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29章 滴血认主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见岩重得意洋洋的样子,战玄打趣道:“你怎么成最重要的了?这战神诀跟归元一击以及五行珠我觉得都比你重要。”

岩重把手往后一背,因为矮胖的身材和圆嘟嘟的脸蛋,看起来有点滑稽。

“少主人这不很明显吗?”

岩重摇头晃脑道:“战神诀跟归元一击,虽然强大,但少主人如今实力境界低,纵然修炼了战神诀一时半时的发挥作用有限,而且归元一击需要灵级境界才能修炼。至于五行珠来历不明,具体什么作用尚不知道,两两对比,很明显,我最重要啊!”

战玄略微一想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不由笑着点了点头。

“少主人,给我一滴血!”岩重道。

战玄看了他一眼,没有犹豫,从咬破的食指又挤出一滴血。只见这滴血似乎被什么力量控制直接漂浮起来,紧跟着飞进了岩重的眉心之中。

刹那之后,战玄有了一种与岩重心神相连的感觉,似乎随时都能控制岩重。

不!确切的说是与玄重山建立了联系,随时可以控制玄重山。

此刻,无论是玄重山上的外面还是内部战玄都了如指掌,一览无余。

他看清了在黑雾笼罩下的玄重山全景,并且感觉对这黑雾也能随心所欲的控制。

他看清了玄重山的内部空间,很是广阔,简直就是个小型世界,这里面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可以由他随心控制。

而且战玄感觉到这玄重山能根据主人的想法随意变化大小,这可就多了许多发挥之处,令他欣喜不已。

战玄在心中衡量了一下,若以他现在的境界使用玄重山对敌,基本不可能。只有突破到凡级境界才能发挥一些威力,毕竟神器虽强,也得需要使用者有强大的实力支撑方可发挥出更大的威力。

当然神器可自主进行攻击战斗,这就另当别论。

另外,战玄只要心神一动就可以自由出入玄重山内部空间,以后若遇生死危机,这里简直是绝佳藏身保命的地方。

战玄笑了,十分满意,正如岩重所说,三样东西,这玄重山目前对他是最重要的。让他有了保命的资本。

“少主人,怎么样?”岩重殷切切的问道。

“不错!”战玄笑着颔首:“这玄重山不愧是上品神器,有诸多妙处。”

岩重嘿嘿一笑,脸色得意。

“少主人以后这玄重山内部空间,你可以当做放置物品的地方,而且你也可以把活人弄进来,只要进了这里,生死都由你掌控。”

“爷爷能炼制出这般玄妙的神器,真是了不起。”战玄情不自禁的赞叹,满脸的佩服和崇拜。

“主人是惊才绝艳的奇才,古今少有,但我觉得少主人也不会差的。”岩重一歪脖,表情认真的看着战玄。

战玄微微一笑,道:“岩重以后别叫我少主人了,叫我少主或战玄都行。”

岩重一愣,随即道:“好的,少主。”“

“少主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是要让我跟随你吗。”岩重问道。

战玄摇摇头,沉吟道:“暂时不需要,你就继续隐藏在这吧。玄阳宗势大,强者众多,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报仇。我如今通过考核已经是玄阳宗弟子,可以潜藏在玄阳宗,增强实力,寻找机会出手,并可以想办法查出爷爷的死因。”

闻言,岩重神色凝重,沉声道:“少主身在虎穴,还望多加小心,报仇不急于一时,性命最重要。”

“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生命开玩笑的。”战玄微笑道。

“好了,我不能在这停留时间太长,否则会引起外人怀疑,是该出去了。”

战玄又拿出五行珠,递给岩重:“据爷爷所说这五行珠不同寻常,事关重大,贴身放着不安全,还是放在玄重山里吧。”

岩重没有接,只是皱眉看着五行珠似在思考什么。

战玄见状,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岩重沉默一会才缓缓开口:“少主,这五行珠虽然不知是何来历,但根据我一直以来的观察,它是一颗有灵性的珠子,不如你滴血试试,看有什么变化,能否认主,这说不准也是一件神器。”

战玄打量着岩重,又看了看手里的五行珠,蹙眉道:“你确定?这珠子有些诡异,万一滴上血,出现了不可控的变化,后果难料。”

岩重道:“我也不是十分确定,只是一种感觉,就看少主敢不敢赌了。”

岩重看着战玄,等待着他的决定。

战玄脸色微变,有些犹豫,盯着手里的五行珠,目光闪烁,片刻之后,咬牙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那我就试试。”

旋即迅速果断的从食指挤出一滴血,落在五行珠上,眨眼没入珠体内。

两人一脸谨慎和戒备,心情忐忑的等待着五行珠发生变化。

然而过了好一会,五行珠丝毫没有动静,战玄和岩重对视一眼。

“不管用?”

两人既有些失望,又暗自松了一口气。

可就在两人刚松了一口气后,陡然五行珠发出一道刺眼的五色光芒,耀眼无比,晃的两人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紧接着五行珠闪电般的摄入战玄体内。

待战玄和岩重睁开眼,五行珠已经不见了踪影。

“珠子呢?”

岩重面色一惊,四处巡视。

“不用找了。在我体内的丹田之中。”

战玄开口。可能是由于那滴血的缘故,当这珠子进入他体内的刹那,战玄就有了感应。

“少主,没什么问题吧?”

岩重关心道,脸色紧张,毕竟这滴血的主意是他出的,万一战玄出了问题,他可就百死莫赎,怎么对得起死去主人的嘱托。

“没事!”战玄摇摇头:“五行珠沉寂在我丹田之中,没有任何变化,我也无法控制。”

“那就好!”

岩重拍了下胸膛,松了口气,随即又紧张道:“不知这珠子在少主体内是好是坏。”

战玄洒然一笑:“不用担心,好坏都已经进入了体内,既然无法控制,就由它去吧。”

“哎,我不应该提出这馊主意。”岩重有些自责。

战玄拍拍岩重的肩膀,笑道:“不怪你,是我自愿的。”

“我该出去了,你继续在这隐藏,随时等我的召唤。”

“好的少主!只要不是十分特殊的地方,无论相距多远,我都可以感应到你的召唤。”岩重道。

“我知道了!”

话音还没落,战玄的身影已经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