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1章 气吐血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正等着战玄施礼问候的龚丽云突然感觉到气氛不对劲。转过头一看,瞬间脸色铁青,气得浑身颤抖。

她看到战玄竟然无动于衷站在那,看都不看她,哪有要给她见礼的意思?明显就把她晾在一旁,无视了。

因为战玄破了她徒弟的记录,并登顶成为第一,她已经记恨上战玄,但这种场合要顾及长老身份名声,不好过分做些什么。

于是故意扭头无视战玄,想给战玄点威严看看。

不料反而被战玄给无视了。

感受到周遭投过来的各种目光,龚丽云脸上火辣辣的,众目睽睽之下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切切实实令她感觉到了什么是丢人,什么是威严扫地。

她何时受到过这般羞辱?而且这种无声的羞辱比在她脸上打一巴都狠。

这对一个把脸面看得比性命还重要的她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此时此刻,龚丽云被刺激得彻底的陷入了暴怒之中,怒火沸腾,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发出尖锐的声音:“不尊长辈的小畜生,我杀了你!”

说话间,直接动手,向战玄一掌打去。

战玄见状,神色镇定自若,冷眼看着龚丽云向他打来的一掌,没有躲闪。

他相信会有人阻止龚丽云的。

果然,武奎挡在了战玄的身前,替战玄接下了龚丽云的这一掌。

两人双掌相击发出砰的声响,气劲席卷而出,如波纹一样向四周荡漾,逼的众人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由此可见,龚丽云这一掌,劲道强大,若是落在战玄身上,不死也得重伤。

这龚丽云竟然真的要趁机杀了战玄。

出乎意料的是,百药子和炼不尽竟然也站了出来,护在战玄前面,虽然比武奎晚了一步。

五大长老,只有大长老梁长化一动不动,冷眼旁观这一幕,脸色看不出喜怒,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同一时刻,秦霜和冯剑都站在了战玄的身边。兄弟生死与共不是说说而已,无论面对的是谁。他俩都会和战玄一起应对,不会后退半步。

顿时间,广场上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武奎,你给我滚开,你一而再的阻拦我,到底是什么意思,今日我非杀了他不可。”此时的龚丽云脸色阴冷至极,煞气惊人,变得有些疯狂。

今天委实是她最难堪最丢人也是最心塞的一天。两个徒弟的考核荣誉被拿走了不说,而且在众目睽睽,所有玄阳宗弟子眼前,先后被两个刚入宗的小辈给无视羞辱。

先前秦霜无视于她,她欲出手教训,被武奎跟梁长化阻止,心里瞥了一肚子的火气和恨意,但由于秦霜不识她二长老,还算说的过去,她暂时忍了。

可时间没间隔多久,竟然又切实感受了一次,而且这次是变本加厉的无视。

武奎分明做了介绍,战玄给其余三位长老见礼,唯独忽略她。

这是什么意思?这让她情何以堪?

简直是威严扫地,让她以后该如何在玄阳宗立足?

龚丽云想到这些,对战玄的恨意滔滔不绝,倾尽五 湖 四 海之水都难以洗刷。阴冷彻骨的杀意更是毫不克制的席卷而出。

她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战玄。如此才能消除心头之恨,才能挽回颜面,保住威严。

至于战玄是什么考核第一,破了玄阳宗历史记录,天才之类的,龚丽云早已抛诸脑后。没有什么比她的颜面威严更重要。

“二长老!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武奎眉头一皱,心中对龚丽云十分不满,沉声道:“堂堂一宗之长老,对一个刚入宗的弟子,大动干戈,妄言生杀,如此有失身份,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我玄阳宗。你不要颜面,玄阳宗还要名声。”

“这小畜生不尊长辈,辱我在先,我杀他理所应当,有何损失身份威严?”

龚丽云脸色阴霾,浑身充满着杀气。手指向战玄,恶狠狠道:“他如此羞辱于我,若不杀他,才有失威严,你让我以后如何在玄阳宗立足?”

“我想二长老误会了。”

战玄突然说话,态度温和,慢条斯理道:“方才弟子正要向您行礼,但您转头看向别处,弟子愚钝,误以为二长老正在思考问题,所以没敢开口打扰,想着过会再向您见礼。但没有想到引起了二长老的误会,弟子实在不敢,也没有想过对二长老不敬,更别说羞辱,二长老言重了。”

“你还敢狡辩!”龚丽云双眼冒火的盯着战玄,恨不得吃了他。

“弟子没有狡辩,什么情况在场这么多人都看在眼里,二长老可以问问他们,您是不是先把头转向另一边的?您目光看向它处,是不是像在思考问题?弟子恐怕打扰您,是不是在原地没动一直等待着?是不是您不分青红皂白,不问清楚就直接对弟子辱骂出手?即便如此,弟子都没有躲闪,还是任由二长老打杀,难道还不够吗?”

“如果这样都不算尊敬长辈,弟子想请问二长老,什么是尊敬长辈?弟子初入玄阳,实在不知道玄阳宗是如何尊敬长辈的,还请二长老以身作则,树立榜样,弟子定当好好学习。”说完对着龚丽云拱手施了一礼。

战玄语气虽然平淡,但言语却极为犀利,一个接一个问题的抛出,别说龚丽云蒙了,就连武奎,百药子,炼不尽,梁长化都是浑身一震,转头看着战玄的目光都变了。

秦霜和冯剑偏头看向战玄,心想这还是他们认识的三弟吗?

这口才,这诡辩,这脸皮……简直是像变了一个人。不过听在耳中,再看看龚丽云难看要死的表情,真是心情愉悦,爽的不得了。

广场上围观的众人也一个个傻眼,近乎石化,看向战玄的目光各色各样,心想不愧是破了玄阳宗考核历史记录,登顶第一的牛人。这口才这脸皮这胆量也是没谁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结果被战玄这么一说,众人想起刚刚龚丽云的行为,的确跟战玄所说的那样吻合,心里不由又冒出一个念头:他说的似乎有道理,好像是这么回事。

战玄所说的话给人感觉就是明明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但却偏偏找不出任何理由来反驳,还让人感到很有道理。

“你……你……”龚丽云的肺都要快被气炸了,手指着战玄,脸色晦明晦暗,浑身颤抖着一时说不出来话。

她刚才的行为外在表现正如战玄所说的那样,然而真实情况她自己心里清楚,大家也心如明镜,看在眼里。她怎么开口去问?找人证实?此刻龚丽云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噗!

龚丽云顿感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是因恨怒交加,心火上升,气急攻心被气得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