿漓撒娇,夜无霜生气一样,闻言脖子一扬道:“我什么时候支支吾吾的了,我只是想问为什么要用玄阴玉,但又怕打搅你思路,所以才没说出来而已。”

独叟“啊”了一声,右手放在耳廓后,一脸讥笑的表情问道:“你想问什么?”

张傲秋见了“哼”了一声道:“我是想问为什么要用玄阴玉。”

独叟一听,立即接口骂道:“说你是个白痴你还不乐意,你就是个白痴加二愣子,脑子就不能有点想象力么?”

张傲秋一看独叟那得意洋洋地样子,就知道上当了,干脆一屁股坐下,二郎腿一翘道:“老爷子,这样玩有意思么?”

独叟一听,一脸惊讶道:“玩?老子玩什么了?”

张傲秋懒得跟他磨叽,转移话题道:“那以老爷子高瞻远瞩的目光,不知用玄阴玉对付鬼影会有什么好处了?”

独叟哼了一声,嘀咕道:“这还差不多。”

跟着咳嗽一声道:“玄阳玉是天地间纯阳,而玄阴玉则正好相反,鬼影跟玄阴玉性质相同,所谓同极相杀,若是在鬼影出现的时候,用玄阴玉代替你的真气,用力这么一吸,哈,你说那些鬼影会不会成为玄阴玉的晚餐了?”

张傲秋听完皱眉想了一下,过了一会道:“可这还没有用玄阳玉的阳气直接灭杀来得快了。”

独叟闻言却摇了摇头道:“鬼影跟后面操控的人肯定是心意相通的,按你刚才所说的,那后面的人又跟你不相上下,灭掉鬼影立即就会招来主子,但用玄阴玉将鬼影收掉,可能后面那人只会怀疑是不是鬼影走丢了几只。”

说完又叹了口气道:“老夫也知道,这两种情形都是将鬼影灭掉,但现在的形式你也看到了,只能是先试一下了,至于收掉了鬼影,玄阴玉会不会将其同化掉,这个老夫也说不准。”

张傲秋听完,将独叟所说的又过了一遍,就像独叟所说,现在也没有其他好的办法,那就先试一试好了。

意识回归本体后,张傲秋缓缓睁开眼,天色已经大亮了,还没准备起身了,旁边响起了紫陌的声音道:“还好,就一天就醒了。”

紫陌这本是一句玩笑话,不过张傲秋心里却是吓了一跳,自己在那聚魂草草地上就那么一坐,就坐了十年了?

这是不是有点太邪乎了?一坐十年,十年啊,这可能么?

怪不得意识感到好像跟以前有些不同了,看来这还真是一个好办法,怎么以前就没有想到了?

张傲秋还在犯迷糊的时候,夜无霜端着一碗粥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笑道:“阿陌说你这次又是十天八天的,还怕耽搁了事情了。”

欧阳雪怡在旁却是咂舌道:“秋大哥,你打坐的时候,头顶上方都能看到明显的旋涡,这也太厉害了。”

在众人嬉笑中,张傲秋喝完了粥,一拍肚子,神清气足地道:“今日我们按先前所说,白天先去监视,晚上要是有机会就来他一下,嘻,我在打坐的时候已经想到了一个怎么对付鬼影的办法了。”

紫陌一听,眼睛顿时一亮道:“秋哥,什么办法?”

张傲秋却是站起身来,一拍身上尘土,故作神秘道:“这么着急做什么,晚上不就知道了,不过这灵不灵我就不清楚了。”

说完转头对欧阳雪怡交代道:“雪怡,我们离开后,你带着将驻地转移,你不用留下记号,我会找到你们的。”

欧阳雪怡点头答应时,张傲秋四人已经转身离开了。

这次几人换了个位置,因为有鬼影在,保不了会有什么事,还是小心好一些。

这个心态却正好救了他们至少半条小命,昨晚在他们离开后没多久,原来呆过的地方就出现十条黑影,跟着就是一个全身裹着黑袍的神秘人跟一众全身黑衣的高手。

现场勘查地很仔细,连几人的是坐是站都有分析,只是山林太大,而且张傲秋一见不对就立即撤离了,所以留下的气味无法进行追踪。

玄境高手收敛气息,虽然还有那么一点,但那已经是微乎其微了。

但尽管是这样,在那个地方还是留下了陷阱,只要人一踏入,就会立即着道。

当然这事张傲秋他们几个此时却是不知道,他们这次却是选择一颗大树,坐在枝丫上从上往下俯视龙华城。

从他们这个角度,正好看见龙华城的左侧,此处位置正好是控制城门的重火力区,隔着树枝很清楚就能看到城墙上一个挨一个的重弩,还有投石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