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第4章 战神传说
作者:第三公子  |  字数:1128302   |  更新时间:2020-11-26

“玄阳宗!”

这三个字落入战玄的耳中,无异于惊雷炸响,令他心神轰鸣。这三个字自他懂事起,父亲与族中的长老们就告诉过他。他做梦都不会忘记,因为“玄阳宗”是整个战家的仇敌。

战家与玄阳宗有着血海深仇,而现在竟然从秦霜的口中说出,不禁令战玄心里一颤。

战玄眼睛一眯,寒光闪烁,摄人心神,盯着秦霜,几乎是一字一顿的问道:“秦兄,你……来自玄阳宗?”

“小玄子,你这是什么眼神?好可怕啊!”秦霜看到战玄突然用这种眼神看他,不禁激灵灵的打个冷战。这眼神给他的感觉,就像猛虎饿狼看到猎物显露獠牙,充满了嗜血与杀戮,血腥与毁灭,让他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是与不是?”战玄加重语气,再次追问。

“小玄子,哥哥受不了你这种眼神,赶紧收回,哥哥我才不是什么玄阳宗的人,和玄阳宗一点关系也没有。!”秦霜被战玄盯着感觉浑身不自在,犹如万千虫豸噬咬,难受至极,急忙回道。

“真的不是?”

“真的!绝对绝对是真的!我绝对不是玄阳宗的人。”秦霜说了三个“绝对”,表情郑重诚恳。

他发现提到玄阳宗,战玄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股肃杀之意隐隐流露出来,尤其那对眼睛,似是能穿金裂石,毁灭一切,甚是可怕,让他不敢与之对视。

“那就好!”战玄收回目光,同时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虽然,与秦霜相识不到一个时辰,但对方的脾气性格都很合自己的胃口,两人颇为投缘,有惺惺相惜之感。如果秦霜真是来自玄阳宗,那么两人刚刚建立的友情不但会立刻结束,而且还会刀剑相向,成为势不两立的仇人,这绝非他心底所愿。

幸好,秦霜并非玄阳宗之人,避免了这种情况的发生。从秦霜的神情上,战玄相信他所说的话是真实的。

“秦兄,刚才我情绪过激,希望不要介意,我自罚一杯。”战玄露出温煦的笑容,像个阳光男孩,又有些稚气未脱,举杯示意,一杯酒灌入腹内,随即脸上略微泛红。

“没事,没事”秦霜随意的摆了摆手,毫不介意,他看得出战玄一定和玄阳宗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不过,他却没有盘问的意思,如果战玄想告诉他,自然会说出。不想告诉他自然有不告诉的理由。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些秘密,朋友兄弟之交在于交心,不一定非得要知道对方的全部秘密。

知道了未必是好处,不知道也未必是坏处。

“小玄子,你是不是第一次喝酒啊,刚喝一杯脸就红通通的,像个大姑娘似的。”秦霜一脸的取笑意味。

战玄尴尬点点头,真有点不好意思了,这还真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喝酒,稍微有些不适应。

“不会吧,真是啊!”秦霜露出一副极具夸张的表情,“小玄子,我鄙视你啊,亏你还是个男人,居然还没学会喝酒,真乃吾辈耻辱,鄙视之。”

“我今年刚十三岁,还没成年呢,再说别把我和你归为一类,我可不是和你同类人,。”战玄辩解。

“哥哥还不想和你这个小毛孩为伍呢,降低哥的身份。”秦霜一脸不乐意。

“秦兄,你刚说到有个去处,难道是指玄阳宗吗?”战玄赶紧转移话题,和这个自恋狂比嘴皮子,他还真是自愧不如。

说到玄阳宗,秦霜正经起来,声音突然压低,道:“我得到消息,玄阳宗招收弟子,每年两次,今年第一次招收时间就在最近,我有意进入玄阳宗,小玄子不如你和我一起吧。凭咱哥俩这长相,这天分,妥妥的合格入选。用不了多久,就能名扬玄阳宗,怎么样?”

秦霜语气略带试探,他猜出战玄必然和玄阳宗有某种关系,不知道战玄愿不愿意。

“加入玄阳宗!”闻言,战玄心中怦然一动,思绪活跃起来。

“玄阳宗势大,我如今实力弱小,势单力孤,要想复仇困难重重。反正暂时没地可去,不如就加入玄阳宗,正好可以探查一下玄阳宗的实力,查明爷爷失踪与玄阳宗有没有关系。如果可以,我就从内部开始瓦解玄阳宗,将玄阳宗搅个天翻地覆。”

战玄半天没有说话,只有两只手指轻轻点动桌面,发出得得的轻响声。秦霜也不打扰,自己默默的喝酒。

过了许久,战玄手掌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断然道:“好,就去玄阳宗!”

秦霜大笑一声,十分高兴:“这回哥哥有个伴,不孤独了。”

“秦兄,玄阳宗招收弟子何时开始,在什么地方,需要什么条件吗?”战玄问道。

“我想应该就是这几天吧,至于地方嘛就是在黑暗城。”秦霜道。

“就在黑暗城?”战玄十分惊诧,这玄阳宗怎么跑到黑暗城来招收弟子了。

秦霜嘿嘿一笑,“小玄子你不知道吧,玄阳宗在这黑暗城建立了一个玄阳道场,是专门负责招收弟子的。”

“玄阳道场,这玄阳宗的手伸得够长的。”战玄淡淡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玄阳宗曾经是个二流宗门,却于三十年前突然崛起,实力暴增,灭掉东州五霸之首的战天宗,取而代之,晋升为新的五霸之一。不过,玄阳宗虽然取代了战天宗的地位,成为新的五霸之一,但是并没有成为五霸之首,相反,无论从实力势力还是底蕴都无法和其它四大霸主级势力相比,成为五霸之末。玄阳宗要想保住站稳五霸的地位甚至超越其它四大霸主级势力,首先便是发展实力。所以,玄阳宗每年两次招收弟子,挖掘天资高的人才,进行重点培养。毕竟,这些年轻的天才弟子才是一个宗门繁荣昌盛,永保不衰的保障。

秦霜喝了一口酒,润润嗓子接着说道:“玄阳宗这些年发展极为迅速,宗门人数已经发展到四五千人了,当然,与另外四大霸主级势力相比,还是相差很多。毕竟,那四大霸主级势力,都有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底蕴和传承,宗门弟子上万,远非玄阳宗这个暴发户可比的。”

“原来如此。”战玄了然,神色平静,心里却对玄阳宗恨之入骨,因为,战天宗正是他战家的宗门,玄阳宗可以说是踩着战天宗所有弟子的尸骨上位。

“说来也怪,玄阳宗崛起的很是突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哦?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猫腻不成?”战玄露出一副很感兴趣的神色。

“有,大有猫腻!”秦霜灌了一口酒,“我听说,玄阳宗覆灭战天宗之时,正好赶上战天宗宗主战神无故失踪,不知去向,时间相隔还不到一天。你说这时机巧不巧?”

“恩,的确很巧。”战玄缓缓点头,这件事连自己的父亲和族中的长老们都不清楚,自己的爷爷战神为什么会突然失踪,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不过,战家所有人都不抱希望了。

“这事至今都是个谜,战神无故失踪,生死不明,不过基本上大多人都认为战神已经死了,要不然战天宗被玄阳宗覆灭,他怎么不出现。当然也有不少崇拜战神的人,认为战神未死。战神的失踪,给了玄阳宗覆灭战天宗的机会。所以,传闻战神的失踪和玄阳宗脱不了关系,甚至,极有可能就是玄阳宗策划的阴谋。”

秦霜轻叹道:“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战天宗覆灭,已然成为历史,而玄阳宗成为东州霸主之一,威名赫赫,没有人敢冒着得罪玄阳宗的威胁去究查战神的生死之谜。”

“要是战神还在,谁敢撄其锋芒,一人足以震慑整个东州,就是借玄阳宗十个胆也不敢做出这样的事。战神一个人就能挑了整个玄阳宗。”秦霜语气中带着不屑,眼神里却充满了崇拜敬仰之色。

他的不屑自然是指向玄阳宗,崇拜敬仰的自然是战神。

战神,对于东州的人们来说,就是一个传奇,一个时代,一个传说。

于一百年前突然崛起,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和以前的事迹,仿佛就是凭空冒出来一般。他自称战神,实力深不可测,挑战各路高手,无一败绩,就连那四大霸主级势力的人物都败在其手下,风头之盛,势不可挡。

然后,建立战天宗,力压四大霸主级势力,跃居首位,东州四霸的格局因此而打破,变为五霸。

因战神之名,当时的战天宗如日中天,无数人趋之若鹜,想加入战天宗,成为战神门下弟子。

对于当时的人来说,加入战天宗,就意味荣耀,光荣,自豪。

自战神崛起,建立战天宗,到战天宗覆灭,整整六十年,一甲子。这六十年间,毫不夸张的说,是战神如一个皇帝一般统治东州六十年,另外四大霸主级势力只是沦为陪衬而已。

辉煌终有落幕之时,也许正应了那句话,盛极必衰。战神突然无故失踪,战天宗因此而覆灭。

战神的时代,也由此而终结。

过后,有人称这六十年,一甲子,为战神年,战神时代。

虽然,战天宗已成为历史,战神已无,但是战神的传说却永远流传,被无数人敬仰与崇拜。

即便玄阳宗取代战天宗成为东州霸主级势力之一,即便战神是整个玄阳宗的忌讳,那也阻挡不了人们对战神的崇拜与敬仰。

甚至,有不少人抱着希望,等待战神归来,一人单挑玄阳宗,重振战天宗。