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7章 黑暗城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黑暗城地处偏僻,城池约有方圆千里之大,矗立在平地上,城外四周放眼望去,皆是绿树青草成荫的平地和山峰,黑暗城位居中央,更衬托的越加另类瞩目。

夜晚的黑暗城,比白天更加热闹许多,人来人往,川流不息,非常的繁华。

黑暗城街道两旁生长着一种奇怪的树木,形如松树,叶如白杨,每一片叶子看起来一样大小,层次分明,像一层层的楼梯。三米多高,笔直坚挺,矗立在那。更不可思议的是,这树木的叶子闪闪烁烁的发出光芒,时而红色时而紫色时而绿色…共有七种颜色的光芒发出,交叉辉映,煞是好看。

“这是什么树?”

战玄和秦霜两人从玄阳道场出来时已经是日落西山,暮色降临。行走在街道上,看到如此奇树奇景,战玄咂舌赞叹不已。

“七彩树,这种树只有在黑暗城才有,独此一份,有很多人慕名而来,就是为了一观此树。”秦霜笑道。

“黑暗城果然与众不同,处处透露惊奇,不知是何人建立此城,城主是谁?”战玄在进城之前在城门口看到两尊狼石像便发现其中的不同寻常,诡异至极,如今看到城内的情景也是非同一般,真是大长见识。

所谓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蹲在一个犄角旮旯固步自封,坐井观天,永远看不到外面世界的变化万千,深知自己离开战城是做的最对的一件事。

“听说黑暗城建立已有千年之久,据传是由妖族一对夫妻阴阳天狼所创建。创建之初便一下成为东州的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不弱于如今的东州五霸,令各方势力忌惮不已。因为传说中的两位城主阴阳天狼都是神级高手,但不知是真是假。然而,三百年多前,两位城主不知所踪,黑暗城成了无主之城,过了不久,各方势力涌入驻扎,变得鱼龙混杂。”

秦霜低声道:“传闻黑暗城中隐藏着一个大秘密,但无人知晓是什么,如今这城内不知隐藏着多少强者,各方势力都有安插在此。但一直一无所获,至今没人找到这个秘密所在。”

战玄问道:“东州五霸除了玄阳宗,另外四方势力也有强者驻扎在此吗?”

“有,不过都比较低调,没有像玄阳宗这样张扬,建立道场,招收弟子。玄阳宗虽然是东州五霸之一,但无论是底蕴实力或者人数上都是五霸最垫底的存在,与另外四霸相比都相去甚远。”

秦霜耸耸肩,神色上充满着不屑,这家伙虽然加入了玄阳宗,但一点也没有做玄阳宗弟子的觉悟。

“原来如此。”

战玄点点头,微笑道:“秦兄真是见多识广。”

“哪里哪里。”秦霜嘿嘿一笑:“我是孤家寡人,浪子一个,四海为家,到处流浪,所见所闻多一点而已。”

“咦,那不是冯剑吗?身边那位美女是谁?”秦霜突然手指前方街道不远处一对并肩而走的男女。

先前在报名处,两人已经获悉那背后一直背着黑色铁剑的少年的名字叫冯剑。

战玄目光一看,前方一个背着黑色铁剑的少年和一位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走在一起,看上去似乎有什么着急的事情,脚步匆匆,不知去往何处。

“有情况,有古怪,我们跟过去看看。”秦霜没等战玄同意,就连拉带拽的跟了上去。

战玄摇头一笑,不过却未抗拒,说实话,他心里也有些好奇。

冯剑给他的印象很清冷,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此时看到他竟然和一名女子在一起,而且行色匆匆,一看就有问题。

战玄和秦霜小心的跟在冯剑和那位白衣女子身后,到了一条人流十分稀少的街道胡同,停了下来。

两人躲在一旁的角落里看着。

“冯剑,你怎么还来找我,万一被我白家还有周家的人发现,他们是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而且还会迁怒到你们冯家。你我有情无缘,是我辜负了你,是我对不起你,以后别再来找我了,咱俩就当从来没认识过,好不好。”

白衣女子约莫十六七岁的年龄,身材窈窕,肌肤雪白,容颜靓丽,是一位美丽佳人。

此刻的她俏脸上充满着愁容和无奈。

“晚晚,我知道这不是你的真心话,我知道是你爹逼迫你下嫁到周家,我不会怪你。”冯剑此时犹如变了一个人,高冷的气质荡然无存,话语温柔,眼神里充满着浓厚的柔情爱慕。

“是我无能,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嫁给周尚武的,玄阳宗招收弟子,我已经通过考核报上名了,等我真正的成为玄阳宗弟子,有宗门撑腰,想必周家也不敢拿我怎么样,到时让你爹取消这场婚姻。”冯剑信誓旦旦的说道。

“原来这家伙进入玄阳宗是为了小情人,话说这晚晚的确很漂亮啊,可惜被人横刀夺爱了。”秦霜咂咂嘴,低声道。

“看的出,这个晚晚对冯剑也是有情意的。”战玄道。

他们两个人躲在一旁观看,听到冯剑和晚晚的谈话,便了解了前因后果。

白晚晚摇摇头,苦笑道:“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即便你成为玄阳宗的真正弟子,也无法奈何周家。周家并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冯剑,我求求你,你就死心吧,别再来纠缠我了,如果你一意孤行,不但你自己性命难保,也会给你们冯家带来血光之灾,我不想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你明白吗。”白晚晚话语颤抖,咬着嘴唇,眼圈泛红,眼角一滴清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冯剑双手抓住白晚晚的两边肩膀,咬牙道:“晚晚,难道你就这样认命了吗?难道你就甘愿嫁给周尚武那个混蛋,当他的修炼工具?”

白晚晚低头哭泣,悲伤道:“不认命又能怎么样,这就是我的宿命,这就是我的价值。”

“不,不能这样,我不会认命,你也不能认命,晚晚我们走吧,一起离开黑暗城,远走高飞,去一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好不好?”冯剑目光切切的盯着白晚晚,语气激动,浑身颤抖。

“你觉得可能吗?”白晚晚惨然一笑道:“你我都不是孤家寡人,都有各自的家人,如果我们私奔,周家是不会放过我们两家的,你能狠下心来吗?就算我们能狠下心做出来,也不能这么做,我们不能这么自私,为了自己,不顾家人的安危。”

“我……”

冯剑无言以对,忠孝难两全,到底是忠贞于爱情,还是顾家人尽孝道,的确是个难于选择的事情。

两人都不是自私自利,冷血薄情之人,否则也不会陷入了漩涡无法抽身。

“冯剑,这次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我们有缘无份,就不要在纠缠不清了,否则惹来麻烦,不好收场。今生有缘无份,愿我们来生有缘相守,我的心永远是属于你的,再见!”

说完,白晚晚掩面而泣,正要转身离去,却被冯剑一手拽住,狠狠拥抱在怀里。

恰好此时,一道充满怒火的声音响起,令两人浑身一颤,豁然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