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9章 周家之怒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灵级强者杀凡级境界的人,轻而易举,纯属碾压。堂堂周家的少爷,方才还不可一世,逼得冯剑和白晚晚要死要活的人,转眼之间就被秦霜一掌击杀。

周尚武做梦都想不到,因为一个女人,而且是自己当做玩物修炼的女人,杀人不成反被杀。

同样,冯剑和白晚晚两人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出现如此巨大的翻转,简直不敢相信,像做梦一样。周尚武一死,似乎这个陷入死结的事情一下就能迎刃而解了。

白晚晚不用再嫁给不想嫁的人,冯剑和她终于有了在一起的可能了。

“现在怎么办?”

白晚晚颤声问道,事情变化转折太过突然,一时之间六神无主,不知该如何是好。

“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这里再说。”战玄道。

“要不要毁尸灭迹?”冯剑看着已经变成冰雕的周尚武,眼里仇恨极深。

秦霜摆摆手,怪笑道:“如此栩栩如生的雕像,毁了多可惜,留给周家人吧!”

战玄几人不做停留,快速离去,现场留下了五具尸体,以及一座人形冰雕在那站立。

“多谢两位救命之恩!”

几人到了一个没人的偏僻角落,冯剑躬身施大礼感谢。

“冯兄不必客气,要谢就谢秦兄吧,是他杀了周尚武。”战玄道。

“谢就不用了。”秦霜撇嘴道:“现在周尚武已死,你俩人也无需生离死别了,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战玄看着冯剑和白晚晚,沉吟道:“周尚武一死,白姑娘的婚姻自然解除,而趁周家现在还未得到消息,依我看白姑娘应当立即回到家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冯兄继续参加玄阳宗弟子甄选,你们两人暂时不要再见面,以防引起怀疑,至于凶手是谁,只要咱们几人守口如瓶,应该是没人能知道,等风声一过,你们的事情再做打算也不迟。”

冯剑稍犹豫了一下,便点头,握起白晚晚的手,温声道:“晚晚,你先回家,在家安心等我,等我拜入玄阳宗,成为真正的玄阳宗弟子,一定回来娶你。”

白晚晚俏脸终于出现了一抹红晕,有外人在感觉有些害羞,不过还是点点头,轻声道:“我在白家等你!”

然后,过来向战玄和秦霜躬身施礼,道:“晚晚多谢两位救命之恩,以后若有机会自当报答,就此拜别!”

说完,含情脉脉的看了一眼冯剑,便转身离去。

冯剑默默的注视着白晚晚离去的背影,眼神充满柔情爱意,还有不舍。

“别看了,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咱们找个地方喝酒吃肉去。”秦霜拍了下一下肩膀,语气懒散,这家伙放荡不羁,吊儿郎当的,嘻嘻哈哈像个乐天派。

黑暗城的夜,灯红酒绿,火树银花,吃喝玩乐,应有尽有。酒楼,客栈,街道,商铺,人流不息,异常热闹繁华。

不过,此时的周家,却被一股沉重的气氛所笼罩。

周家客厅内,有七人端坐其中,上方中央首座之人,身材魁梧,身穿金丝华服,肩披虎皮制成的风衣,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在上,他浓眉大眼,相貌威武,双目含有虎视之威。

此人,正是周家家主,周尚武的父亲,周元虎。

在其左下方,是周家的三位长老,大长老周聪,二长老周培,三长老周明,右下方是周家的三位客卿,刘鹤,吴长江,杨天佑。

周家所有高层全部在此,每人面色都略显沉重,先前得到消息,周尚武带着几名随从,急匆匆的出去,然后便不知去向。

周元虎怕自己的独生爱子出意外,急忙派人去寻找,然而,到现在还是没有消息。不免心中生出担忧,黑暗城中龙蛇混杂,各方势力强者不知道有多少,万一遇到敌手后果不堪设想。

“家主不必担心,尚武不是莽撞之人,想必不会惹出什么麻烦,再说,我周家在黑暗城也是颇有实力,一般人都会给周家三分薄面,不会轻易与我们周家结仇。”大长老周聪开口道。

“话所如此,但尚武急匆匆的出去,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周元虎沉声道。

“家主,家主,不好了!”

突然一道慌张急切的声音大声响起,一名仆人连滚带爬的直接闯进大厅,面带惊恐。

“放肆!何故大喊大叫!”三长老周明怒斥道。

这仆人扑通跪在地上,浑身颤抖,语气结结巴巴道:“家…家主,少爷找……找……找到了。”

找到了应该是好事,为何这仆人如此神情?周元虎几人心生疑惑,问道:“尚虎人呢,让他来见我。”

“少爷他……他被人变成了一个冰雕,已经……已经死了,尸体在外面。”

“你说什么?”

砰的一声,周元虎一掌将旁边桌子拍碎,霍然起身,霎时灵力暴动,气劲飞散,一道虎啸之声隐隐响起。

随后大步向外走去,路过这仆人时,一脚将他踢飞,只见空中留下一道鲜红的血液,仆人落地时已经气机全无。

几位长老和客卿也是神色大变,又惊又怒,急忙跟着出去。

客厅外面,一具白色尸体躺在地上,护卫和下人们都神色惊恐的站在一旁。

周元虎来到近前,看着已经成为一具尸体的爱子,虎目瞬间泪涌,踉踉跄跄的倒退几步,捂着胸口,悲声道:“痛煞我也!”

“岂有此理,是谁如此狠毒,下次毒手,我周家必报此仇。”

几名长老和客卿见状,一个个怒火冲天,痛惜不已。

“你们是在哪发现少爷尸体的?”杨天佑寒声问道。

“是在一个胡同里,我们找到时少爷已经这样了,五名随从也已经被杀。”一名护卫颤声回道。

吴长江上前,摸了一下周尚武的身体,顿时一股寒气冲上他的手掌,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倒吸一口冷气,道:“好冷!这是什么功法,如此霸道,至寒阴冷。”

“这功法就是线索,只要他没离开黑暗城,就难逃我周家的手掌心。”大长老周聪阴声道:“来人,速去全程搜查!”

“敢杀我爱子,无论是谁,我周元虎必将你碎尸万段,灭你满门。”

周元虎双拳紧握,满脸煞气,带着让人心惊的杀气,仰天嘶吼,怒声咆哮犹如虎啸,回荡在周家府上空,经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