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30章 再遭无视的龚丽云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天,已到深夜。

此时的月亮看起来变得更圆更亮,犹如一盏明灯照耀着大地。

真是抬头可见明月,低头能见月光。

而玄阳宗在这个夜晚注定是不平静的。

因为一个前所未有的记录诞生了,而且是由一个不被看好的最后一名,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突破的。

让人做梦也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就在众人的眼前发生了,可想而知引起的震撼有多大。

此刻,广场上的议论惊叹声自战玄登顶后,就没有停止过,一直处于喧哗之中。

同时众人也都翘首以盼的等待着这个创造历史记录,登顶的玄战出来,想看看是何方神圣,见一见他的庐山真面目。

然而,自战玄登顶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却还不见他出来。 

等待无疑是令人烦躁焦灼的,即便是有所期盼。

所以很多人已经等的不耐烦,出口碎碎念,甚至已经有人打算要离去,反正考核已经结束了。

“武奎,过去这么长时间了,玄战还没有出来,要不你打开结界迎他出来吧。”

百药子手捋胡须,沉吟开口:“这玄战能上到七十二层不简单,绝对是个好苗子,可不能让他出现意外,毕竟玄重山的七十二层,没人上去过,别遇到什么问题。”

“哼,能有什么问题?我看他不出来是为了显摆炫耀。”龚丽云脸色阴沉,冷言冷语,她巴不得战玄出事。

武奎眉头微皱看了一眼龚丽云,然后目光转向玄重山,沉声道:“也好,那我就打开结界,迎他出来。”

说完,正要走过去,打开结界。就在这时,一道光芒凭空降下,待光芒散去,一个少年出现在众人眼中。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从玄重山空间出来的战玄。

战玄站定,顿时感受到了各种各样的目光瞬间聚集而来。

“他就是玄战吧?”

“一定是,你看他那灵牌的上的名字已经暗淡,不是他还能是谁。”

“原来能登顶十二层的牛人,竟然是年纪比我们还要小很多的少年,真是让我等汗颜啊。”

战玄听着各种议论,面色平静,心中却微微一震,没有想到广场上会出现这么多人,心想这次登顶,看来已经惊动了不少人,不知道是福是祸。

“三弟!”

秦霜和冯剑看到战玄安全出来,顿时露出笑容,迎面走了过来,之前不免有些担心。

“大哥,二哥!”

战玄看到两人,也露出微笑。

由于岩重提过秦霜,他特意留心多看了一眼秦霜,发现这个大哥眼眸深处蕴含着伤感之色,不仔细看还真难以发现,实在是秦霜平时掩藏的太好了,外表放荡不羁,嬉笑怒骂,根本不会想到他会有悲伤的事。

“看来岩重说的没错,大哥是个有故事的人。”战玄心中暗道。

“三弟,你没事吧?”冯剑关心问了一句。

战玄微笑道:“除了有点累,其它没什么事。”

“好小子!直接登顶拿了个第一,不错不错,不愧是我秦霜的兄弟。”

秦霜拍拍肩膀,哈哈大笑,那模样就像他是第一似的。旋即又靠近战玄,压低声音问道:“三弟,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古怪的事情?”

战玄稍愣,看了秦霜一眼,心叹看来大哥察觉出有问题了,心思果然不一般。

“现在不方便,找时间再细说。”

战玄低声回应一句,因为他看见武奎和几个人朝他走了过来。

秦霜点头,明白战玄的意思。他也看见过来的几人。

于是低声向战玄介绍道:“那个身穿灰色锦衣不苟言笑的是大长老梁长化。那个女人是二长老龚丽云,白胡子老头是四长老百药子,僵尸脸的是五长老炼不尽。再加上武奎,玄阳宗五大长老都来了。”

秦霜出来后通过侧面听音和打听,已经知道了这几人的身份。

战玄点点头,表示知道。

“三弟,你要小心二长老龚丽云,这老女人最不是东西。恐怕你这第一名已经引起她的记恨。”秦霜小声提醒。

战玄神色一愣,不明所以,正要问秦霜什么情况。看见已经来到眼前的武奎等人,顿时压下心中的疑问。

拱手施礼道:“见过三长老。”

虽然秦霜已经向他介绍过另外几位长老,不过战玄还是装作不认识没有行礼。

“哈哈,不必多礼”武奎大笑,对战玄说道:“玄战你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好样的!”

武奎越看战玄越是喜欢,连连称赞。

“三长老,过奖了,侥幸而已。”战玄谦虚回应。

“哈哈,不必谦虚。”武奎摆摆手。

“看来你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侥幸就好。”龚丽云脸色阴冷,目光不善的看着战玄。

闻言,战玄心中一凛,他竟然从龚丽云眼中看到了泛起的冷意和杀机,不明白这女人为何针对他,想起方才秦霜的提醒,心里暗暗琢磨。

但表面却不动声色,没有回应龚丽云。

这时,百药子走了过来,围着战玄转了一圈,上下打量着,笑呵呵的点点头:“玄战是吧,不错,是个好苗子。”

“您是?”

战玄知道这是四长老百药子,但却故作不知问道。

武奎笑道:“来让我给你这第一名介绍一下几位长老。

于是分别指这百药子,梁长化,炼不尽,给战玄介绍,战玄一一拱手施礼。

不过当武奎介绍到龚丽云时,龚丽云却扭头转向一边,看都不看战玄一眼。战玄虽然看出这女人不知何故对他起了杀心,但还是准备虚与委蛇的行个礼。毕竟武奎看起来不错,不想搏了他的面子。

只是当看到龚丽云的态度时,这明显是给他脸色,无视于他。

战玄心中冷哼一声,放下行礼的念头,仿佛没有听到武奎介绍似的,面带微笑的站在那一动不动。

这一行为,顿时让周围人一震,脑海里浮现出似曾相识的一幕,就是不久前秦霜无视龚丽云的场景。

先前很多人都佩服秦霜胆子大敢无视二长老龚丽云,但毕竟当时秦霜不知道她是二长老,尚能接受。

但如今这位,在三长老亲自介绍下,竟然把二长老给无视了。对其他几位长老都躬身施礼问候了,唯独到二长老这,没有行礼问候。

这是什么?这是给二长老难堪,当面无视,简直是赤 裸 裸的打脸!

“这届新入宗的弟子,都这么牛逼吗?”

众人心中不由自主的冒出这样的念头。

看不出其中门道的人,心中都想不通,为啥一个个都去无视二长老,让二长老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